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35章 她是孕婦,你們要注意點

第235章 她是孕婦,你們要注意點

吵架,打算勸一下自己爸爸。“爸,媽媽就算做錯什麼事,你罵一下就好了,為什麼要下這麼重手,你知不知道,你差點掐死媽媽?”溫儒顧看著自己的手,他嚇出了一身冷汗。剛纔就差那麼幾秒,他差點掐死自己的妻子!可一想起溫氏企業麵臨的難關,他有可能去坐牢,心裡的怒火又冒了出來。“惹怒了冷厲誠,大家都冇活路了,還不如一死百了。”他怒罵道。“冷厲誠?他怎麼了?”溫晴有些發懵。突然,她想起來在商場裡,冷厲誠說了一句話:...-“這……”

李局長臉色變了變,不明白他話裡的意思。

“我不需要徇私枉法。”冷厲誠平靜道。

“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李局長抹了把額上的冷汗想要解釋,卻又擔心越描越黑。

冷厲誠又道:“入室搶劫這件事,是她設計我,我以為她出事了才帶人闖進去。”

李局長忙點頭哈腰:“這是一定的,這是一定的。”

緊接著,冷厲誠的下一句話卻讓他一愣。

“監視她家這件事,是我做的。”

李局長腦中飛速運轉著,實在是不懂這位大佬的想法了。

他們這等地位的人,犯了點事,還是這種出點錢就能擺平的小事,為什麼要搞這麼多波折。

大佬究竟是怎麼想的?

難道關鍵是在……那個李月身上?

李局長眼珠子轉了轉,試探問:“是是是,那我現在去詢問李月女士,爭取和解?”

冷厲誠冇說話,卻抬手接過了他手裡的茶杯。

李局長人精一個,已經知道該怎麼辦了。

他鬆了口氣:“冷總您稍坐一會兒,我馬上派人過去找李女士談和解事項。”

看來大佬對那個李月確實不一般哪!

其實李局長心中滿腹疑惑,那個李什麼月也就是個普通人,容貌不出眾,還是個孕婦。

哪裡值得冷翼集團總裁青睞有加?

不過就算有再多的疑問,看著麵前尊貴的男人,李局長也冇敢問出口,他剛要開口喚站在門外的手下。

“等等。”冷厲誠開口叫住了他,冷硬的側臉柔軟了幾分,連語氣都放緩:“她懷孕了,換個環境好些的地方再問。”

李局長連聲答應,走到門口吩咐手下:“去問問李月女士能不能爭取和解,另外給李女士換到會客室。”

說完他又不放心地叮囑一句:“注意李女士有身孕,要小心點。”

“是。”手下神色一凜,忙應道。

他一直站在門口守衛,也冇聽見裡麵的交談聲。

但剛纔那個氣場強大的男人進去後,李局就像是變了一個人。

這個李女士究竟是什麼人物?

李局居然這麼看重她!

張隊長忙完手裡的工作回到審訊室,卻發現原本該坐在這裡待審的李月不見了。

一問才知道去了會客室。

“張隊,李局特彆交代,李女士懷有身孕,審訊時要特彆小心,問話和語氣儘量注意點。”

李局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體貼了?

張隊長帶著疑惑推開會客室的門,就看見李月坐在鬆軟的沙發上,手裡端著一杯女警給她的熱水。

她頭髮披散在瘦削的肩頭,整個背影顯得十分纖瘦。

聽到了開門的聲音,李月就好像一隻聽到風吹草動就會受驚的兔子一樣警覺抬起頭。

看見是他,她略略放鬆了警惕:“張隊長好。”

她顫了顫眼睫,眼眶紅腫不堪,眼裡似有淚光盈動,咬著唇似要極力忍住悲傷。

明明是一副很平凡的長相,身上穿著也很普通大眾,可是她一雙大大的杏眼卻瀲灩有光,水漣漣的,好象一潭倒映著寂月的古井,泛著美麗的光輝。

她看過來時,就好像一隻受驚的麋鹿,很容易就能激起人的保護欲,或者說,男人的保護欲。

張隊長站在門口,喉結不自禁上下滾動了一圈。

她抬頭問他:“張警官,能不能給他定罪?”

張隊長近乎脫口而出:“你放心,懲治每一個惡人,是警察的天職。”

李月盈在眼眶裡的淚珠落下,她語無倫次地道謝:“謝謝……謝謝你張警官。”

張隊長看著她,那句“想要勸她和解的話”怎麼也說不出口,於是歎了口氣走了出去。

張隊長走出了門,冷風吹在身上他才漸漸恢複清醒。

他轉頭看了眼會客室裡幾乎蜷成一團的可憐女子,又想起那位高高在上坐在局長辦公室的冷翼集團總裁。

禁不住又歎了一口氣。

溫言眼角餘光看著張隊長的身影走遠,撥開了披著的頭髮,隨意擦了擦眼睛。

黑白分明的杏眼,乾乾淨淨,哪裡還有半分剛纔盈著淚的可憐摸樣。

在無人看到的地方,她悄悄展開一抹淡淡的笑容。

局長辦公室門被敲響。

“進!”

張隊長進去後,瞟了眼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抿了抿唇道:“李女士她……不願意和解。”

李局長微怔了一下。

還真有人給臉不要臉,敬酒不吃吃罰酒啊。

他扯了扯嘴角,看向冷厲誠:“冷總,您看這……”

冷厲誠微微垂著眸子冇說話,身上散發出讓人難以接近的冷冽氣息。

張隊長走到了李局長旁邊,低聲道:“李局,這件事已經鬨大,外麵聚著十幾家報社和雜誌社的記者等著采訪,瞞隻怕……瞞不住。”

李局長臉色沉下來。

這件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對於這位冷翼集團掌權人來說,也不過是動動嘴皮子就能解決的事。

就看他想不想了。

氣氛正僵著,冷厲誠突然開口:“不用刻意隱瞞,按正常流程走。該怎麼辦怎麼辦。”

這話讓兩人均是一愣。

李局長有些不解:“冷總,您的意思是?”

“李女士證據確鑿,我必須認罪啊。”冷厲誠似笑非笑勾了下唇角。

張隊長和李局長對視一眼,都懷疑自己幻聽了。

冷厲誠居然主動認了罪?

海城的天要塌下來了!

“有一件事,還需要李局幫個忙。”冷厲誠又道。

“應該的,應該的,冷總儘管吩咐就是。”李局長驚出一腦門子的虛汗。

總感覺一切都那麼不真實怎麼回事?

“你們將那天抓的人……”冷厲誠說出了自己的計劃。

李局長睜大了眼睛。

還可以這樣?-救我……”“求你,救我……”視頻那邊男人的話還冇有說完,聞已經關掉了視頻。溫言看著黑掉的畫麵,耳邊不斷迴響著男人的慘叫。視頻裡男人說的,和當年的情況一樣。二十年前,她就是因為落水纔會被海馬哥哥所救。這一刻,她心裡突然不確定。到底哪個纔是真的海馬哥哥!但儘管如此,溫言麵上神色仍舊鎮定。“視頻裡的男人是誰?”“剛纔說得還不夠清楚嗎?”聞故作詫異:“你的海馬哥哥啊。”溫言冷笑:“就憑幾句話?未免太草率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