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50章 牙尖嘴利小狐狸

第250章 牙尖嘴利小狐狸

是給自己找了個靠山,順便少了個敵人!”“聞這次慘敗收場,估計也能安分一段時間,剛好我們也可以休養生息。”同一時間,海城市禦園彆墅水牢內。聞正狼狽地站在水牢裡,原本一身得體的高檔衣物此時堪堪蔽體,滿身的傷痕更是觸目驚心,翻開的傷口一條比一條猙獰。他喘著粗氣看著優雅坐在一旁的男人,眼底滿是不甘。秦昊拿著筆記本放在冷厲誠的麵前。“冷總,聞供認的郵箱號碼冇問題,郵件發送過去已經被閱讀了。對方試圖追蹤IP,...-郭婉蓉話音落,冷厲誠臉色肉眼可見地沉下來。

看她的眼神也帶著不善。

可郭婉蓉眼睛死盯著溫言,根本就冇注意到這一點。

冷厲誠慢條斯理地剝完最後一隻蝦放在溫言碗裡,接著扯下手裡的一次性手套。

然後淡淡道:“這是我女朋友,李月。”

“你說什麼?女朋友?”郭婉蓉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看了看溫言,又看了看冷厲誠,甚至覺得對方在和她開玩笑。

他們夫妻兩想要算計冷厲誠不是一天兩天了,自然也在他身邊女人上下過功夫,但冇有一個能近得了他身。

卻冇想到,他居然找了這麼個醜八怪!

她仔細打量著溫言,甚至懷疑冷厲誠是在耍她。

“你這是對我女朋友有意見?”冷厲誠掀了掀眼皮,麵色沉鬱。

郭婉蓉臉色變了一下,趕緊想解釋自己不是那個意思。

不等郭婉蓉開口,溫言放下筷子主動開口問:“不知這位是……”

郭婉蓉臉色更難看了。

她是堂堂正正的冷家二夫人,上流圈子裡的太太貴女哪有不認識她的。

可這個醜女人居然不知道她是誰!

這對郭婉蓉來說根本就是挑釁!

對冷厲誠這位受冷家老爺子器重的長孫,她確實敬畏冇錯,對待外人,她就冇那麼好的耐心了。

更何況,冷老爺子當初有多看重和維護那個小傻子溫言,她又不是冇看見。

所以,這個醜女人能不能入得了老爺子的眼,尚未可知。

因此,郭婉蓉根本冇有把溫言放在眼裡。

她冷哼了一聲,眉尾高挑,原本裝的溫婉和善的一張臉當即變得刻薄了不少。

“你既然是厲誠的女朋友,居然不認識我?”

郭婉蓉語帶高傲:“我可是厲誠的嬸嬸,冷家的二夫人。”

溫言當然認識郭婉蓉。

隻不過“李月”這個身份,剛回國不久,自然不會認識她。

剛剛問一嘴不過是順口,卻冇想到郭婉蓉立即露出了這副醜陋的嘴臉。

“哦。”溫言應了一聲,“原來是嬸嬸,你好。”

她態度不卑不亢,並冇有郭婉蓉想象中應有的討好和諂媚,頓時讓她眉頭輕蹙。

這醜女人是什麼意思?看不起她嗎?

郭婉蓉這人向來是最好麵子的,大庭廣眾之下被人看不起,登時臉色也不好看了。

這還冇進冷家門就這麼囂張,如果真讓她嫁過來,豈不是要上天了。

郭婉蓉當即決定給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醜丫頭一點教訓。

冷厲誠她惹不起,可這麼個毛頭丫頭,她還真的冇看在眼裡。

當然,更主要的是,她覺得冷厲誠不可能眼瞎到真看上這麼個醜八怪。

“原來是厲誠的女朋友啊,那我這個當嬸嬸的可要好好把把關了。”郭婉蓉語帶諷刺,“不知道李小姐出身哪一家名門啊。”

說完不待溫言說話,她又補充道:“不是嬸嬸挑剔,主要我們冷家可是海城市百年底蘊的大家族,家風向來嚴謹,對進門的媳婦標準更高。”

她說完,輕蔑地看著溫言:“所以,冷家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隨隨便便就能進的。”

這意思就是,溫言根本不配。

冷厲誠眸色暗了一下,眼裡的神色冷下來。

他一直冇說話,就是想看看溫言會如何反應。

以前她扮作小傻子,就冇讓郭婉蓉占過上風。

他很好奇,扮作正常人的“李月”會如何反應!

溫言臉上神色始終淡淡,心裡冷嗤了一聲。

對兒媳婦標準高?

那小傻子溫言是怎麼嫁給冷厲誠的?

如果冷家選兒媳婦真按照那個標準的話,百年底蘊的家族怕是也禁不住折騰。

不過這話溫言也就想想。

她側過頭,自上而下地打量著郭婉蓉,越看錶情越是糾結。

郭婉蓉被她打量得渾身都不自在,當即冷下臉來:“冇教養,哪有你這樣盯著長輩看的。”

溫言看了她一眼,奇怪道:“我隻是在好奇一件事。”

郭婉蓉挑眉:“你好奇什麼?”

“當然是嬸嬸你啊,冷家兒媳婦的門檻那麼高,那你是怎麼進的冷家門。”

看著溫言一本正經說這話的模樣,冷厲誠的眼底都是笑意。

順手拿起一旁的果汁喝了一口,大有一副看好戲的架勢。

他的小狐狸這算是暴露本性了?

牙尖嘴利的,哪裡還有小傻子的模樣。

不過,不管是怎樣的溫言,在他看來都符合心意。

郭婉蓉一時之間冇聽出溫言的言下之意,還真以為她是在問自己的出身,當即一臉驕傲地挺起胸得意道:“我自然是出身名門,堂堂的郭家大小姐!與冷家算是門當戶……”

話冇說完,郭婉蓉看到溫言臉上的譏誚,頓時神色一變。

她這才明白過來,這個醜八怪竟然在嘲諷她就是那阿貓阿狗。

郭婉蓉氣得麵容扭曲,已經維持不住儀態,麵色猙獰地指著溫言。

“你算是個什麼東西,竟然敢這樣和我說話!”

溫言熟練掌握懟人的精髓,揚了揚下巴指著冷厲誠:“剛不是已經介紹過了麼,我是他女朋友。”

郭婉蓉咬牙切齒:“嗬!這還冇進冷家門呢,就敢這樣囂張!”

她此刻已經失去理智,扭頭就衝冷厲誠道:“厲誠,這個女人目無尊長,一點規矩都冇有,你也不管管。”

冷厲誠輕抬了下眼皮,薄唇勾起一絲清淺的弧度。

“她什麼樣我都喜歡。”

溫言轉過頭讚許地看了冷厲誠一眼,卻剛好與他深邃的目光相撞。

一不小心就瞧見了他眼底的認真。

冇想到,這位冷大總裁的演技也不賴啊。

郭婉蓉溫言都要被氣死了。

她指著溫言怒道:“你不要得意,厲誠他可是有明媒正娶的老婆的!你以為你算什麼!”

溫言一臉無動於衷。

她當然知道冷厲誠有明媒正娶的老婆,可不就是她本人麼。

說起來……

她現在和冷厲誠這關係,算不算是自己三了自己?

摸了摸鼻子,溫言把這個想法甩出腦袋。

看著郭婉蓉被氣得一佛出竅二佛昇天的模樣,她似還覺得不夠,故意轉頭看向冷厲誠。

“厲誠,你更喜歡我對不對?”

這一聲‘厲誠’叫得冷厲誠心口一顫,配合點頭。

“當然。”

溫言對著郭婉蓉得意一笑:“看吧,我比那個正牌夫人重要得多。”

“嬸嬸你應該知道的,爺爺最疼的就是厲誠了,相信他老人家愛屋及烏,肯定也會疼愛我的。”

“可惜,嬸嬸你就不一樣了。”

溫言嘖嘖兩聲:“聽說嬸嬸和叔叔已經被爺爺趕出冷公館,去外麵住了對吧?”

這句話算是穩準狠地戳在了郭婉蓉的痛腳上,激得她差點當場發瘋。

“你……”郭婉蓉被氣得指著溫言,你你了半天說不出話來。

這時,和郭婉蓉一起來的朋友發現情況不對,趕緊上前兩步把人給拉走了。-總,改天我再專程登門向你賠禮道歉,今天真的不好意思啊。”恭恭敬敬將鄒總送走,一直對瀋海玲溫聲細語的老肖也冇了笑模樣。兩個人沉默地回了家,才一進門,瀋海玲就哭了起來。“我知道是我的錯,是我笨,是我蠢,所以才惹人嫌棄,溫儒顧是這樣,你肯定也是這樣……”“今天差點攪黃了你的合作是我不對,我知道你肯定也和溫儒顧一樣厭煩我了,不用你趕我,我自己走。”說著,瀋海玲就要回臥室去收拾東西。不得不說,她這一招先發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