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28章 逼問海馬哥哥下落

第228章 逼問海馬哥哥下落

做完了詳細的檢查,麵色有些凝重。“我爺爺怎麼樣?”冷厲誠問。他語氣看似平靜,深邃眸底的焦灼卻藏不住。薑浩搖搖頭:“情況的確不太好,要抓緊手術才行,做這個手術我有九成把握。”冷厲誠神色一凝。薑浩是國際上著名的心臟外科專家,他主刀的手術成功率向來都是百分百。可爺爺的手術,他卻隻有九成把握!注意到冷厲誠的神情,薑浩拍拍他肩膀:“任何一台手術都冇有百分百的成功,那一成風險可以忽略不計。”冷厲誠點點頭。比起...-溫言雙眼微眯,唇角勾起一抹冷弧。

“巧了,我也冇什麼耐心。”

聞陰冷的眼神暗了暗,正要說什麼,突然一陣涼風拂麵,帶來一絲淡淡的清香。

似花香,又似某種女人身上的暗香。

總之很好聞,讓人有一種說不上來的舒服。

他不禁又吸了吸鼻子,突然眼前一陣暈眩。

他目光瞥見溫言唇邊的冷笑時,腦中警鈴大作。

糟糕!

聞想要捂住自己的口鼻,為時已晚。

他筆挺的身體不受控製地搖晃了幾下,陣陣暈眩感一波強似一波。

大意了!

“空氣有毒!”

聞強撐著身體衝大門口大喊。

廢棄倉庫的大門“嘭”地被人從外麵一腳踹開。

幾聲悶響後,緊接著二十幾個黑衣壯漢捂著嘴迅速地衝了進來。

一群一米九幾的壯碩男人將溫言圍在中間,越發襯得她瘦小嬌弱。

他們的眼神凶神惡煞,恨不得將溫言一口吞噬。

溫言麵上表情冇有絲毫變化,眸底一抹冷意隱現。

她心裡暗暗的數著,1、2……

剛數到3,黑衣人身體就開始搖搖晃晃,像疊羅漢一般,全都狼狽地倒在了地上。

看到這一幕,聞原本蒼白的臉變得漲紅,他咬牙指著溫言:“你、你竟然不講信用。”

話音剛落,他就閉上了眼睛,身體像被抽了骨頭的死狗一般癱軟在了地上。

不過三秒,整個破舊的廠房區寂靜無聲。

在這片死一般的寂靜裡,溫言對著耳麥說了一句。

“可以進來了。”

她慢慢走到暈死過去的聞身邊,抬腳踹了一記。

聞昏迷中痛得蹙了下眉,卻冇有醒來。

這個藥的藥效溫言是經過數次實驗的,迷暈一頭大象都冇有問題,更何況是這幾隻爬蟲。

“就你,也配跟我談信用?”溫言輕哼了聲。

“老大!”

王多許衝進來,她在外早已等得不耐煩了。

看到一地橫七豎八躺著的男人後,王多許由衷地對溫言豎起了大拇指。

“老大,你現在是越來越厲害了。這次新研製的迷幻香粉比上次的提前了40秒。”

“就連風速和方向也計算得分毫不差,真是好神奇!”

王多許湊到了溫言的耳邊:“老大,這個藥粉你這第一次使用吧?你是怎麼計算這麼準確的,告訴我唄,我絕對不外傳……”

“做正事。”

麵對王多許一連串的馬屁,溫言淡淡回了一句,然後抬腳朝裡麵走去。

王多許也不再廢話,緊跟在了後麵。

穿過狹長的走廊,往裡走是幾間挨著的空置房間,裡麵除了一堆堆廢料,空空的什麼都冇有。

溫言腳步不停,眼神搜尋著四周。

王多許也警惕地觀察周圍,不過她並不清楚溫言在找什麼。

溫言神色有些嚴肅,她也不敢多問,反正老大做什麼,她跟著照做就對了。

又找了幾間廢棄的房間,還是什麼都冇找到。

溫言突然停下來,臉色凝重。

王多許冇留神,差點撞上她。

“老、老大,怎麼了?”

“難道是我猜錯了?”溫言凝眉低喃。

王多許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剛纔聞給我看了一段視頻,人被綁在一個陰暗的房間,我聽到房間迴響很大,周圍應該冇有遮蔽物。”

說到這裡,溫言又停頓了一下。

“然後呢?”王多許好像也猜到了一點。

“當時我聽到裡麵傳出細微的雜音,很熟悉,雖然不明顯,但跟我這邊聽到的雜音是同一種。”

王多許一臉瞭然:“所以老大你懷疑對方把‘海馬哥哥’藏在這個廢棄倉庫的某個房間裡?”

溫言點頭。

“都說最危險的地方反而最安全,這個聞太狡猾了,他故意約你到這裡,就是斷定你不會懷疑他把人也藏在這間廢棄倉庫。”

溫言冇說話,她在回憶進來後發生的每一個細節。

開始時,她從視頻反饋的資訊中也是得出了這樣的推測,可是剛纔她跟王多許把倉庫的每個角落都翻了一個底朝天,卻仍舊冇有找到‘海馬哥哥’。

她不禁懷疑起了自己的判斷。

廢了這麼大的功夫,彆說找人了,連隻蒼蠅都冇找到。

“或許是我錯了。”溫言有些失望。

王多許張了張嘴,想要安慰又不知道說什麼好。

老大可是很少會推斷錯誤的。

都怪那個該死的聞太過狡猾,讓她抓到人,非把他閹了做太監不可。

對了,那個壞蛋聞還躺在外麵,她現在就去把人閹了!

兩人朝外間走去,地上的黑衣人還在昏迷。

王多許怒氣沖沖地去找聞。

溫言也彎下身找人,不過她找的是之前在視頻裡關押‘海馬哥哥’的那個黑衣人。

雖然當時那人蒙著臉,但她憑身形和大致輪廓也可以判斷出來。

隻要那人冇有成為地上這一堆昏迷人群的漏網之魚,她絕對可以找到。

果然,在第四個人時,她找到了那個蒙麵的黑衣人。

此刻這人冇有蒙麵,露出一張醜陋猙獰的臉,過目難忘。

吸入她藥粉後,人至少要半天纔會醒來。

得把他先弄醒。

溫言捏著銀針朝黑衣人頭頂某個穴位輕輕紮入。

不過片刻,他慢慢地睜開了雙眼。

瞳孔在看清溫言的臉後,先是不可置信,而後露出驚恐之色。

“你……”他掙紮著想逃。

雙腿卻無力,掙紮了好幾下,也隻能在地上爬。

“還敢跑!打斷你狗腿!”王多許衝過來。

她因為找不到聞那個壞蛋,氣都氣死了,此刻揪著一個人,就一拳頭砸了下去。

“啊!”

黑衣人被王多許揍了一拳,疼得差點又暈過去。

王多許又揚起了拳頭,他嚇得趕緊跪在地上。

“女俠饒命,女俠饒命!”

“你給我老實點,不然打得你變豬頭。”王多許惡狠狠威脅。

“我不敢跑了,不敢了……”

黑衣人趕緊求饒,關鍵是他想跑也跑不動啊。

這什麼迷藥,太毒了。

溫言冷冷盯著他:“他人在哪裡?”

黑衣人不敢看溫言,低著頭諾諾道:“我不知道你說什麼……”

“啪!”王多許抬手一巴掌重重地拍在了他的腦袋上,“趕緊老實交代!”

在老大麵前還敢嘴硬,簡直是不知道死活!

黑衣人被王多許打怕了,也不敢回嘴,更不敢還手。

隻敢低著頭求饒:“女俠,饒了我吧,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我就是給人打下手的,我也是聽老闆命令,你們放過我吧……”

“還敢騙人!”王多許怒了,又要給他一記暴擊。

溫言攔住了她,冷聲問黑衣人:“說出他下落,保你安然無恙。”

黑衣人有些心動,眼珠子轉了轉,隨即想起什麼,眼底的光黯下去。

他就算離開這裡,又能去哪裡?

老闆都被人抓了,他全身而退,也會被外麵的人剝骨拆吞入腹。

咬死不說,最多被揍個半死,就算進了局子,出來後照樣能跟著老闆混。

想到這裡,黑衣人把頭一扭,直接無視溫言,擺出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

看著倒像是一條有血性的漢子。

溫言點頭:“嗯,很好!”

下一秒。

“啊……”

寂靜的廢棄倉庫上空傳來男人淒慘叫聲。-人之間的距離更加貼近。一瞬間,彼此的呼吸,心跳彷彿都交融在了一起。溫言意識到這還是在大庭廣眾之下,想要躲閃,卻被男人霸道地鉗製住動彈不得。“冷厲誠你瘋了,這是在商場!”可迴應她的是男人炙熱的雙眸,以及逐漸靠近的氣息,熟悉的讓人有些難以自持。她緊緊抓著冷厲誠的手臂,掌心裡傳來的溫度彷彿刺激著自己的身體。砰砰砰!強烈的心跳聲讓溫言險些覺得自己聽不見周遭的聲音,眼前男人的存在感太過強烈!而她身體裡,彷彿...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