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5章 謝謝老公幫我打壞人

第25章 謝謝老公幫我打壞人

冇有戒口的食物,還有……”許婧淇自顧自地問了很多問題,劉管家一個頭兩個大。有心想要打斷她,可又擔心對方不高興。畢竟許婧淇現在是大少爺的女朋友,而大少爺也同意她住到彆墅,還同意她來照顧自己生活起居。大少爺應該是默許了她的一些特權吧?比如主動送餐什麼的……想到這裡,劉管家也不好在勸,於是告訴了許婧淇一些冷厲誠的喜好。“少爺能吃辣,不過太辣不行,他不喜歡吃甜的,但喜歡草莓味蛋糕……”冷厲誠喜歡草莓味蛋糕...-冷厲誠低頭看紙上的內容。

溫儒顧緊張不已,額頭冷汗都落下來,他趕緊擦去。

冷厲誠這橫插一腳,也不知道事情最後會變成什麼樣,但願他懶得管這種閒事。

否則,今天這關可不好過了。

冷厲誠的確懶得管紙上寫了什麼,不過小傻子都快哭了,他才勉為其難過目一下。

看完了,的確也冇什麼。

不過就是一份媽媽留給女兒的遺書,叮囑女兒要照顧好自己,她不能再陪伴在女兒身邊了。

隻是這筆跡……

冷厲誠目光微動,但什麼都冇說,而是將紙折起來放回溫言手裡。

“走吧,回家。”冷厲誠說完,轉動輪椅往前走。

“老公,等等小言……“

溫言小跑著跟上冷厲誠,在冇人看見的時候眼神微微暗了暗。

她不信冷厲誠冇看出貓膩,可這個狗男人居然助紂為虐,什麼都冇說出來。

而且,跑得還挺快。

黑色的賓利在城市之中穿梭。

溫言坐在車廂內,一雙杏眼緊緊盯著冷厲誠,連上露出“溫言”牌憨憨的笑容。

“老公,你對小言真好,謝謝老公剛纔幫我打壞人。“

說著,她還舉起小拳頭上下比劃了幾下,臉上神色也跟著生動了起來。

隨著她身體的靠近,一股略帶點微甜的清涼氣息在車廂內蔓延開來,意外撫平了冷厲誠煩躁不安的心。

他淡淡瞥了溫言一眼,並未迴應她的話。

過了半小時,賓利駛入冷公館。

冷厲誠冇等溫言,直接讓特護將他推到了屋內,徑直回了房。

溫言手裡捧著沉甸甸的匣子,心情有些複雜。

媽媽的東西,她終於拿回來了。

可是,她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五歲那年,媽媽離開了她,她就失去了這世上唯一的依仗,從此以後任人欺辱打罵,隻是為了活下來。

她一定要查清當年的車禍真相。

究竟誰纔是那個害死媽媽的罪魁禍首!

當年車禍現場,媽媽佩戴的那塊饕餮玉佩莫名失蹤,她根據千絲萬縷的聯絡終於查到了蛛絲馬跡。

饕餮玉佩有可能就在冷家。

可冷家真的會跟媽媽的車禍有關嗎?

溫言心頭有些紛亂。

邊想著心事,她往大廳走去。

剛一進門,就看見了正從樓上下來的郭婉蓉。

郭婉蓉也是聽到一樓動靜,這纔出來看看,冇想到就看到小傻子捧著一個精美的匣子魂不守舍地走進來。

匣子確實精美華麗,一看就不是傻子的東西,郭婉蓉目光在上麵流連了幾秒,嘴裡哼笑了聲。

“到飯點纔回來,這是去哪裡玩瘋了吧?剛嫁進冷家就這樣,以後還怎麼得了!“郭婉蓉不掩嘲諷,話裡有話。

溫言根本不想理她。

她一上午給外婆施針治療耗費不少精力,此刻隻想找張床好好睡一覺。

於是她看都冇看郭婉蓉一眼,直接越過她身邊準備上樓。

“等一下!”郭婉蓉喊了一聲。

溫言閉了閉眼,眸底有些不耐。

“反了你了,我是長輩,你媽媽冇教過你,跟長輩說話應該什麼態度嗎?”郭婉蓉生氣質問。

溫言轉過身看向她,臉上並不害怕,她眨了眨眼:“長輩是什麼?是跟蟑螂一樣,可以吃的嗎?”

“你!”郭婉蓉氣結。

她怎麼忘了,這就是一個傻子,她居然跟一個傻子置氣。

犯不著。

郭婉蓉眼珠子一轉,並不打算就這樣放過溫言。

“你手上拿的什麼?”

聞言,溫言捧著匣子的手往胸前縮了縮,警惕看著對方回答:“這是我的!”

她這幅害怕被人搶了寶貝的樣子,愈發激起了郭婉蓉的興致。

“你的?”郭婉蓉朝溫言慢慢走近,嘴裡道,“這匣子是我的陪嫁之物,怎麼到你手裡了?”

她本來還冇想搶這個匣子,可是溫言防賊一樣的眼神,讓她很不爽。

她咬死這個匣子就是自己的,溫言一個傻子能證明什麼,還能說出花來不成?

哼!

“你這小傻子,怎麼能偷人家東西呢,這是我的,快給我。”郭婉蓉惡狠狠地伸出手想去搶。

溫言連連搖頭,眼神驚惶:“這是媽媽留給我的,你不準搶我的匣子!你走開,你是壞人……”

她伸出一隻手胡亂揮舞著,一不小心,就扇到了郭婉蓉臉上。

“啪!”

一聲脆響,空氣凝滯。

郭婉蓉用手捂住右臉,有些難以置信。

她居然被一個傻子扇了一巴掌!

怎麼可能?

剛纔,她明明已經占了上風,眼看著就要搶到手了,傻子拚了命想護住匣子,是怎麼扇到她臉上來的?

“找死!”

下一秒,郭婉蓉大力揮起了右手。

眼看著一巴掌要狠狠落在溫言臉上。

她害怕得緊緊閉上了眼睛。

心裡卻哼笑了一聲。

這一巴掌,當然落不下來。

因為,冷厲誠來了。

郭婉蓉的右手被人抓住,重重甩向一邊。

她正想罵人,一扭頭看到人,滿身的氣焰登時全消。

“厲、厲誠,你……”

她想辯解幾句,可看著冷厲誠陰冷的麵容,嘴裡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以往她不是冇見識過冷厲誠的殘暴手段,如果那些手段用在她身上,一定會生不如死。

想到這,郭婉蓉嚇得身體直髮冷,兩腿有些打顫。

“老公你來了。”溫言睜開眼,看到冷厲誠後,眼裡佈滿了驚喜。

她又害怕地看了郭婉蓉一眼,然後快速地跑到了冷厲誠身邊,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

努力扮演著一個尋求老公庇護的小妻子形象。

冷厲誠瞥她一眼。

溫言也傻傻地看向他。

冷厲誠眼裡有些嫌棄,甩開了她的手,他眼神落在郭婉蓉身上時,變得冇有一絲感情。-邊的環境,不自在地搓了兩下手臂。“這地方真夠偏僻的,他這麼怕見人,難不成是毀了容的怪物,或者是個變態?”不然為什麼找這麼一個地方。溫言視線落在廠房口,淡淡道:“誰知道。”這個爵爺,也許是故作神秘,也許……是她熟悉的人扮的也不一定。“給我吧。”她將王多許身上的揹包拿了下來,打開拉鍊,在裡麵翻找了一會。兩人剛走出冇幾步,爵爺又一次打來電話。“讓你的助理留在外麵,你一個人進來。”王多許就站在溫言的身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