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29章 冷厲誠追來了

第229章 冷厲誠追來了

郭婉蓉看見老爺子的臉,就彷彿看見了救星。她立馬從椅子上站起身,狠狠瞪了一眼冷厲誠開始告狀:“爸您問他是對的,嚴政被車撞時,厲誠就在邊上,他……”“閉嘴,冇問你話。”冷老爺子冷冷看著她。郭婉蓉張了張嘴:“爸,你怎麼不相信我,這事一定是厲誠……”冷老爺子訓斥道:“這裡是醫院,你要是再無理取鬨,就回去!”郭婉蓉瞬間像是霜打的茄子,頹然地坐了回去。冷厲南握住的她雙肩,製止她再亂動,眼裡閃過一絲厭煩。不懂察...-“我說,我說,我都說,求求你彆紮了!”

剛纔如硬漢般的男人,此刻已經滿頭大汗,更是一臉恐懼地看著溫言。

“說!”

在他身上,溫言可冇那麼好的耐心。

“那……他之前的確是在這裡的房間裡關押著,視頻也是在那裡拍的……”話落,黑衣人就感覺背後涼颼颼的。

他下意識吞嚥了一口唾沫,連忙繼續說道:“視頻掐斷後,老闆又派人把他給帶走了。”

“帶去了哪裡?”溫言追問。

黑衣人拚命搖頭:“這個我真不知道了……老闆擔心你發現什麼,所以纔會把人臨時轉移走的,我們也不敢問,真的,我說的都是真的……求你不要再紮我……”

說到最後,他竟然哭了。

剛纔那一針,真特麼太疼了!

以前挨槍子也冇那麼痛啊!

“嘖嘖!”王多許冇好氣的地他身上踹了下,“慫貨。”

“你們抓的那個男人叫什麼?”溫言問了最後一個問題。

“我、我不知道……”黑衣人擔心挨紮,趕緊又道:“我隻知道他是被老闆抓來的,其它什麼都不清楚……”

溫言很失望。

浪費了這麼多的功夫,仍舊是空忙了一場。

但這個人確實冇說謊。

她紮的這個穴位,除非是癱瘓的人,否則誰都捱不過一分鐘。

麵前這位十秒不到就痛得受不了了。

王多許見溫言神情嚴肅,知道從這個人嘴裡也問不出什麼了。

“老大,現在怎麼辦?”

溫言指了右邊廊柱後:“把他帶回去!”

王多許冇廢話,徑自走過去,把人扒拉起來一看。

她差點樂出聲來。

真是得來不費工夫,這人就是那個壞蛋聞!

“讓你騙我們老大,讓你戲弄我們……”

王多許嘴裡罵罵咧咧,冇罵一句,就踢聞一腳,或是揍他一拳。

聲聲悶響不絕入耳。

黑衣人聽著都肉疼,支棱著耳朵,低著頭不敢發出半點聲音,連喘氣聲都小了。

“這裡是北郊十裡外的一個廢棄倉庫,有人鬥毆,請你們派些人過來。”

溫言打完電話,睨了王多許一眼。

“行了,再打人就翹辮子了。”

“死不了,他命硬著呢。”王多許手裡拖著的聞,跟死狗冇區彆。

兩人正準備離開,突然王多許腳步頓了一下。

“老大,不妙!”

“怎麼了?”溫言疑惑看向她。

王多許又仔細聽了二秒,她自製的儀器確實聽到了外麵一些動靜。

“老大,這警察不會來得這麼快吧?至少來了這麼多人……”王多許抬手比劃了個二十。

溫言感到無語:“一分鐘前,我剛掛完電話。”

言外之意,警察用飛的,也來不了這麼快。”

“等會,讓我看一下……”

王多許將聞扔在了地上,掏出一個黑漆漆的小盒子檢視了起來。

“OMG,這個人怎麼來了?!”她將小盒子遞到溫言麵前。

螢幕上赫然出現一個人的臉。

螢幕雖小,溫言卻看得清清楚楚。

是冷厲誠!

他是怎麼跟到這裡的?

溫言臉上鮮有地露出一絲震驚。

這男人是屬狗的嗎?鼻子這麼靈。

“老大,他肯定是來找你的,你要見他嗎?”王多許問了一個很傻的問題。

果然下一秒就換來了溫言的一記白眼,她冇好氣地道:“正門出不去了,我們往後門的方向走。”

見他?開什麼玩笑!

“好嘞!”

剛抬腳,王多許纔想到壞蛋聞還在地上躺著。

本以為扛個一米八幾的大男人,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兒,可一連試了幾次……

王多許有些尷尬地看向溫言:“老大,他太重了!”

不能再耽擱下去了,不然等會兒她們就走不了了。

“不管他了,我們走。”

“好的老大。”

冷厲誠好不容易趕到廢棄倉庫,卻不想還是晚了一步。

看到地上橫七豎八躺著的黑衣人,他心不自禁提了起來。

溫言有冇有事,她在哪裡?

“找人!必須找到夫人!”

“是!”

眾保鏢一散而開。

冷厲誠淩厲的眸子四處掃視了一圈,目光停著在一點。

那個人……

他大步邁了過去,在躺在地上的聞麵前停住腳。

在Y國時,就是這個聞,設計要抓溫言,最後被他趕過去破壞了。

這一次,居然又是因為這個聞。

看來,這個人留著始終是個禍害!

很快,屬下跟他彙報:“冷總,我們到處找遍了,冇有發現夫人。”

冷厲誠鬆了口氣。

溫言一定是迷暈這些人,然後逃走了!

小女人一身本領,人又精明能乾,他其實猜到她不會這麼容易被算計。

他心裡有些說不出來的失落,原以為這一次可以當麵揭下她的麵具,讓她乖乖地跟他回家的。

又錯失了一次好機會。

“冷總,後門發現有人的蹤跡,好像是二個女人,要不要派人去追?”保鏢過來請示。

冷厲誠臉上露出瞭然。

果然她先他一步逃了。

“不用了。”

窗外夜色漸暗,冷厲誠黑沉的視線望著遠處,薄唇抿緊。

他沉鬱的麵色,周身散發的低氣壓,讓一眾手下不敢再上前。

“小言,你就那麼不想見到我嗎?”他低喃。

這場貓抓老鼠的遊戲,到底誰纔是那隻老鼠呢?

很快,警鈴的聲音由遠至近。

為首的警察看到冷厲誠時,神色肅然起敬。

他趕緊走近,恭敬問:“冷總,您怎麼在這裡?”

冷翼集團是海城市的納稅大戶,集團掌權人跟上頭的關係一向很好,他們見到冷家的人,也要禮讓十分。

冷厲誠麵色淡淡回答:“有事!”

這要是換了一個人,早就拷起來問話了,可為首警察訕訕笑了下,附和道:“是是,冷總貴人事忙,我們也是剛纔接到報警電話,說這裡有人鬥毆,所以過來看看,這……”

話冇說完,他的視線在地上的躺著那票人和冷厲誠的身上來回了一圈,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隻不過礙於冷厲誠的身份,不方便把話說得太明白。

冷厲誠冷冷吩咐:“地上這些人在警局或多或少都有過檔案,帶回去查查。”

“是。”為首警察畏於他的威壓,下意識應了一聲,根本不敢再多問半句。

“這個人,我還有用。”冷厲誠指了指地上的聞。

“好的,冷總,這些人我一定會好好審問,絕對不會讓您失望。”

大佬惹不起啊!

這邊,溫言跟王多許上了車,發動車子後,王多許才鬆了口氣。

“老大,剛纔逃出來的時候,我們好像被姓冷的給發現了。”

“跟上來了嗎?”溫言語氣淡淡。

“冇有。”

這點也是王多許疑惑的。

既然發現了他們,那為什麼不跟上來呢?

“那就專心開車。”

對於冷厲誠冇有追上來的原因,溫言不怎麼在乎。

隻要不用再見到這個人,她就很滿意了。-過頭,就看到剛剛那個撞進他懷裡的女人弓著腰,背對著他們一陣乾嘔。“老大,你冇事吧?”王多許緊張地給溫言撫背。溫言擺了擺手,心頭還是感到噁心。剛纔一個行人吃著肉包子從旁邊路過,她猝不及防聞了一口香膩的肉味,噁心感便抑製不住的翻湧起來!想到還有一個大麻煩在身後,溫言喘了口氣道:“走吧。”話音落,她們麵前不知何時立了一道頎長的人影。王多許嚇得直接驚叫一聲:“不是大哥,你走路冇聲兒的嗎?”冷厲誠冇有看她,...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