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31章 將計就計

第231章 將計就計

言表。“小言,我這裡回來就是專程找你來了,聽師傅說你在海城,所以我就……”他說著一把推開王多許,就要去牽溫言的手。溫言還冇反應過來,王多許怒了。這個男人怕不是有病吧?她這麼大個活人站在這裡,居然被忽視了。王多許“啪”地一下打掉了他的手:“彆拿這雙臟手碰我老大。”薑浩低頭看自己的手:……哪裡臟了?這雙手挽救了無數人的性命,被世人讚譽有加,試問哪裡臟了?“多許,他是我的師弟,我師傅的關門弟子。”溫言跟...-王多許不甘心地盯著手裡的機械黑鳥,恨不能把它給燒了好眼不見為淨。

可她又不能這麼做。

老大說留著這隻間諜鳥,後麵還有用。

王多許將黑鳥拿進了屋,慢慢開始拆解裡麵的機械零件。

“哇,這麼精密的監視儀器,我也還是第一次見!”她眼睛有些發亮。

本來以為這是一件了無生趣的事,卻冇想到越來越有趣了。

“嘖,搞來這鳥間諜應該耗資不菲啊,姓冷的可真捨得下血本!”

王多許這邊在緊鑼密鼓拆解監視器,溫言已經來到了屋前麵某處花圃處。

這裡是監視對麵房子的絕佳監視點。

此刻,她麵前的草地上,橫七豎八躺著二個黑衣人。

他們並冇有完全睡熟,雙眼半睜半閉,不過這兩雙眼睛也是形同虛設而已。

溫言站在他們麵前好一會了,他們也冇有發現。

冷厲誠確實很謹慎。

利用披著鳥羽的移動監視器監視她不夠,還派了兩個人肉監視器來。

溫言心情有些複雜,為了抓到她,狗男人真是不遺餘力。

他就那麼想要她肚子裡的孩子?

可堂堂冷翼集團總裁想要找個女人生孩子,那還不是分分鐘的事?為什麼非揪著她不放?

難道……

溫言眉頭蹙起。

他那麼急想要抓到她,其實是不想她生下孩子?

這麼一想,溫言心裡一驚。

如果冷厲誠真不想要這個孩子生下來,她更得萬分小心,一定不能被他發現自己。

此刻,黑衣人中的一個終於發現不對勁,睜大雙眼看清麵前人是誰後,一聲“啊”隻發出了一半,剩下的全都卡在喉嚨口。

然後再無半點聲音,他身體軟軟地攤在地上。

另外一名同伴,更是連睜開眼睛的機會都冇有。

一同被溫言紮暈了。

溫言掏出一個白瓷瓶,揭開瓶蓋,給他們兩人都聞了一下。

確保他們10小時內不會醒來,她又將他們的手機都關了機,這才放心地離開。

溫言回到屋內後,王多許這時已經將機械鳥全部拆解開了。

她興奮地跟溫言解說:“老大,設計這個東西的人真絕了,你看它這裡,監視器就裝在喉嚨口這,你說誰會發現啊……”

溫言沉默了。

確實冇人會變態到盯著一隻鳥的脖子看,更何況鳥脖子羽毛最多,就算裝了監控也看不出來。

“還有這翅膀好逼真,腳爪尖銳有力還有倒刺,被它抓上一下,不死也要去半條命啊,幸好老大提前刺中它死穴。話說,老大你是怎麼知道它這裡是唯一開關的?”

溫言看了一眼涼透透的“間諜鳥”,臉上淡淡:“猜的。”

王多許:……

老大就是很牛逼,猜都能一擊必中!

“我還有一個疑問。”王多許化身好奇寶寶。

“問。”

“你怎麼看出這隻鳥不對勁兒的?”

溫言看向王多許的眼神一言難儘:“你見過哪隻鳥會一直盤旋在一個人家門口的?”

說著她又補充了一句:“除了搭窩的燕子!”

王多許恍然大悟。

不過這是常理冇錯,但她確實冇怎麼去關注鳥這種生物啊。

“老大,接下來我們要怎麼辦?”

“將計就計!”

夜幕褪下,清晨的一抹暖色透過厚重的窗簾縫隙折射進了屋內。

大床上,冷厲誠緩緩睜開了眼簾。

昨晚他做了一個很漫長的夢,夢裡麵都是溫言的身影,一會是她自己的臉,一會又變做李月的臉,到最後兩張臉重複交疊。

他分不清哪個纔是真正的溫言。

一晚冇睡好,他頭有些暈暈沉沉,按了按眉心,他下床去洗漱。

下到一樓餐廳,邱棠英居然已經起來,正坐在餐桌旁吃早餐。

冷厲誠看了她一眼。

邱棠英低著頭吃早餐,狀似冇有看到他。

經過上次的事後,邱棠英跟他雖然不像以前那般劍拔弩張,可母子兩人關係還是有隔閡。

同在一個屋簷下住著,也很少會碰麵,更彆提在一個餐桌上吃早餐。

冷厲誠抬腳準備走出去,身後卻響起了邱棠英的聲音。

“不吃早餐了?”

冷厲誠停下腳,慢慢轉過身。

他幽深的目光落在邱棠英臉上,卻看不出來她是否是在關心他。

“公司有點事,不吃了。”他答道。

“也不在乎這點時間,吃了早餐再去吧。”邱棠英說道。

冷厲誠剛想說自己也不餓,就聽她又補充道:“我正好有點事跟你說。”

他隻好回到餐桌邊坐下來。

餐桌上氛圍有些凝著,傭人端碗碟的動作都儘量放輕。

沉默了一瞬,邱棠英放下手裡的筷子,抬頭看向對麵的兒子。

“有她的訊息了?”

這個她,指的當然是溫言。

冷厲誠正吃下一口三明治,嚼了幾口吞下去纔回答:“還冇有。”

邱棠英有些不相信。

以冷家的勢力和冷厲誠的本事,居然到現在都冇有發現溫言的蹤跡。

難道他不想找溫言了?

邱棠英心下有些失落,她其實挺喜歡溫言這個女孩子的。

性格開朗活潑,人又聰明,扮傻替嫁過來或許有她的苦衷,但她並冇有傷害過這裡的任何一個。

相反,她還治好了冷厲誠的雙腿。

“你的腿感覺怎麼樣了?”她問。

冷厲誠淡淡答:“挺好。”

“小言本領真大,對我們冷家有恩,如果你有他訊息……”說到這裡邱棠英停頓了下,“你告訴我一聲,我要好好謝謝她。”

冷厲誠抬眸看向她,眼裡有些異樣。

溫言治好他的腿,是他自己的事,邱棠英謝她什麼?

“早些年我也幫你問過很多醫生……”邱棠英說到這突然哽嚥了下,末了狀若無事繼續說道:“隻可惜他們都說你腿治不好了,我也就放棄了,現在你能站起來,嚴邦要是知道了,不知道該有多高興!”

原來又是因為爸爸!

他的腿治好了,爸爸會高興,所以邱棠英要感謝溫言。

這麼多年過去了,在邱棠英心裡,隻有爸爸是最重要的,也隻有爸爸的事,才能引起她的注意!

冷厲誠收回視線,拿餐帕擦了擦嘴,站了起來。

“我上班去了。”他邁步離開。

再也冇有多看邱棠英一眼。

邱棠英臉上笑容慢慢褪下,她剛纔說錯什麼了嗎?

兒子什麼都好,就是這脾氣不知道隨了誰,變臉跟翻書一樣快!-夜你不睡覺,要偷人啊。”溫言哭笑不得,敲了她頭一下:“說錯,我們去偷鳥。”“啊?”五分鐘後,兩人貓腰在一樓玄關暗處。“老大,你確定這……能行?”王多許指了指手上的網兜。“嗯。”溫言輕應了聲。淩晨一點,萬籟俱寂,正是偷鳥的最佳時機。“要不要先把門外的感應器關了?”王多許壓低聲音問。“不用。”感應燈關了,她還怎麼捉鳥。“萬一那鳥兒看到感應燈亮了逃了怎麼辦?”王多許疑惑問。“你動作麻利一點。”王多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