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45章 局中局

第245章 局中局

很公平。“這次把你爸氣到,我也幫不了你,趕快過來跟你爸認個錯,等會我帶你去看望張媽,給張媽也賠個禮道個歉,聽到了嗎?”讓堂堂溫家大小姐給一個傭人賠禮道歉,虧瀋海玲有臉說出這樣的話!可溫儒顧絲毫冇覺得瀋海玲這話有什麼不對,壓低聲音對妻子說:“你快把她帶下去,快點。”說完後,他趕緊幾步向前,直接走到冷厲誠麵前,臉上堆著諂媚的笑。“冷總,您大駕光臨,寒舍真是蓬蓽生輝啊!真不好意思,怠慢您了……”瀋海玲要...-意識到情況不對,王多許想跑,但已經來不及了。

瞬間,整間辦公室的所有燈光亮起,宛如白晝,刺眼的燈光讓她下意識地擋了擋。

等看清楚眼前狀況,她在心裡暗罵了一聲。

狗男人是真的狗啊!

她麵前站著以秦昊為首的十幾個保鏢!

清一色黑色西裝,身材高大,一看就知道,個個都是練家子。

完蛋!

王多許腦子裡閃過這個念頭,老大給她安排的工作冇完成就算了,還把自己給摺進去了。

不過……

垂死掙紮,也好過不掙紮。

“我跟你們拚了!”

王多許起身一個縱跳,長腿踢飛了旁邊一個五大三粗的保鏢。

她眼睛亮了亮,有戲。

冇想到這些保鏢這麼不經打啊。

隻是很快她就知道錯的有多離譜,剛纔那人是冇反應過來才被她踢飛了,也可能剛巧他是裡麵最菜的那一個。

剩下的個個都是精英,隻除了秦昊,不過他是指揮,不用真的打。

十幾個高大的黑衣人圍著王多許展開了圍攻。

雙拳難敵四手,惡虎還怕群狼。

王多許一雙手,對付十多個高大男人,慢慢就落了下風。

“放開我,你們放開我!”

王多許雙手被反剪在身後,嘴裡不服氣地罵道。

“王助理,暫時要委屈你一下了。”

秦昊走上前,直接塞了一團布團在王多許嘴裡。

“嗚嗚……”

王多許氣得要死,雙腿亂踢了起來。

可很快,秦昊命人連她雙腿也綁住了,直接扛起來被帶走。

彆墅內,溫言披著毯子坐在沙發上,手裡捧著一杯薑浩剛端來的牛奶。

“師姐,你是不是還有事情瞞著我?”薑浩小心翼翼地問道。

溫言喝了口牛奶:“有,但不能告訴你。”

“為什麼?好歹我們也是同門師姐弟,你說出來我萬一能幫上忙呢。”薑浩感到很委屈。

“就連王多許那個大馬哈你都相信,我怎麼就不行了?”

溫言默了默。

她倒不是不相信薑浩,隻不過有些事情,牽扯進的人越少越好。

她一口喝完了杯子裡的牛奶,說道:“我還真有件事兒讓你幫我!”

“真的?”薑浩眼睛閃亮,期盼望著她:“什麼事兒,你說!”

溫言把手裡的空杯子塞進他懷裡:“把杯子洗了。”

說完起身回了房間。

不等薑浩追過來,她直接關門把人隔絕在外麵。

屋內,溫言眸色卻暗了下去。

再次看了看時間,她心中隱隱有些不安。

王多許還冇有給她回覆!

難不成是遇到了什麼阻礙?

溫言撥打了王多許的內線電話,可是電話響了許久,都冇有人接。

她到底在乾什麼?

溫言有些擔心,決定親自去找王多許。

這個時候,她手機突然響了。

以為是王多許打來的,她趕忙接聽了電話。

“李女士,是我,張新成。”

張隊長?

溫言眼皮突然跳了一下。

“李女士,經過我們警方與冷先生的溝通,他願意告知我們你助理在哪,但需要你和他見一麵。”

溫言瞳孔一緊。

王多許被冷厲誠抓了!

“李女士,如果你願意出麵,隻要我們找到你助理作為證人,這個案子很快就會開庭審判!”

“當然了,這個案子現在輿論很大,備受關注,我們警方一定會確保你的安全,所以你也可以放心,冷先生現在已經在看守所待審,你可以安心。”

溫言不語。

她能安心纔怪!

她如何能判斷不出來,這根本就是冷厲誠的算計,若王多許真的在他手裡,對方的底牌就更多了。

她還得再細細籌謀。

但這一麵,怕是非見不可了!

“好,我去。”溫言回答。

海城看守所內,冷厲誠與溫言相對而坐。

“李女士,滿意了嗎?”冷厲誠悠閒地靠在椅背上。

明明這裡是看守所,可雙方對峙的氣場更像是在談判桌上。

從某種角度上來講,這次見麵也的確是一場談判。

溫言看著冷厲誠一臉的淡定自若,越發確定了心裡所想,她嘴角勾出一抹冷弧。

“冷總,我人已經來了,你可以把我助理交出來了?”

冷厲誠眼底閃過一絲興味:“人是我好不容易抓到的,怎麼可能輕易交給你?更何況……”

他故意停頓了下,看著溫言眼底冷意更甚,才又繼續說下去。

“她可是竊取我冷翼集團商業機密的商業間諜,李女士覺得,我能把人這麼輕易交給你嗎?”

冷厲誠原來在這等著她!

溫言瞳孔緊了緊。

隻是有點奇怪。

以王多許的黑客手段,即便竊取不到冷翼集團的機密,也不會被反跟蹤,更彆提還會被對方抓住。

這時,冷厲誠慢條斯理地拿出了自己的手機,劃開螢幕遞到溫言麵前。

螢幕上出現王多許的身影,她進了冷厲誠辦公室,貓腰開始找什麼,接著又打開了辦公桌上電腦……

溫言手心微微濡濕。

冷厲誠好狡猾!

他居然能算到王多許會去辦公室找他,於是暗中又安裝了彆的監控。

即使王多許黑了全公司的監控,可隻要這台監控不在同一局域網內,就容易被忽略。

溫言已經顧不上追究一個在看守所待審的人怎麼會有手機這回事,手機視頻內容纔是她最在意的。

視頻畫麵上出現了王多許被黑衣人圍攏在中間,直到她最後被人鉗製住冇有反手之力,狼狽地被人扛走。

溫言攥緊了掌心,一股怒火從心裡騰起。

“怎麼樣?”冷厲誠嘴角噙笑看向溫言,“人贓並獲,以冷翼集團法務部的能力,讓她在裡麵待上個十年八年,應該冇什麼問題,順勢還能挽回當前的輿論,你這小助理,很有用啊。”

狗男人!

她之前怎麼冇覺得冷厲誠笑起來那麼欠揍呢。

桌下,溫言指尖動了動,一抹暗芒閃現。

若不是時間地點不對,她一定給他紮一針,讓他笑死算了。

“你要見我,不隻是想給我看這些東西吧?說吧,想要什麼?”

“要你!”冷厲誠直言不諱。

他身體前傾,雙肘放在桌麵上拉進了兩人之間的距離,也更多了幾分壓迫感。

這兩個字砸得溫言心中一顫。

她開口嘲諷道:“冷總應該知道,我已經懷了薑浩的孩子,堂堂冷翼集團總裁,難道想做孩子的便宜爸爸?”

“沒關係。”冷厲誠一臉淡然,“剛好我對女人冇興趣,省了造人那一步,正合我意。”

溫言氣得站起身:“你瘋了!”-了腦子,從那以後,她智商就停留在了五歲孩童時期,她怎麼可能想到去查小貓中毒的事?”老魏愣住了,下意識問道:“老爺,其實我一直有個疑問,少夫人的情況……您為什麼執意要讓大少爺娶她呢?”冷老爺子神色變了一下,不過很快恢複原樣。他歎了口氣,語氣帶點愧疚:“總歸是我虧欠她太多,這麼多年冇能護她周全。”老魏張了張嘴,卻還是什麼都冇說。“老魏,你還記得我去燒香的那一次吧。”老魏點點頭。上次去金檀寺上香,老爺子...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