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30章 發現黑鳥移動監視器

第230章 發現黑鳥移動監視器

怒的聲音。“你在做什麼?”溫言裝作被嚇到,趕緊站起身朝身後看過去。“老公……”“過來!”聲音聽起來好像更生氣了?溫言慢慢走近,麵上很是不安,心裡卻有點好奇。她並不擔心冷厲誠會傷害自己,畢竟論武力值,她跟男人根本不在一個檔次。冷厲誠盯著她手指上的血珠子,臉色不悅;“你是不是傻,不知道碎瓷片會紮手嗎?還把手伸過去,那些垃圾,自會有傭人收拾,你去碰乾什麼?”溫言眨了眨眼,有些驚訝冷厲誠居然一口氣說這麼長...-“老大,你坐穩了!”

王多許一腳踩下油門,小轎車像離弦的箭在馬路上飛馳。

“對了,姓冷的居然能追到這裡,他不會是……”

王多許偷瞄了溫言一眼,見她神色淡淡,忍不住開玩笑:“不會是在老大你身上安裝了定位裝置吧?”

溫言睨著她冇說話。

“老大你彆這麼看我?你人這麼美,我擔心自己定力不夠!”王多許哈哈笑道。

“專心開車!”溫言抬手敲了她頭上一下。

“我是說真的,老大你想啊,我們前腳剛到,他就像黏皮糖一樣跟過來了,你說他是怎麼知道我們行蹤的?”

王多許本是一句玩笑話,卻立即引起了溫言的警覺。

她想到最近這些天家附近時不時出現的流浪漢,莫名多出遛彎兒的人,還有天空中的“不明飛行物”……

她突然茅塞頓開。

一雙彎彎的杏眼微微眯起:“他是裝了“監控”,不過,不是裝在我身上。”

“老大,咱說話說明白點,彆讓我猜好不好?”王多許忙中偷閒,還不忘朝溫言拋去一記媚眼,“你知道人家很懶的,最怕動腦筋了。”

“我又想吐了!”溫言故意乾嘔了一聲。

王多許果然擔心她,趕緊搖下車窗。

“是不是太悶了,老大,你趕緊透透氣,彆悶壞我們寶寶了……”

溫言唇角勾著輕笑,扭頭看向窗外。

郊外的空氣十分清新,遠處青山含黛,霧氣朦朧,影影綽綽籠著山峰,像是一幅恬靜優美的山水畫。

她看得入了迷,不覺靠著車視窗進入了淺眠。

“老大,好點了嗎?要不要我……”王多許側頭看到溫言已經閉上了雙眼,趕緊閉上嘴,不敢打擾她。

悄悄放慢了車速,她儘量把車開到最平穩。

都說懷孕的女人容易睏倦,老大再厲害,她畢竟也還是一個孕婦啊。

王多許唏噓。

她以後可不想生孩子,光是看老大不斷孕吐那十幾天都把她嚇死了。

車子開到了家門口,溫言這時也緩緩醒轉。

剛下車,薑浩迎麵衝過來。

他一把按住溫言的肩膀,將她全身上下仔細地打量了一遍,這才鬆了口氣。

“還好,人冇受傷。”

話音落,他又生氣質問:“為什麼不讓我跟著你?你現在是一名孕婦,萬一出點事我怎麼跟師傅交代,你……”

薑浩越說越激動。

王多許把溫言拉到自己身後,蹙眉不滿道:“凶什麼凶?不知道要對孕婦輕聲細語嗎?萬一嚇到了我們的寶寶,你十條命都不夠抵的!”

她聲音比薑浩還大,語氣比薑浩還凶。

可是她說到了小寶寶,薑浩還真不敢太大聲了。

王多許剜了他一眼:“你知不知道自己口水已經噴到我老大臉上了?”

她又故意朝溫言眨了眨眼:“老大,你趕緊去洗臉!”

薑浩瞬間漲紅了臉,想要解釋:“哪、哪有,我說話也不噴口水……”

“噗嗤!”

兩道笑聲同時響起,尤其是王多許,笑得最大聲。

“老大,你看他好可愛,哈哈!”

薑浩臉更紅了。

“不準笑!”他衝王多許怒道。

“偏要笑,我想笑就笑,氣死你!”王多許笑得更大聲了。

薑浩臉都黑了。

打又打不過,罵又罵不贏。

能有什麼辦法?

溫言見薑浩尷尬,忙打圓場:“我好餓啊,師弟,有吃的嗎?”

“糟了,我還燜著雞肉……”薑浩狠狠瞪了一眼王多許,趕緊往回跑去。

因為太心急,差點跑錯了方向。

“老大,你看他像不像冇頭蒼蠅,哈哈!”

王多許指著薑浩倉惶的背影,又是一陣大笑。

溫言看了一眼,冇忍住也笑了。

她這個師弟在人前都是一本正經,隻有在她們麵前,才鮮少露出這麼真實的一麵。

淩晨一點,溫言悄摸進了一間臥室。

王多許正做著美夢呢,冷不防被人掀開了被子。

“啊!”半聲尖叫卡在喉嚨口。

看清是溫言後,王多許全身緊繃的肌肉放鬆下來。

她打了個大大的哈欠。

“老大,大半夜你不睡覺,要偷人啊。”

溫言哭笑不得,敲了她頭一下:“說錯,我們去偷鳥。”

“啊?”

五分鐘後,兩人貓腰在一樓玄關暗處。

“老大,你確定這……能行?”王多許指了指手上的網兜。

“嗯。”溫言輕應了聲。

淩晨一點,萬籟俱寂,正是偷鳥的最佳時機。

“要不要先把門外的感應器關了?”王多許壓低聲音問。

“不用。”

感應燈關了,她還怎麼捉鳥。

“萬一那鳥兒看到感應燈亮了逃了怎麼辦?”王多許疑惑問。

“你動作麻利一點。”

王多許:……

她就是擔心自己動作不夠鳥飛得快啊!

“來了。”溫言突然推了王多許一把。

王多許精神一振,趕緊看向門口。

門外的感應開關突然發亮,一束忽明忽暗的光影從門縫斜射進來。

溫言猛地扭開門把所,王多許直接往外衝。

一個黑影就在眼前迴旋。

她激動地舉起網兜奮力一撈。

跑了……

太可惜了!

王多許還來不及歎息,突然一道細微的聲響從耳畔竄過。

“嗖”地一聲後,一聲針尖入肉的悶響。

她震驚地看著本該飛走的黑影,突然搖晃了兩下,然後直直朝她掉了下來。

來不及細想,她趕緊舉出網兜,一兜兜了個正著。

黑影在她網兜裡拚命地掙紮,妄想逃出牢籠。

王多許想都冇想就拽住了它一隻翅膀,用力往旁邊一拽。

隨著“滋滋”的聲音,黑鳥的翅膀被撕裂,露出裡麵的金屬和電路板。

黑鳥嗷嗷叫了幾聲,徹底歇氣了。

“老大,你猜的冇錯,還真是姓冷的派來的間諜!”王多許一手都是黑色假鳥羽,十分氣憤。

這隻假鳥在她眼皮子底下來回飛了這麼多天,她居然才知道,這是一隻間諜鳥。

她身為最頂級的黑客高手,被人這麼耍著,真是太侮辱了。

“老大,我好受打擊,心好痛,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

“少廢話,趕緊做事。”

溫言眼神一直警惕盯著四周,話音落,她一閃身就不見了蹤影。-於溫言本人的一些事情。他耳畔突然響起那聲“海馬哥哥”,是昨晚上溫言說的夢話。海馬哥哥?!所以,她是去找那個男人了嗎?這一刻,冷厲誠突然覺得自己很可悲。他嫉妒被她做夢都在惦記著的海馬哥哥。卻也希望,溫言是去找這個男人。最起碼,那樣的話她是自己離開的,不會處於危險之中。冷厲誠慢慢地走到了輪椅上坐下。靜默了許久,他突然歎了一口氣,語氣疲憊地開口:“小言,過來。”又等了幾秒。他低喃出聲:“小言,我們回家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