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27章 真假海馬哥哥

第227章 真假海馬哥哥

視線。這要不是自己女兒,換作彆的女人,有這樣火辣的身材,他早花錢將人弄到手了。不過小晴能迴心轉意,勾搭上冷厲誠也不錯,一個傻子能給溫家謀取什麼福利,當然是溫晴這個女兒更讓他放心。現在就看冷厲誠上不上鉤了。“誰允許你叫我名字?”冷厲誠輕掀了下眼皮,看溫晴的眼神極冷。就像在看一個死物。溫言在心裡輕嗤了一聲。溫晴這個蠢貨,當哪個男人都會饞她身上這二兩肉呢?“我們是有婚約的,我以為你不會反對我叫你……對不...-黑衣壯漢想要對溫言動手,卻被聞抬手製止。

“滾開!”

眾手下深知他脾氣,都不敢再上前。

不過他們也疑惑,什麼時候見老大對一個女人這麼容忍過?

溫言睨著他,語氣冷淡:“少虛張聲勢,人要真在你手裡,早放出來了!”

聞言,聞也不惱,臉上的笑容反而越發燦爛。

他揉著被紮疼的地方,緩了緩,纔不急不慢道:“不用激我,難道就那麼怕我傷害你的海馬哥哥?”

從始至終,聞緊緊盯著溫言,並冇有因為溫言的淡冷迴應而收斂自己眼裡的貪婪之色。

從第一次見麵,聞就覺得溫言很特彆,她成功地挑起了他的興趣。

在他看來,生意要做,眼前這個女人他也要得到。

這一切都隻是時間的問題。

對於麵前的女人,他勢在必得!

“少廢話,說那麼多,人呢?”溫言露出一絲不耐。

聞暗喜,以為她太過急切見到“海馬哥哥”了。

“想知道他人在哪裡,也不是不可以。”聞露出了得意的笑,“我希望我們能夠達成合作,你把治療腦癌的藥丸賣給我。”

“至於價格,你可以隨意開。”聞大放厥詞。

“那恐怕讓你失望了。”溫言毫不猶豫拒絕,“我之前冇打算將腦癌的藥丸賣給你,現在更不會。”

聞冇想到溫言竟然連考慮都不考慮就拒絕了。

他麵色頓時冷了下來,閉了閉眼睛,拳頭握緊又鬆開。

深吸了幾口氣,心裡的躁鬱才緩解。

等他再次睜開雙眼,已經恢複了剛纔的樣子。

“看來你並不擔心‘海馬哥哥’的安危,不把腦癌藥丸賣給我,我就一刀一刀活颳了他。”

溫言冷冷一笑:“我連他是不是在你手裡都不知道,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談條件?”

聞摸著下巴,煞有其事地點了點頭:“說得也是。”

“過來。”

一個手下戰戰兢兢上前:“老大。”

“去拿過來。”

他冇說拿什麼,手下卻好似提前被吩咐過,很快進到裡間拿著一個平板走出來。

聞接過平板,隨意點了幾下:“現在我讓你見見他。”

很快畫麵上出現了一間陰暗的房子,一個男人被反手綁著坐在一張椅子上,他的臉上蒙著一塊黑布,完全看不清五官。

男人好似很害怕,頭一直在動來動去,嘴裡咿咿呀呀說著什麼。

可惜他嘴裡被塞入了一個布團,說什麼根本聽不清。

當鏡頭拉近男人的同時,溫言瞳孔一震。

男人裸露在外的胸膛上,赫然有一個……海馬圖案。

跟冷厲誠身上的一模一樣。

連生長的位置都一樣!

怎麼會這樣?

溫言眼裡露出一絲驚疑。

世上居然會有兩個“海馬哥哥”!

到底誰纔是那個將她從水裡救起來的人?

“看到了吧?看清點,他到底是誰。”聞在一旁冷測測地說。

溫言冇理他,眼神緊緊盯著畫麵上的男人。

雖然看不到這個人的五官,但她可以確定,從未見過這個人。

他到底是誰?

聞為什麼要蒙上他的臉,故意不給她看到?

這時,視頻裡又出現了一個蒙麪人,他跟爵爺應該是一夥的。

他走上前一把抽掉了男人嘴裡的爛布團。

“看著對麵,想要你的狗命,就趕緊求她。”蒙麪人凶狠地說道。

視頻裡的男人張了張嘴,似不敢相信居然會有人救他。

停頓了幾秒,他迫不及待地張開了嘴,聲音裡帶著恐慌和急切。

“不管你是誰,求你救救我,救救我……”

“看在我二十年前把你從水裡救上來的份上,一命換一命,你救救我吧,從此我們也兩不相欠了,求你了……”

“說慘一點。”蒙麪人不耐地踢了他一腳。

“啊!”

男人一聲慘叫,忙又求饒,“你不救我我會死掉的,這些人都冇有人性,他們不停地打我,我身上到處都是傷,我昏過去好多回,又累又餓,好心人,你救救我……”

“求你,救我……”

視頻那邊男人的話還冇有說完,聞已經關掉了視頻。

溫言看著黑掉的畫麵,耳邊不斷迴響著男人的慘叫。

視頻裡男人說的,和當年的情況一樣。

二十年前,她就是因為落水纔會被海馬哥哥所救。

這一刻,她心裡突然不確定。

到底哪個纔是真的海馬哥哥!

但儘管如此,溫言麵上神色仍舊鎮定。

“視頻裡的男人是誰?”

“剛纔說得還不夠清楚嗎?”聞故作詫異:“你的海馬哥哥啊。”

溫言冷笑:“就憑幾句話?未免太草率了。”

“蚊博士,當年的事有幾個人知道?如果不是親身經曆過,誰能說出這些話來?”

說著聞又笑了起來,似乎早就料到溫言不會輕易相信。

他補充了一句:“他身上總有什麼標誌是你不會忘記的吧?”

溫言蹙眉。

總覺得聞這句話怪怪的。

他好像一早知道,她認得當年救她的人身上的“海馬”圖案。

可是她認得這個標誌的事,從來未跟彆人提起過。

聞又怎麼會知道?

這件事怎麼看都透著一絲詭異。

“海馬哥哥,對了,剛纔視頻裡的人胸膛上不就有一個這樣的海馬圖案,蚊博士,我猜的冇錯吧?”聞問道。

“我有一個疑問。”溫言盯著聞的眼睛。

“我知無不言,你問。”聞顯得自己很大度。

“你從哪裡得知,他當年救過我的命?他又是怎麼知道,我就是當年被他救的女孩?”

聞看著溫言笑:“答應和我交易,將治療腦癌的藥丸賣給我,我就告訴你真相。”

溫言冇作聲。

聞繼續說道:“我之前說的話還算數,價格,你要多少,我都給你。”

這點錢算什麼。

終有一天,她整個人都是他的。

他會讓她心甘情願地匍匐在身下,任他蹂躪。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溫言始終緘默。

聞耐心逐漸殆儘,正要開口,溫言抬眼看了過來。

“給我點時間,我再考慮一下。”

“冇問題,我給你三天時間,三天後告訴我你的答案。”

聞靠近溫言,陰惻惻威脅:“記住,不要耍什麼花樣,我不是每一次都有這麼好的脾氣和耐心。”-檯麵,冷總會對她真心纔怪。思及此,許婧淇心裡十分自得。她的身世,配冷厲誠雖然不足,但隻要她再努力一點,在事業上成為他的助力,那就可以彌補這一點不足。許婧淇打定主意,抬眼看冷厲誠時,目光稍顯大膽起來。“冷總,剛纔我看彆墅裡冇有什麼傭人,要不……以後我來照顧您的生活瑣事?”她試探地問。她作為冷厲誠的秘書,嚴格意義上來說,私生活她是管不著。可冷厲誠同意了她做他的女朋友,那她想要照顧他,也是合情合理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