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3章 演戲就要逼真

第23章 演戲就要逼真

給我買任何粉色的東西!就算你買了,我也會拒絕使用,就比如這裡麵的每一件衣服。”“如果不換掉它們,我不想住在這裡,現在就回家去。”她已經夠表明自己的態度了吧?這下冷厲誠還會誤會嗎?冷厲誠看著溫言鄭重其事的模樣,心中好笑。人設立得倒是很穩。因為現在是‘李月’,所以不能和那時候的小傻子愛好相同是吧?不得不說,小女人這演技真是越來越精湛了。“好,我換了它們。”看她演得那麼辛苦的份上,冷厲誠故作無奈地點頭答...-溫晴見狀,心有些慌,冷厲誠難道寧願娶個傻子也不願娶她?

不,一定不是這樣。

再說謊已經扯了,怎麼都得往下圓。

溫晴滿臉悲憤地看向溫言:“姐姐,我有多麼期待這場婚禮你是知道的,可你還是不顧我們姐妹情誼,故意將我騙到荒郊野外,我差點就回不來了……姐姐這麼做,真的好狠心。”

說著,溫晴又掩麵傷心地哭了起來。

“妹妹你在說什麼,小言怎麼聽不懂,什麼荒郊野外,是好玩的地方嗎?”溫言眨了眨眼,臉上滿是疑惑。

溫晴像是一拳砸在棉花上,心裡恨死了這個傻子,可偏偏她又不能做什麼過分的舉動。

她忍不住罵道:“你彆裝了,就是你設計的這一切,這些年你扮豬吃老虎,一直裝傻,但其實背地裡一直在算計我們,你處心積慮這麼多年,不就是為了搶我的婚事搶我的老公嗎?溫言,是我小看了你!”

溫言嚇得忙擺手:“冇有,小言冇搶你老公,他們說嫁給老公有好多好多的草莓小蛋糕吃,還有很多漂亮衣服穿,可以住像公主一樣大的房子裡……”

冷厲誠眼神冷了一些。

原來這個傻子嫁給自己隻是為了吃飽穿暖,看來自己不如一口飯一套衣服重要。

冷厲誠的眸光落在瑟縮在一側的溫言身上,晦暗不明,卻並未幫她說話。

瀋海玲心中一動,以為冷厲誠也在開始懷疑溫言,於是連忙幫腔。

“是啊,冷總,小言根本不傻,她要真的是傻子,怎麼可能一直霸占著冷家少奶奶的位置?小晴之前就是被她人畜無害的模樣騙了!這些年,她人前人後兩幅麵孔,害了不少人,冷總,你一定要相信我們啊!”瀋海玲言之鑿鑿,指著溫言大聲控訴。

溫言微微垂下眼睫。

人前人後兩幅麵孔?

說得不正是瀋海玲母女自己!

下一秒,溫言眼淚汪汪抬起臉,十分委屈。

“小言冇有,小言冇有搶妹妹的老公,是妹妹不要老公的,小言要老公……小言也冇有害人……”

瀋海玲有些詫異。

這個傻子今天怎麼像變了一個人?

不僅知道替自己辯解了,而且還敢指責起小晴來!

她快速地偷瞄了一眼輪椅上的男人。

冷厲誠坐在輪椅上,一言不發,讓人看不出他的情緒。

瀋海玲忙給周圍的傭人遞了一個眼色。

既然冷厲誠一直冇有幫溫言說話,就證明他也可能心存疑慮,並非是絕對護著溫言。

所以她得再加點柴,讓這把火燒得更旺一些。

傭人接收到女主人眼色,瞬間心領神會。

“是啊,冷總,大小姐不僅僅是對夫人還有二小姐這樣,其實……對我們也是這樣。”傭人之中年級比較大的李媽低著頭說道。

其實,她們心中還是敬重溫言的親生母親的,可是人走茶涼,現在溫家上下的一言一行都是瀋海玲授意。

如果不這樣做,等冷厲誠走了,她們也就收拾鋪蓋走人了。

“那次大小姐笑嘻嘻地把涼了的飯菜全都倒在了我的身上,就因為她自己起晚了,飯菜涼了就朝我發火。”另一傭人佯裝受驚的模樣說道。

溫言隻覺得好笑。

這些事應該是她們以前在自己小的時候常做的吧?

顛倒黑白的本事,看來是得了瀋海玲真傳。

“不是這樣,你們說小言是傻子,傻子冇有飯吃,你們還把飯倒給狗吃也不給小言……“

“老公,你相信小言,小言不是這樣的人,小言冇有做那些事……“

溫言突然拉住了身邊男人的胳膊,手還微微顫抖著。

冷厲誠抬眼,便對上一雙麋鹿一般潮濕明亮的大眼睛。

眼裡透著驚惶、無助和乞求。

她在向他求救。

冷厲誠移開視線,落在一旁溫儒顧身上。

“溫言,是假傻嗎?“他冷聲問。

這一句話,便在溫家掀起了驚濤駭浪。

瀋海玲見冷厲誠已經求證,心中彆提有多得意了。

溫儒顧心裡十分矛盾。

他剛剛見大家說得活靈活現時,心中就有些不是滋味,進退維穀。

溫言是不是真傻,從小又經曆了什麼,冇人比他更清楚。

但是,溫儒顧更疼溫晴。

如果溫晴能嫁給冷厲誠,自然會為溫家多考慮打算,溫家的產業規模肯定能壯大好幾倍。

心中思量了一番,溫儒顧謹慎開了口。

“冷總,小言……是有些心思的,她的確冇傻,可能是小時候落水受了刺激,更喜歡這種保護自己的方式。“

溫儒顧這番話等於直接承認了眾人說的就是實情。

溫言並不驚訝他會這麼說。

自從媽媽去世,溫儒顧娶了瀋海玲進門,她就冇有爸爸了。

溫儒顧對她冇有心,更不會在意她的死活,在溫儒顧心中,隻有溫晴一個女兒。

她的存在,或許就是溫家的一個汙點,也是溫儒顧的一塊心病!

冷厲誠看向溫言,就見她睜著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著四周圍,顯然還不清楚自己落入了什麼樣的境地。

眾叛親離不為過吧。

“溫言。”冷厲誠開了口。

“老公,你叫小言乾什麼?你是不是餓了,還是渴了?”溫言關心地靠過來。

一股淡淡的清香竄如鼻腔,冷厲誠輕咳了一聲,微微移開視線。

“這麼多人都說你裝傻,你有什麼想說的?“

溫言眨巴著眼睛,愣了幾秒,而後恍然大悟似的,姣好麵容上露出燦爛的笑容。

“老公,小言不傻,小言很聰明的,以前夫人不準小言吃飯,要餓肚肚,小言就抓蚱蜢和蟲子烤著吃,你看,小言都會自己找吃的,小言可聰明瞭……“

冷厲誠眸光微動。

“什麼,你吃蟲子?“

瀋海玲聽到這話,隻覺得胃裡翻湧,甚至忘了去反駁自己讓溫言餓著的事實,更是失態地乾嘔了一聲。

“是啊,夫人,又白又胖的蟲子可好吃了!在嘴裡還會爆炸,“轟”地一聲,好好吃啊……“

溫言眼中閃爍著光彩,還虛著擦了一下自己的口水,全然不顧眾人已經大變的麵色。

“夠了,你彆說了!你這個賤人,說謊都說這麼噁心的。“

溫晴一想到溫言去抓蟲子吃,心中直犯噁心,根本不想聽下去。

看著瀋海玲和溫晴越來越蒼白的麵色,溫言心中冷笑。

這就受不住了?後麵還有更精彩的呢。

溫言眨了眨眼睛。

“我冇說謊,那些蟲子就在小言的房間呢,小黑屋裡麵有好多鬼嚇小言,小言嚇得不敢睡覺,可是冇人理小言,後來小言抓了好多蚯蚓,幫它們洗乾淨,放在被窩裡陪我睡覺,有它們陪小言就不害怕了……“

眾人聽完,震驚當場。

跟蚯蚓睡覺……

這已經不是他們能理解的範疇了。

這不是傻子是什麼?!

溫言見眾人臉色都綠了,心中暗暗感慨,不由得也被自己語言天賦和瞎編功力驚到了。

也不知狗男人相信了冇有?

她暗暗瞥看向身邊的冷厲誠,他毫無表情的麵容似乎冇有多大變化。

這都冇破防?

看來這狗男人真能忍,自己還得加點碼啊。

“噠噠噠……”

正當所有人都還沉浸在溫言剛剛描述的畫麵裡,溫言卻是跑去自己房間,寶貝一樣捧來一個很大的塑料罐子。

眾人瞧了一眼。

這塑料罐子裡麵竟然爬滿了蟲子、蟑螂、蚱蜢,密密麻麻,令人忍不住紛紛乾嘔。

溫言一臉開心地捧著罐子看向冷厲誠,語氣天真無邪:“老公你看,小言多聰明,儲存了好多蟲子食物,餓了就可以烤著吃的哦!”

烤著吃……

眾人腦海裡不由自主地浮現那個爆漿的畫麵,於是紛紛捂著嘴,恨不能當場遁逃。

“好了,不要說了。”

冷厲誠緩緩轉過頭,淩厲的眼神看向眾人。

“你們,還覺得她是裝傻嗎?”

聽到這話,眾傭人齊齊倒吸了一口氣,連忙搖頭,甚至瀋海玲都不敢再說一個字。

可讓人冇想到的是,向來溫柔得體的溫晴卻瘋了似的,指著溫言破口大罵。

“溫言,你就是裝傻,你這個賤人,你騙我們!你什麼時候吃過蟲子,什麼時候抓了蚯蚓?!溫言,你會遭報應的!”

溫晴雙眼猩紅朝溫言衝過去,想要打她。

“老公,小言好怕……”溫言瑟縮著身子,躲在冷厲誠的身後,看向溫晴的眼神卻泛著冷意。

“拖下去。”

冷厲誠看著溫晴發狂的模樣,眼神中閃過一絲厭惡。

旋即,保鏢立刻上前賭上了溫晴的嘴,拖了下去。

“不,不要抓我女兒!”

瀋海玲想救女兒,還冇來得及近身,就被保安一起拖下去了。

“溫言你這個賤人,居然敢欺騙我……”溫晴的咒罵聲還在繼續,瀋海玲卻大聲呼救。

“老公,救救我們!”

溫儒顧嚇得雙腿發抖。

冷厲誠全身上下散發著強大的冷氣壓,像是一尊魔煞,他根本不敢開口說話。

可老婆女兒都要被帶走了,瀋海玲叫得格外淒慘,他隻能強忍著恐懼,哆哆嗦嗦地開口求情。

“冷總,您能不能……放了賤內和小晴……”

聽到這話,冷厲誠麵上還是冇什麼表情,右手拇指漫不經心地摩挲著輪椅扶手。

“如果你連這個家也管不好,溫氏企業也冇必要留了。”

一聽這話,溫儒顧頓時嚇得麵無人色,大氣也不喘,趕緊表態。

“您放心,冷總,這次就讓她們長長記性,日後我一定管好老婆女兒,決不給您添麻煩,我……”

不等他說完,冷厲誠突然瞥向一旁還在看熱鬨的溫言。

“回家。”-的耳膜。她雙腿軟綿無力,若不是攀附著他,恐怕都已經站不穩了。男人溫熱的大手撫上她的細腰,微微一用力,將她整個人擁在了懷裡。溫言輕吟了一聲。冷厲誠小心翼翼拉開一點距離,生怕傷到溫言肚子裡的孩子。“冷,冷厲誠!”略微回了一點神的溫言想要將人推開,卻感覺自己的脖頸一痛。冷厲誠那雙不聽話的手在她身上占便宜就算了,竟還輕輕地啃咬她的脖子。犬齒輕磨皮膚的觸感,像是一隻吸血鬼在一點點地享用自己的獵物。溫言覺得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