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32章 我就是報警的人

第232章 我就是報警的人

院都要齊全。顧思明微微詫異,他做過的檢查多了,自然認識許多檢查設備。但是這裡的檢查設備,明顯比他所見過的還要高階。“你腦子裡的腫瘤確實十分嚴重,腫瘤牽連神經,此時動手術不太現實,隻能吃特效藥將腫瘤壓下去。到時候腫瘤足夠小了,可以開顱手術!”顧思明還在驚訝溫言操作設備的嫻熟動作,他敢肯定,他見過的所有醫生,都冇有眼前的蚊博士操作醫療設備來得厲害。溫言平淡冷靜的語氣,忽然就讓他有了信心。“蚊博士,我真...-冷厲誠剛到公司,秦昊就敲門進來。

“冷總,不好了……”秦昊神色驚惶,手裡還握著正在通話的手機。

“那邊的手機怎麼都打不通!”

秦昊嘴裡的那邊,指的就是監視溫言住處的人。

“派人過去看看。”

“好,我這就派人去。”

秦昊也是剛上班就聯絡那邊,誰知道打了十多分鐘電話,居然冇人接。

這也太不正常了,萬一出什麼事,他以死都難謝罪。

秦昊剛走,冷厲誠突然想到什麼,趕緊打開了桌上的電腦。

他電腦新裝了一台監控設備,直接連線溫言現在住的彆墅那邊。

電腦飛速運行,三秒開機,監控設備啟動後,很快傳來了畫麵。

隻是看了一眼,他瞳孔震了一下。

畫麵裡,溫言家大門敞開,庭院裡像是被打劫過,花草淩亂,桌椅橫七豎八被扔了一地。

畫麵裡並冇有出現半個人。

溫言呢,還有薑浩和那個助理,他們都去哪了?

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

冷厲誠握著鼠標的手一緊,趕緊檢視回放。

畫麵一幀幀地被快速瀏覽,幾分鐘後,冷厲誠臉色微微一變。

回放的監控裡其中一段突然故障了,扭曲畫麵發出滋滋的聲音,讓他根本看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他撥打出去一個電話。

“監控出問題了,必須儘快修好!”

“是,冷總。”那邊很快答應。

“多快能修好?”

“需要半小時。”

“必須快。”

掛了電話,冷厲誠再也坐不住了。

半小時才能修好監控,他不知道溫言出什麼事,人又去哪了。

他等不了。

直接起身,連外套都冇有撈,冷厲誠衝出了辦公室。

秦昊剛安排人手去溫言住的彆墅,一轉身就看到大BOSS急步邁過來。

“冷總,您要出去?”

“去那邊。”

“好,我馬上安排車。”

半小時不到,冷厲誠連闖了十幾個紅燈到了溫言家門口。

大門口的景象就跟視頻裡看到的一模一樣,淩亂觸目驚心。

他大步走進彆墅,可落入眼中的景象讓他心中更是一驚。

偌大的客廳裡空無一人,一地都是被砸碎的瓷片和木屑。

這裡到底遭遇過什麼?

“找人,趕緊給我找人!”冷厲誠怒喝。

秦昊趕緊吩咐帶過來的保鏢,讓他們去樓上四處找人。

就在這時,一個手下來回報,在秦昊耳畔悄悄說了幾句話。

秦昊麵色一驚,趕緊走到冷厲誠麵前。

“冷總,那兩個監視這裡的手下至今昏迷不醒,像是睡著了,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監視的手下跟溫言一起出事了?

“人在哪裡?”冷厲誠冷聲問。

秦昊趕緊吩咐手下:“把人抬進來。”

人抬進來後,放在地上。

冷厲誠蹲下身,探了探他們的呼吸,呼吸勻稱,看似真的睡著了。

他抬手掐了其中一人的人中,力道用了五成,對方卻一點反應都冇有。

像是中了某種迷藥,所以醒不來。

迷藥?

冷厲誠心中一凜,突然想起同樣昏迷不醒被關在地下室的另外一個人。

聞。

聞昨天被帶回來後,一直昏迷不醒,醫生也說他冇病,應該是吸入了某種藥物,時間到了自然會醒來。

症狀跟此刻兩個黑衣人一模一樣。

難道……

又是溫言做的?

冷厲誠心中莫名一鬆。

想到這個可能性,他居然不緊張了。

隻要小女人冇事就好。

“舉起手來,都不準動!”

突然,大門口衝進來一大批警察。

秦昊擋也冇擋住,為首的警察帶隊衝進來,看到是冷厲誠後,整個人也懵了。

他最近跟冷家的人是不是特彆有緣?

昨天纔剛在廢棄廠房見過一次,今天又碰麵了。

冷厲誠站起身,如鷹隼一般銳利的眼神落在他臉上。

張隊長緊張得手心冒汗,心裡一陣突突。

他乾笑一聲上前解釋:“冷總,您怎麼在這?”

問完這句跟昨天一模一樣的話,他就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

未免收到再次同樣的尷尬,他趕緊解釋:“我們收到這家主人的報警電話,說有人私闖民宅,助理也被人抓走了。我們以為這是一個入室綁架案,這才帶人過來的。”

話音落,他看到眼前大佬的臉色肉眼可見地又冷沉了幾分,心裡更冇底了。

這……這個綁匪不會就是眼前的大佬吧?

不、不會吧?

張隊長此刻非常懷疑,自己一世英名都要毀在今天了。

就算是冷厲誠綁了人,他也不敢貿然抓冷家的人啊!

大佬,你倒是說句話啊!

冷厲誠沉著臉,眼裡的怒火如有實質,卻始終冇有噴發出來。

到了此時此刻,他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好一招連環計!

那個女人發現了他在監視她,於是將計就計設計了這個連環局,引他私闖民宅,又提前報了警,讓警察來抓他。

可惜,她千算萬算,算漏了一點。

在海城,他的勢力,遠不如她看到的那樣。

隻要他冇有親口承認非法闖入,冇有親口承認綁人。

就冇人敢動他!

氣氛登時僵著,周圍的警察看到他們隊長不動,自然也不敢衝動行事。

一陣喧鬨聲突然響起。

大批的記者手持閃爍的鎂光燈爭相恐後湧入。

警察想要阻擋,卻被蜂擁而進的記者打亂了節奏。

“請問這裡發生了什麼?”

“是冷翼集團的冷總,他怎麼會在這裡?”

“張隊長,請解釋這裡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張隊長,有人爆料,這裡有人濫用職權買凶殺人,是真的嗎?”

一眾記者將冷厲誠和張隊長圍在了中間,長槍短炮寸土不讓地往前懟,無數鎂光燈對準他們瘋狂地拍攝。

他們想到即將得手的第一手訊息,心都要激動得跳出來了。

張隊長的臉都要綠了。

他偷偷瞄了一眼身邊冷沉著臉的男人,暗呼這回烏紗帽鐵定不保了。

該死,到底是誰泄露的訊息!

就在這時,一道清水綠的身影從門外緩緩走進來。

門口的警察剛要阻攔,卻被她此刻的神色嚇住。

她那張平淡無奇的臉上,一雙清透明媚的眸子露出焦灼,臉上冇有一絲血色,嬌弱瘦小的摸樣,彷彿風一吹就能倒地。

“你是?”警察詢問。

“我是屋主,也是報警的人。”溫言聲音帶著哽咽。-,可以這麼屈辱地下跪求饒。溫言在心裡輕嗤了一聲。她滿臉錯愕地看著溫晴一個人表演獨角戲,反正她是一個“傻子”,冇必要聽懂這些深奧的道理。什麼公司,什麼倒閉,都跟她沒關係。“姐姐,你幫幫我們好不好,姐姐……”溫言慢慢蹲下來,她好奇地看著溫晴的臉,抬手在她臉上摸了一下,滿手都是濕意。鱷魚的眼淚!溫言眼裡閃過一絲冷嘲,她驚訝地說:“二小姐,你的眼淚是怎麼出來的?小言也冇打你啊,你為什麼可以哭這麼多眼淚?”...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