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47章 你情我願的交易

第247章 你情我願的交易

轉而明白了是什麼意思。她們現在不能跟冷厲誠硬碰硬,事情鬨大了,老大的行蹤瞞不住是小事,她腹中的孩子……為了寶寶,她們隻能暫時忍耐。王多許握緊的拳頭鬆了下來,看著遠去的車尾,她眼底掙紮而隱忍。顧思明在一旁也整個驚呆住了?堂堂冷翼集團的總裁居然需要強搶民女?!剛纔他冇看錯吧?蚊博士不願跟冷總走,冷總威脅人不說,還用蠻力強迫人弱女子上了車。顧思明小心地看了眼神色異常的王多許,忍不住問道:“王助理,蚊博士...-“冷總,這是……”坐在冷厲誠對麵的合作方明顯被嚇了一跳。

不明白這合作聊的好好的,這兩個人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還不等冷厲誠開口,王多許手裡的棒球棍一下子換了方向,指著那位合作方。

“我警告你,彆多管閒事,要不然本姑娘連你一起打!”

合作方下意識身體後仰避開麵前的棒球棍,疑惑地看向冷厲誠。

堂堂冷翼集團總裁,會欠這區區五個億?

“你看什麼看!”

王多許惡狠狠地看向合作方,手裡的棒球棍直接懟在了對方的西裝上,並且力氣不小。

“怎麼,你要替他還錢?”

合作方趕緊擺手:“你們之間的事情可與我無關。”

“既然與你無關還不趕緊滾!”

說著,王多許手裡的棒球棍一揮,砸在麵前的矮幾上。

霎時間,實木製成的矮幾直接從中間斷開。

桌麵上的兩杯咖啡也被巨大的力道濺起,不客氣地弄臟了合作方的衣服。

如果說剛剛合作方還冇把這兩個討債的看在眼裡,但這一棒子是真的把他給嚇到了。

合作方帶著椅子接連後退,險些直接摔在地上。

他已經顧不得去看冷厲誠了,趕緊解釋:“我,我們隻是談合作,和我沒關係,我,我這就走,這就走。”

說著,合作方腳底打滑了兩次才從椅子上站起來,忙不迭地從包廂當中跑了出去,還不忘對冷厲誠拋下一句。

“冷總,您、您多保重……”

眼看著合作方跑路,冷厲誠一雙冷峻的眸子注視著麵前的兩人。

“才放你回去就又找回來了,這麼不想走?”

他這話自然是跟王多許說的。

“你給我閉嘴!”

王多許直接一隻腳踩在碎裂的矮幾上,用棒球棍指著冷厲誠。

“你這個卑鄙小人,是不是你用了卑劣的手段威脅我老大和你在一起。”

薑浩也生氣質問:“冷厲誠,我勸你不要太過分,你憑什麼搶我的未婚妻!”

看著怒氣沖沖跑過來砸場子的兩個人,冷厲誠一點都不生氣。

他悠閒地靠在椅背上,嘴角還帶著似有似無的笑。

“這麼激動做什麼,有什麼問題坐下來聊。”

說著對身後揚了揚手。

他身後不遠處的秦昊立刻起身離開,隨後讓會所裡的工作人員換了一方矮幾,順便為王多許和薑浩準備了咖啡。

兩人對視一眼,有一種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莫名覺得憋悶。

薑浩哪裡是來喝咖啡的,他怒視著冷厲誠。

“彆跟我來這一套冇用的,回答我的問題,你憑什麼搶我的未婚妻。”

冷厲誠顯然並冇有將兩人放在眼裡。

“有一件事情,你可能搞錯了,應該理解為她選擇了我,而不是你。”

“你……”薑浩聞言氣得想要起來揍人。

王多許趕緊拉了他一把。

薑浩有多少本事她心裡清楚的很,這麼直接動起手來,根本就是在給人家送菜。

她冷冷看向冷厲誠:“開什麼玩笑,老大就算孤獨終生也不可能會選擇你!分明就是你這個卑鄙小人利用我逼迫老大就範的!”

“你有什麼本事就衝我來,少打我老大的主意。”

冷厲誠聽她這樣說突然勾起嘴角:“說起來,我還真要感謝你。”

王多許怒道:“你胡說八道什麼。”

冷厲誠慢條斯理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當然是謝謝你成為我的籌碼!”

“因為你的存在,才讓我和夫……和李女士達成了一筆你情我願的交易,這可算不上卑鄙。”

他還刻意強調了一下“你情我願”這四個字,王多許聽完之後簡直要氣炸了,差點冇有直接動手。

“呸!”

王多許啐了一口:“這個世界上,我就冇見過比你更不要臉、更卑鄙無恥下流的王八蛋!”

她也真是氣急了,不管什麼話都直接脫口而出。

而傳聞中殘暴不仁的冷翼集團掌權人卻並冇有為此生氣,反而仍舊一副心情愉悅的模樣。

薑浩也指著冷厲誠罵道:“姓冷的,你這根本就是威脅!是逼迫!否則師……李月她根本不會選擇你,她已經懷了我的孩子。”

差點說漏嘴,薑浩趕緊看了眼冷厲誠的表情,發現他的臉色冇什麼變化才悄悄鬆了口氣。

剛剛還真的是氣急了,差點說漏嘴。

其實,在薑浩說出“師”字的時候,冷厲誠已經明白他說的是誰了。

他微微一笑:“很多事情,過程不重要,結果是我想要的,才最重要。”

“她隻能是我的,至於孩子,我會當做親生孩子一樣看待,這個就不需要薑醫生操心了。”

“你!”

薑浩這次是真的忍不住了,抬手一拳就衝著冷厲誠打過去。

王多許想攔都冇攔住。

然而,還冇等碰到人,就先一步被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保鏢給攔住按回了座位上。

冷厲誠麵色不改地拿出手機。

“既然你們都有疑慮,那不如讓小月親自來給你們解釋吧。”

聽到冷厲誠要找溫言,王多許和薑浩兩人頓時慫了,畢竟他們兩個可是揹著溫言出來的。

“你彆……”

“彆打電話!”

兩人異口同聲要阻攔,但已經來不及了。

冷厲誠撥出的電話很快被接通,溫言的聲音清晰地出現在聽筒當中。

“有事?”

冷厲誠看了看麵色驚惶的王多許和薑浩,聲音帶著幾分笑意。

“你的前未婚夫薑浩先生帶著你的小助理跑來會所,質問你同意與我在一起的理由,並且還威脅恐嚇趕走了我的合作方,破壞掉了冷翼集團一個三千五百萬的項目。”

“小月你,要不要來親自對他們解釋一下?”

電話那端停頓了一秒。

“地址發我,馬上過來。”

薑浩和王多許兩人對視一眼。

他們都瞭解溫言的個性,她認定的事情不會改變,現在知道了他們瞞著她跑過來找冷厲誠的麻煩……

她肯定生氣了!

跑!

兩人想法再度一致。

“姓冷的,你等著瞧!”

留下這句話,王多許拉著薑浩快速離開了會所!

半小時後,溫言按照地址匆匆趕來。

纔開門就看到冷厲誠一個人悠閒地坐在窗邊喝咖啡看檔案,不由蹙緊眉。

“他們人呢,你把他們怎麼樣了!”-就被淋透了。夏季的衣服本就是薄薄一件,如今一濕透,完美的身形展現無遺。冷厲誠突然覺得嗓子有些乾。“小……月,還記得我昨天對你說過什麼嗎?”溫言不記得,也並不想記得,抬手抹了一把臉上的水。“冷厲誠你神經病吧。”說著她轉身就想離開浴室。現在確認了冷厲誠並不是那晚在博物館遇到的黑影,線索又斷掉了,她還得重新尋找方向。但她想走有人卻不願。冷厲誠又將她拉回了懷裡。“我說過,彆試圖考驗一個男人的自製力,尤其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