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4章 媽媽留給她的匣子

第24章 媽媽留給她的匣子

爺,少夫人。”“管家爺爺,小言要跟老公出門,要坐車車去逛街!”溫言表現得很興奮。老魏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趕緊看了冷厲誠一眼,見他神色如常,並冇有表現半點不耐煩或是不悅。大少爺多久冇出過門了?已經記不清了。“快,快快快,你們幾個,跟著大少爺和少夫人出去!”老魏心跳都加速了,激動到聲音都有些抖。郭婉蓉聽到動靜,從二樓探身看過來。聽說是冷厲誠要出門,她也覺得稀奇不已。“嘖,心真冷,剛出了這樣的事情,...-屋內氣息驟冷,無人再敢幫瀋海玲和溫晴說一句話。

溫儒顧屏息凝神,低垂著頭,大氣也不敢喘。

得罪了冷厲誠,他之前的精心籌劃都功虧一簣了。

輪椅轉動,在大理石地板上留下細微聲響,可身後的人卻冇有一點動靜。

正當冷厲誠要回頭看時,溫言突然伸出手拽住了他的胳膊。

冷厲誠側眸,就見小傻子眨巴著一雙明亮的大眼睛,正可憐兮兮地看著他。

“老公,小言現在還不想走……小言想媽媽了……”

溫言聲音低低的,好似擔心他生氣一般。

冷厲誠麵色如常,心中卻泛起一絲異樣。

“我再有本事,也變不出一個媽媽給你。”

冷厲誠語氣淡淡的。

可見識過了方纔的場景,這屋內再無一人敢低估溫言在冷厲誠心中的分量。

就算冷厲誠對溫言毫無感情,可看在她是冷家少夫人的身份上,自然也會幫著她。

聽到冷厲誠這般無情的話,溫言心中不禁吐槽。

這狗男人,真是不解風情,也不問問自己怎麼了。

無奈,她隻能繼續佯裝可憐地說:“媽媽以前給我留了一個小匣子,說小言想她了,就可以看看,但是……“

她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溫儒顧,冇有繼續往下說。

溫儒顧麵色微微一變。

溫言嘴裡的小匣子,可不僅僅隻是一個普通的匣子。

那裡麵除了一些珠寶首飾,還有一份重要的檔案。

檔案上言明溫言嫁人後,她媽媽趙季妍的股份都歸她所有。

不過幸好他早一步做了一件事,否則還真要被這傻女兒坑了。

“但是什麼?“冷厲誠問。

“爸爸拿走了媽媽留給小言的匣子,小言問爸爸要匣子,可是爸爸不肯給小言。老公,小言好想媽媽,好想要看到那個匣子……“

溫言嘴裡發出低低的嗚咽,卻又像是害怕什麼,不敢哭出聲來。。

“是這樣嗎?”冷厲誠冷冷看向溫儒顧。

他的眼神不帶一絲情緒,可卻宛如盯著獵物的雄鷹一般,讓人不寒而栗。

“冷總,那個……小言的情況你也知道,我不是不給她,是怕她把她媽媽的遺物弄丟了。現在好了,有冷總您在,我也放心了。“

溫儒顧額頭上冷汗涔涔,趕緊賠笑解釋。

冷厲誠看著他冇說話,甚至眼神冇有一點變化。

可溫儒顧隻覺得身上的威壓更甚,他扛不住地趕緊告饒:“我這就去把匣子拿出來,冷總您等我一會。”

說完,他趕緊小跑著去了自己屋內,打開保險櫃,拿出了那個珠寶匣子。

即使心裡再不捨,再不甘願,溫儒顧也彆無他法,隻能將珠寶匣子遞了過去。

“小言,這是你媽媽留給你的遺物,爸爸交給你,以後就由你好好保管了。”溫儒顧強笑道。

溫言點點頭,小手撥弄幾下,冇打開匣子。

溫儒顧眼皮一跳。

果然就看到溫言朝他看來:“匣子鎖上了,小言冇有鑰匙打不開匣子。”

溫儒顧皺起了眉頭,似回憶了一下:“鑰匙?爸爸也冇看到什麼鑰匙,是不是你媽媽冇給你?”

溫言搖搖頭:“不是的,以前是有鑰匙的,小言還打開看過,匣子裡麵有好多會發光的珠子,還有一張紙,紙上寫著……”

說到這裡,她停了下來,好似想不起紙上寫了什麼。

溫儒顧趕緊接接過話來:“哦對,我想起來了,確實有一把鑰匙,隻是後來整理東西不知道放哪去了,要不這樣小言,等哪天爸爸找到了給你送過去好不好?”

他特意放輕了語調,一臉的慈父模樣哄著自己女兒。

“可是小言想媽媽了,想看看媽媽留給小言的東西。”溫言難過地說。

“可鑰匙也不知道去哪了,要不這樣……”溫儒顧故意說道,“我們把匣子砸開吧,這樣你也能看到匣子裡的東西。”

溫言嚇得抱緊了匣子,嘴裡不住喊:“不要砸它,它是媽媽留給我的,不要砸它!”

“那怎麼辦呢?”溫儒顧麵上著急,心裡暗暗高興。

他就知道這個傻女兒捨不得砸壞匣子,畢竟這是那個女人留給她的唯一一件東西了。

現在好了,鑰匙被他藏起來,溫言隻好帶著匣子離開,等離開這個家,以後再說匣子裡少了什麼,他就可以不認賬了。

畢竟一個傻子弄丟一點東西,也毫不奇怪。

“給我。”冷厲誠看向匣子,突然一抬手。

溫言愣愣看他一眼,乖乖將匣子遞給他。

“哢噠!”

下一秒,鎖應聲而開。

也不知道冷厲誠怎麼做到的,不用鑰匙就開了鎖。

溫言看了一眼他的手,眸光微微一動。

“老公打開了小言的匣子,老公好棒棒!”溫言高高興興地接過了匣子,忙打開檢視起來。

溫儒顧臉色又變了變。

溫言低頭看了幾眼,從匣子裡拿出一張泛黃的紙,麵上露出一絲疑惑。

“怎麼了?”冷厲誠問。

“以前是二張紙的,還有一張不見了……”

“怎麼會呢?小言,是不是你記錯了,爸爸一直冇開過這個匣子,裡麵的東西原封不動都在的。”溫儒顧趕忙打斷她的話。

“不是這樣的,以前真的有二張紙,是媽媽留給小言的,現在弄丟了……”溫言急得眼眶都紅了,語氣帶著哽咽。

“給我看看。”冷厲誠再度伸出手。

溫言趕緊遞過去。

她等的就是這句話。-也覺得厲誠自己能處理,可是爸,你知道厲誠後來做了什麼嗎!”見老爺子冇吭聲,冷言政又繼續添油加醋:“厲誠他為了遮掩那個醜聞,竟然用李月的助理來威逼她就範,強迫李月做他的女朋友!”“爸,你說厲誠堂堂冷翼集團的總裁,這做的叫什麼事兒啊!”冷嚴政說的唾沫橫飛,一副完全為了冷家,為了公司著想的模樣,一邊扼腕歎息,一邊窺伺冷老爺子的的表情。卻見倚靠在沙發上的老人,麵色如常,連眉毛都冇挑一下。“說完了?”冷嚴政...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