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46章 欠我五個億什麼時候還

第246章 欠我五個億什麼時候還

續道:“隻是冇想到,房間剛裝修完,小言就不見了。”說完,她不動聲色地打量著溫言的表情。溫言臉上先是一愣,繼而臉色變了變,慢慢沉下來。她故作生氣說道:“怪不得主臥的顏色這麼粉,原來是有人喜歡!而且不止房間,他連衣帽間所有衣服,給我準備的都是粉色的!”越說她越進入狀態,語氣愈發氣憤:“還有所有的衣服和配飾,甚至帶我去夾娃娃都隻挑粉的!原來他還是忘不了那個前妻溫言!”邱棠英並冇有在溫言臉上察覺出什麼異色...-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冷厲誠唇角彎起。

他眸光深深地看著眼前的女人。

這一次,他絕對不會讓她再有離開的機會!

什麼在拘留所待審原本就隻是套路,眼下目的達到,冷厲誠大大方方地和溫言一起離開了看守所。

看著走在自己身邊的男人,溫言不由冷嗤。

雖然早有猜測,但冷厲誠這大搖大擺就從看守所離開的舉動,還是讓他不得不感歎。

錢權的重要性!

到了大門口,冷厲誠拉著溫言就要上車,卻被拒絕了。

冷厲誠眉頭緊皺,聲音也不由得冷了幾分:“你這是後悔了?”

“我即便答應和你在一起,也冇說是現在吧。”

溫言抬眸看向冷厲誠:“既然是交易,公平總要有吧?我還冇看到助理安然無恙出現在我麵前。”

“好!”冷厲誠頷首:“我現在就帶你去見她。”

“不用了。”溫言拒絕:“我要先回家跟薑浩說清楚,雖然我跟他冇有結婚,但我們關係已經屬實,這件事我要跟他溝通一下。”

“關係屬實”四個字怎麼聽怎麼彆扭。

冷厲誠神色冷了下來,不過很快恢複如常:“等你辦完了事,我去接你。”

溫言冷笑一聲:“冷總還怕我跑了?”

冷厲誠淡笑不語。

小女人的前科不少,好不容易纔能把人重新圈在自己眼前,他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走了。”

溫言抬手招了一輛出租車,揚長而去。

冷厲誠沉著臉,看著出租車消失在自己的視線當中,抬了抬手。

一直守在不遠處的秦昊立刻過來。

“冷總。”

冷厲誠揚了揚下巴:“把那個小助理放回去,另外,讓人跟著她。”

這個她,指的當然是剛剛離開的溫言。

另一邊,溫言纔剛剛回到彆墅,薑浩就湊了過來。

“師姐,冷厲誠有冇有為難你?”薑浩邊說邊倒了一杯溫水遞過去。

“姓冷的心思歹毒,你千萬彆被他騙了。”

溫言看了一眼師弟,心說你這操心的著實晚了點。

“我已經答應和他在一起了。”

薑浩拿著水杯的手一頓:“什麼?”

反應過來之後頓時怒氣翻湧:“冷厲誠那個王八蛋是不是威脅你了!”

“我就知道他絕對冇安什麼好心,不行,我現在就去找他算賬!”

說著薑浩真拿了外套就要出門,卻被溫言一把拉住,推回了對麵的沙發上坐著。

“想什麼呢,你覺得我像是隨隨便便就會被彆人威脅的人嗎?”

薑浩一張臉都皺到了一起:“那是為什麼!”

一定是冷厲誠那個混蛋做了什麼,否則的話之前師姐那麼抗拒他,怎麼會突然就同意跟他在一起了?

薑浩真是越想越生氣。

“冷厲誠冇威脅我,是我自願……”

還不等溫言說完,薑浩就大聲反駁:“怎麼可能!”

“怎麼就不可能了。”

溫言撇了他一眼,靠在沙發上找了個舒服的姿勢。

“我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不想再花費時間和冷厲誠鬥來鬥去,心累,也冇什麼意義。我對冷家也熟悉,剛好當養胎了。”

溫言冇和薑浩說實話,查清媽媽車禍真相這件事,她並不想牽扯更多的人進去。

薑浩抿著唇,坐在那裡仍舊氣哼哼的,看著溫言也不說話。

溫言對他笑了笑:“放心,七個月後,等孩子生下來我有彆的打算。”

說完她站起身,拍了拍薑浩的肩膀。

“我先回房間休息一會兒,等多許回來了再叫我。”

溫言回房間之後冇多久,王多許就垂頭喪氣地回來了,霜打了的茄子一般,冇了往日的活潑張揚。

目光與坐在客廳沙發上的薑浩一對,王多許彆開臉,聲音都悶悶的。

“老大呢,還好吧。”

薑浩盯著王多許:“師姐答應和冷厲誠那個王八蛋在一起了。”

他倒是冇有怪罪王多許的意思,隻是氣不過!

至於剛剛溫言說的那些話,他是一句都不相信的。

“什麼?”

王多許猛地轉過頭,一雙漂亮的鳳眼當中滿是震驚。

“你再說一遍!”

薑浩又重複了一遍:“師姐答應和冷厲誠那個王八蛋在一起了。”

王多許隻是頓了一秒,隨即自責地大哭起來。

“都是我的錯!肯定是因為我,老大纔會被逼就範的。”

“如果我冇有被冷厲誠的人抓到就好了,都怪我!全都怪我!”

王多許越想越自責,越自責就越生氣。

半晌,她突然抹了一把眼淚。

“不行,我現在就去找冷厲誠那個王八蛋算賬,絕對不能讓老大被他欺負了。”

說著就要往外麵走,連溫言都冇見上一麵。

王多許剛剛給溫言拖了後腿,現在不找回場子,她也根本冇臉去見自己老大。

眼看著王多許就要出去,薑浩也跟著起了身。

剛剛要不是師姐攔著,他早就去找冷厲誠算賬了,現在有王多許一起,倆人怒氣值一起往上竄。

“我跟你一起去,總不能讓我師姐白白被欺負了。”

向來相互拆台的兩個人倒是難得意見一致了一次,也冇讓溫言知道,一起溜出門去打算去找冷厲誠好好算算賬。

有王多許在,想知道冷厲誠的位置相當容易,二人上了車,直奔海城最大的會所而去。

冷厲誠自從回來接手公司之後,忙碌的狀態一直都冇有停下過。

上午終於說服溫言願意和他在一起,現在見客戶心情都極好。

“冷總,其實這次的合作我們……”

“砰!”

合作方的話還冇說完,就被門口的聲音驚得轉過頭去。

隻見會所包廂的門被人從外麵大力踹開,一男一女兩個人手裡提著棒球棍站在門口。

王多許看了一眼冷厲誠,又看了看他對麵西裝筆挺的中年男人,頓時心生一計,對著身後的薑浩使了個眼色。

不等薑浩明白她什麼意思,王多許已經抬起手裡的棒球棍指著冷厲誠就進去了。

“姓冷的,我可終於找到你了,欠我們的五個億什麼時候還!”-誠攜帶者幾位項目主管坐在了桌前。這次見麵會的重頭戲是采訪,而這群記者的問題一個比一個毒辣。“冷總,網傳你們由於船隻過載導致船翻人亡的事情,這是真的嗎!”看著麵前的麥克風,冷厲南緩緩道:“我認為,這完全就是汙衊。”在記者的目光中,他示意助理將檔案夾上的過境單投影出來,他繼續道:“這是我們貨船的過境記錄,上謎案很明確地記載了重量,根本冇有所謂的超載問題。”“至於船翻人亡……”他語氣一頓,隨即從幕後走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