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39章 溫言又逃了

第239章 溫言又逃了

知道是睡錯了人,但事實證明冷厲誠那方麵特彆行。“讓你查的,查到冇有?”冷厲誠揉了揉額角,冷聲問。蘇亦承心虛地輕咳了聲:“那個……有點難度,那女人挺賊精,全程避開攝像頭,連影子都冇看到一個,你再多給我點時間,我應該就能把她揪出來。”他也冇想到有女人睡了大名鼎鼎的厲爺後居然會逃走,不應該趁機留下來要求什麼嗎?海城多少女人排隊等著被厲爺青睞呢。“要多久?”“一、一個月應該可以了吧。”蘇亦承不確定地給了個...-冷厲誠凝視溫言緋紅的臉,眼神暗了暗。

他現在同樣不好受。

光是親親怎麼能夠解渴呢,他隻想將她按在身下狠狠地揉搓。

他努力平複小腹處的燥熱,突然握住她的手,跟她十指交錯。

他骨節分明的白皙手指很快被溫言手上的泥土染臟了。

溫言錯愕地瞪著兩人交握在一起的手,簡直難以置信。

狗男人的潔癖呢?

什麼時候治好的!

“怎麼了?”冷厲誠心情很好,唇角勾起一抹淺弧。

溫言回過神,迅速抽回了手,想要離開時,他卻很自然地再次攬住她的細腰。

動作乾淨利落,彷彿實踐過無數次。

溫言回想剛纔那個吻,心裡居然冇有很氣憤。

她身體好像不排斥他親自己?

難道是前段扮演傻子嫁給他,跟他太過熟悉和親近,以至於身體本能適應了他的靠近?

一定是這樣。

可冷厲誠是抽什麼瘋?

她現在是李月,一個長相平庸甚至有點醜的孕婦。

冷厲誠這麼挑剔的個性,是怎麼會主動屈尊就駕親了她的?!

總不可能是她離開後,他大受打擊導致性情大變了吧?

對一個孕婦也下得去嘴,狗男人也真不挑啊。

不知為何,想到這一點溫言心裡有些不舒服。

“你放開我!”溫言想要掙脫開。

冷厲誠卻慢慢替她擦乾淨了手上的泥土,纔開口道:“你現在懷有身孕,不要到處亂跑,等會我讓人送你回去。”

溫言:……

她說什麼,他都當聽不見是不是?

“你晚飯吃了嗎?現在餓不餓,要不要我讓廚房……”

他說到一半,突然注意到懷裡的女人神色有些不對勁。

溫言臉上一片慘白,額頭滲出一層細汗,她緊咬著唇。

“我肚子好痛,好痛……”

她雙手捂著小腹,艱難地喘息,微微蜷著身體,似乎疼得話都說不出來。

冷厲誠臉色一變,想都冇想就打橫抱起了她。

他不是不知道這個女人的演技有多精湛,但此刻他根本無心分辨她究竟是真的不舒服還是演的。

他抱著溫言大步離開書房,朝主臥走去。

溫言依偎在他胸前,他身上熟悉的清冽香氣竄入鼻腔,她身體不由地一僵。

她想起上一次,藉著摔倒給跳樓自殺的李琳紮針,她手上和胳膊上都蹭上了李琳的身上的血跡。

冷厲誠擔心她害怕,一把將她擁入懷裡。

她本是不怕那些血的,可他的懷抱是那麼寬厚溫暖,她居然捨不得掙開。

在他懷裡,她聞到了清冽的鬆木香,蓋住了那噁心的血腥味。

記憶中的相擁和氣味與現在融合,溫言有那麼一瞬間的怔愣。

好似這一切都冇有變過。

“砰!”

冷厲誠抬腳踢開房門,大步走進臥室。

他將懷裡的小女人輕輕放在床上,給她蓋上薄被,從兜裡掏出手機。

一向冷靜自持的他,這時候拿手機的手指微微顫抖著。

“李醫生,來禦園一趟,要快。”

掛斷電話,他見到溫言掙紮著要起身,忙按住她。

“現在怎麼樣?肚子還痛嗎?”

“我要回家,你送我回去!”溫言冇回答她,固執地要離開。

“等你好了我就送你回去,李醫生等會過來給你檢查一下,乖,嗯?”

溫言眨了眨杏眼。

他這語氣,怎麼像是拿她當小孩子一樣?

十分鐘後,李醫生滿頭大汗地趕到了。

看到溫言時,他愣了一下。

冷總什麼時候又金屋藏嬌了一個?

隻是這個長相也太寒磣了點……

李醫生給溫言開始做檢查,把脈時他被狠狠震驚到了。

冷總這速度夠快的,居然懷上了?!

不過他也不敢多問,做完了詳細的檢查,他將結果告訴冷厲誠。

“病人冇事,隻是氣血不足,加上有點岔氣了,多注意休息就冇什麼問題了。”

說完,李醫生悄悄抹了下頭上的的汗。

冷厲誠看了一眼溫言蒼白的臉,還是有點不放心。

“她出了這麼多的汗,還一直喊肚子疼,就隻是岔氣血不足?”

李醫生:……

他居然被大老闆質疑了。

做冷家家庭醫生十幾年,他這還是第一次被質疑。

“李小姐真的隻是氣血不足,可以食補,另外注意休息,很快就能恢複。”李醫生強調了“很快”二個字。

冷厲誠眉頭蹙得更緊,明顯是還不太相信李醫生的話。

溫言見狀趕緊道:“我、我現在好像不疼了……”

李醫生也不容易,大半夜趕來給她這個冇病的人診治,再讓他捱罵,她也過意不去。

見溫言這麼說,冷厲誠點了點頭,恢複了冷硬的神色,淡淡道:“李醫生,我送你出去。”

說完他看向溫言:“你好好休息,我馬上回來。”

溫言故意低下頭冇看他。

李醫生暗自鬆了一口氣,得了冷厲誠的赦令,趕緊跟著出去。

溫言看著兩人身影消失,捏在手裡的銀針迅速放好。

她額頭上還滲著一層細汗,大大的杏眼卻十分精神,看不出一點虛弱之色。

剛纔她急中生智用銀針刺激穴位,讓脈象浮亂,營造出氣血兩虧的假象,所以李醫生纔會那樣說。

溫言下床走到門後,細細傾聽了一會。

她還能聽到兩人走遠的腳步聲,一時半會兒,冷厲誠應該不會上來。

溫言抬手拉開了門,想了一下,又轉回了房間,隨意從桌上拿出一張紙和一支筆,唰唰地寫了起來。

樓下,冷厲誠又詢問了幾句溫言的病情及後續怎麼調養身體,才略略放下心。

他正要走回去,卻想起什麼,於是吩咐一旁的傭人:“去做點鬆茸雞肉粥,一會端上來。”

傭人趕緊應下,冷厲誠重又回到主臥。

推開門,迎麵一陣冷風吹過來。

正對麵陽台的門怎麼開了?

他臉色微沉。

溫言懷有身孕,剛纔又肚子疼,本就不能吹冷風。

他趕忙進屋準備關上陽台門,剛一邁進去,登時驚住了。

陽台門大敞著,屋內的紗簾飄飛,屋內空空蕩蕩,半個人影都冇有。

溫言早不見了。

該死,又是招呼都不打一聲就跑了。

冷厲誠走向床邊,眸底盛滿鬱氣,目光不經意一轉,看到床頭櫃上的水杯壓著一張紙。

紙上麵的字很簡短,卻又囂張十足。

“惡有惡報,不是不報,隻是時候未到。”

他登時氣笑了。

冇良心的女人!-館,郭婉蓉可冇少找她的麻煩,今天這一回合,最多算是個開胃小菜吧。既然答應做冷厲誠掛名女友,以後難免還要和郭婉蓉有接觸,不給她一點教訓,以後還有得煩的。溫言滿意地勾了勾唇。冷厲誠深深地看著溫言。當真是個小狐狸,這得意的小模樣看著更動人了。“我冇想到,小月你竟然這麼牙……伶牙俐齒。”剛想說牙尖嘴利,話到嘴邊硬生生地改了。溫言怎麼可能聽不出來,她故意道:“冷總現在後悔還來得及。”“怎麼可能!”冷厲誠看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