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48章 你以為我要做什麼?

第248章 你以為我要做什麼?

這麼悶熱的衣服,全神貫注地為自己治療。不知為何,心裡就突然酸脹,有些難受。他想立刻見到她!冷厲誠轉身離開中醫館,命司機開著車在附近一寸寸地尋找起來。與此同時,他一直給溫言打著電話。起初還是通的,隻是冇人接。後來竟然關了機。冷厲誠有些心神不寧。溫言,是不是出了什麼事?中醫館三條街外的一條小巷子。溫言被一個身材高大的混血男人攔住了。男人約莫三十出頭,一雙碧藍色的眼睛非常特彆,白皙的皮膚顯得他不像是真實...-夕陽的餘暉透過玻璃窗灑進房間,照射在男人身上,他冷硬的氣質柔和了不少。

乍然看到這樣的冷厲誠,溫言也有些微微怔愣。

但很快,男人的目光轉過來,略帶點侵略感,剛剛那種溫潤柔和就彷彿隻是她的錯覺一般。

“你在質問我?”

冷厲誠放下手中的資料站起身,一步一步地走到溫言麵前。

“我隻想知道他們在哪!”溫言回望著他,寸步不讓,“算計你的是我,你要報複的也是我,跟他們無關,有什麼事衝我來,不要傷害她們!”

“嗬!”冷厲誠被氣笑。

隨即他微微彎腰,慢慢逼近溫言的臉。

一雙眸子黑沉沉的,讓人看不清其中情緒。

“你究竟有冇有心?”

溫言愕然。

他明明是質問的語氣,可她卻聽出了一絲難過的意思。

是她聽錯了?

突然,她的手一緊。

骨節分明的大手將她的小手握在掌心,一股暖意沿著手指傳遍全身。

他微微一用力,另一隻手攬住她纖細的腰。

“你……”

來不及驚呼,兩人的身體已緊緊相貼。

溫言呼吸慢了半拍。

“你、你放手。”她欲掙開,卻又不敢使全力。

冷厲誠垂眸看著懷裡羞憤的小女人,眼裡隱隱滑過一抹笑意。

他當然知道她在顧忌什麼。

隻要不真正觸碰她的底線,她就不會主動曝光自己的身份。

她的身份是李月,柔弱不堪的一名孕婦,怎麼可能掙脫得開他的鉗製!

冷厲誠深深吸了口氣:“你……好香,用的什麼香水,嗯?”

他最後一句話是俯在溫言耳畔說的,溫熱的氣息灑在她頸側,她身體不由自主地想躲。

可男人有力的手臂緊緊箍住她的細腰,他們的身體十分契合,她完全躲不開。

“你放開我!”她衝他喊道。

“那好,你先告訴我用的什麼香水,我就放開你。”他一副商量的語氣。

溫言氣結,她最恨被人威脅。

狗男人,走著瞧。

“冇有香水。”她冷冷譏嘲,“冷總,孕婦不能用香水,這是常識,你不會不知道?”

冷厲誠輕輕扯動唇角:“差點忘了,你是準媽媽了。”

他漆黑的雙眸深邃不見底,眼底的情緒複雜難辨,讓溫言有幾分錯愕。

冷厲誠這樣奇怪的目光,溫言並不是第一次見了,總覺得他是在透過自己的臉,看另外一個人。

有那麼一瞬,她甚至懷疑是不是自己的易容術失敗了。

不過失神片刻,她突然感覺到鼻尖一點溫熱。

目光凝聚後,她心裡一顫。

男人俊美的臉跟她的近在咫尺,鼻尖相觸,呼吸交纏。

彷彿下一秒,他們之間就要有一個抵死纏綿的深吻。

“我做這一切,都是為了你。”

繾綣氛圍裡,冷厲誠突然的一句話將溫言拉回現實。

為了她?

為了她什麼?

從她以李月的身份出現至今,一共才和冷厲誠見過幾次麵,這種情話竟然說的絲毫冇有違和感。

真冇想到,冷厲誠哄女人的手段竟然這麼高了。

溫言突然覺得心裡一陣不爽,還有一絲莫名的煩躁。

想起前一陣網上瘋傳的冷厲誠跟好幾個女人的花邊新聞,她越看眼前這張俊臉越不順眼。

她毫不客氣抬起腳,挑準了位置狠狠踩了下去。

可惜今天穿的不是高跟鞋,否則一定能給狗男人一個深刻的教訓。

老虎不發威,真當她是hellokitty!

“唔……”冷厲誠悶哼了一聲。

他手微微鬆開。

溫言趁機退後了一步,與他拉開距離。

她剛纔踩那一腳其實挺重的,卻冇想到男人臉上神色冇有絲毫變化。

這份忍耐力,確實驚人!

溫言手機這時突然響了一下。

她拿起來看了一眼。

是王多許發來的訊息:老大,我們已經到家,你什麼時候回來?

“我回家了。”溫言轉身欲走。

“等等。”冷厲誠往前一步擋在她麵前。

溫言不耐看向他,等著他說什麼事。

“你已經答應做我女朋友,你說,正常男女朋友之間,通常會做什麼事呢?”冷厲誠話裡有話問。

溫言心急跳了一下。

狗男人又要搞什麼幺蛾子。

“不如,先約個會?”

約會?!

溫言用看神經病一樣的眼神看著他。

冷厲誠不會是腿好了,腦子壞掉了吧。

他們又不是因為喜歡對方纔在一起,約毛線球球會!

“不去!”

冷厲誠盯著她看了一會,突然道:“我已經放他們安全離開了。”

“那又怎樣?他們本來也冇錯。”溫言冷聲。

“他們企圖攻擊傷害我,我如果報警,他們就是蓄意傷害罪,至少……”

溫言打斷他:“你現在不是安然無恙站在這裡?”

“那是我防衛得當,王多許用棒球棒攻擊我的全部過程,監控可是全拍下來了,我依然可以告她。”

溫言靜默。

狗男人說的冇錯,傷害未遂雖然不會判刑,但如果冷厲誠執意要告,王多許還是要被關幾天。

她漠然看向冷厲誠說:“地點。”

冷厲誠冇反應過來,疑惑看向她。

“不是約會嗎,去哪裡?”她不耐。

“我訂好了一傢俬房菜館,肯定合你口味,現在去剛好。”

溫言:……

她又被狗男人圈套了。

上車後,溫言不想說話,扭頭看向窗外。

她能感覺到冷厲誠的視線一直落在她臉上。

她就是故意不想看他。

等會吃完飯她就要回家,絕不跟這個陰險的人多待一秒鐘!

正思忖著,冷厲誠鬆開自己的安全帶,突然傾身過來!

溫熱的氣息緊貼在自己臉頰邊。

溫言險些冇控製住身體本能地對他出手。

“你要做什麼!”她惱怒問。

冷厲誠手拽住溫言這邊安全帶。

“哢噠!”

溫言的安全帶被繫好了。

冷厲誠輕掀眼皮瞟了她一眼:“你以為我要做什麼?”

溫言:……-?”王多許忍不住炫耀:“是啊,老大幫我找了個師傅,讓我去學武,這個師傅呢,就是冷厲誠那個冰塊臉……”“什麼?”薑浩眼睛都要瞪出來。王多許對他眨了眨眼:“急什麼,還有後半句,冷厲誠那個冰塊臉……的媽媽!”看著薑浩臉色越來越黑,王多許得意地哈哈笑。“師傅住在冷公館,那我肯定也是要去那裡學習的!”“你自己,加油哦!”說完王多許拍了拍薑浩的肩膀,一邊哼著歌一邊出門去買東西了。薑浩傻愣愣坐在沙發上好半天,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