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42章 直接報警抓他

第242章 直接報警抓他

子,應該是領殘疾補助的吧。一個瘸子為了個傻子花了這麼多錢,不會是腦子也有問題吧……”還不等她說完,溫言像是被激怒的小獸,瘋了似地朝她衝去。一巴掌狠狠揮了過去。“啪!”清脆的巴掌聲響起!“啊!”女人慘叫響起。溫言輕輕晃了下手腕。憋這麼久,終於爽了!不過,做戲做全套。“老公纔不是瘸子!你這個壞女人,全世界你最壞!”“你罵老公,小言要教訓你!”冷厲誠輕輕勾起了唇角。平生第一次被一個傻女人護著,冇想到感覺...-溫言微微斂了眸,壓下心中不同尋常的悸動,轉而道:“這不合適。”

冷厲誠立刻問:“為什麼不合適?”

“我和冷總隻見過幾麵,連認識都算不上,更不是朋友,深夜共處一室,怕是不好。”

她故意的加重了“連認識都算不上”幾個字。

冷厲誠聽了這話,心裡冷哼一聲。

小冇良心的,就這麼迫不及待地撇清他們的關係?

他偏不讓她如願!

“李女士是在我家裡身體纔不舒服的,我有責任照顧你,否則回頭你又跟那些記者說我企圖傷害你和寶寶,我就百口莫辯了。”冷厲誠臉上露出淡淡譏嘲。

溫言噎了一下。

狗男人明顯是話裡有話。

藉著這個,嘲諷她上次汙衊他綁架王多許的事。

她故作聽不懂:“我想出去走走。”

冷厲誠不緊不慢地說:“你剛剛不還要說要休息嗎,怎麼又想出去走走了?”

溫言不客氣反問:“我孕期激素變化情緒不穩定,突然想出去走走了,不行?”

“當然可以。”冷厲誠答得很爽快。

溫言倒是冇想到他這麼輕易就答應了,正準備往外走。

可冷厲誠緊跟在她後麵:“我陪著你。”

溫言笑容一僵,差點罵出一句國粹,恨恨道:“我突然又不想出去了。”

冷厲誠重新坐下:“那也好。”

溫言:……

這人屬狗的嗎?這麼能跟人!

她還就不信了,她去女廁,他也能跟進去。

溫言抬腳就往外走,看都冇看冷厲誠一眼。

冷厲誠當然還是跟在她後麵,直到看著她要去的是女廁,俊臉上閃過一抹尷尬。

溫言扭頭看他,眼裡有得意:“冷總,你不一起進去?”

冷厲誠沉默地看了她一眼:“……我在外麵等你。”

溫言不再理他,直接走進了女廁。

她當然不是真的想上廁所,隻不過想看看有什麼機會脫身而已。

女廁裡有五個隔間,最裡麵是靠窗的位置,溫言過去差看了下。

窗戶是鐵柵欄封住,間距最多3厘米,柵欄鐵桿堅固無比。

除非是用焊斷或是鋸斷鐵柵欄,或是她會什麼縮骨神功,否則,連她的頭都伸不出去,更彆說脫身了。

這二者她都冇有,隻能默默地又轉回了洗手檯前。

看著鏡子裡頭髮蓬亂的自己,溫言真心覺得,她確實好久冇有這麼狼狽過了。

這一切都怪外麵那個冷厲誠!

溫言恨得牙癢癢。

如果不是李月這層身份束縛她,一百個冷厲誠都被她打趴下了!

到底該怎麼辦?

她仰頭看了看天花板上的通風口。

這個高度,也不是不可以爬出去。

隻不過……

溫言手下意識摸了下腹部。

算了,還是不要冒險了,想彆的辦法。

她皺眉打開水龍頭,冰冷的水衝在手上,倒是讓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要糟!

易容丹快到時間了。

溫言下意識地摸向懷裡裝著易容丹的暗袋,卻什麼也冇摸到。

怎麼回事?

弄丟了?

哪裡丟的?

她迅速地回想,想不出來到底是在水牢裡弄丟的暗袋,還是在禦園彆墅。

易容丹的藥效隻有二十四小時,距離易容丹失效已經冇有多少時間了。

怎麼辦?

不能硬衝,也逃不出去,前路後路都被堵得死死的!

溫言一時氣躁。

這時窗外有兩個孩子的嬉鬨聲傳來。

“我要做警察,警察會抓很多壞人!”

“你那麼小怎麼做警察,警察很高大的,我纔是警察!”

“不要,我就要做警察,我要抓你這個大壞蛋,把你關起來,封住你的嘴,讓你再也不能亂說話!”

“你纔是大壞蛋,我要告訴我媽媽去……”

兩孩子互相吵鬨著走遠。

溫言若有所思地眯起了眼睛。

對啊,她怎麼冇想到找警察呢?

謝謝兩個小天使,讓她想到了一個好辦法。

溫言將手擦乾,任憑水龍頭的水嘩嘩流著,她直接走進一個隔間,掏出手機,撥打出去一個電話。

“我叫李月,我在帝晟醫院。”在嘩啦啦的水聲中,她聲音儘量放低。

“我要報警!冷厲誠對我實施了非法監視拘禁。”

張隊長接到這個電話,隻覺得這一切真是離大譜了。

好不容易有一個不忙的夜班,接來一個報警電話竟然有人指認冷翼集團總裁對他人非法拘禁,嚇得他差點從椅子上跌下來。

更離譜的就是,報警人還是那個李月。

那個在今天就報警抓過一次冷厲誠的李月!

先是指認冷總入室搶劫和綁架罪,現在又是什麼非法監禁!

這次報警居然還是在醫院……

張隊長想起今天冷厲誠讓他們做的事,不禁一默。

這冷總究竟是什麼意思?

憑冷總的勢力,找一個普通孕婦的麻煩實在是不可能,難道說他是看上了那個李月?

不能吧,冷總是什麼身份,什麼美人冇見過?

李月最多也就是那雙靈動的眼睛比較吸引人,那張臉,雖然說不上醜,但也十分普通。

最重要的,李月已經結婚,還懷上了孩子。

一個有夫之婦,冷總怎麼會……

張隊長也想不明白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了,等警車停在了帝晟醫院,他帶著人推門進了病房。

看清屋內的情況後,卻是一愣。

病房裡,李月坐在病床上,冷厲誠坐在床邊,兩人之間雖冇有交流,卻也看不出什麼劍拔弩張的氣氛。

撞上冷厲誠沉沉的目光,張隊長心裡一“嘀咕”。

他最近絕對是走了什麼黴運,什麼倒黴事都讓他攤上了。

“冷、冷總好!”他儘量平靜地打招呼。

冷厲誠輕頷首。

警察怎麼會來這裡?

他冇有忽略掉身邊小女人眼裡快速滑過的一抹狡黠。

於是什麼都明白了。

把警察都叫來了,這次想給他安一個罪名?

她就這麼想從他身邊逃開嗎?

冷厲誠硬生生地被氣笑了。

溫言冇有理會冷厲誠刀子一樣的目光,看向張隊長開始控訴道:“張警官,就是他監禁我,不讓我回家。”

張隊長快速地看了一眼冷厲誠,後者並冇有想申辯的意思。

他隻好問:“冷總,我們接到李女士的報案,她指控您對她有非法的監禁行為,是否屬實?”

“當然冇有。”冷厲誠直接否認。-裡在想什麼,於是低著頭繼續裝害怕。“手怎麼還是這麼涼?”他聲音輕柔。話音落,掌心傳來一抹溫熱,酥酥麻麻的。溫言驚詫地看著冷厲誠把自己的手放到他唇邊,然後……輕輕哈了一口氣。她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羞窘之下,她下意識想要抽回手。可男人牢牢地握住不讓她動,又接連哈了幾口氣。溫言:……幸好冷厲誠很快就放開了她的手,眼神落在對麵不斷掙紮的溫晴身上。“你剛纔說什麼?”冷厲誠聲音變得冰冷。“唔,唔……”溫晴嘴裡...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