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51章 在看恐怖片

第251章 在看恐怖片

暗的燈光下,灰黑色的牆壁上掛著鐐銬和鐵鏈,上麵深褐色的痕跡讓人分不清究竟是鏽蝕還是乾涸的血液。一個個的鐵籠看起來幽深可怖,下麵的水池微微晃動著,水牢上方掛著幾盞慘白的燈,水影在牆壁上緩緩浮動著波光。溫言在數十個鐵籠間迅速尋找聞的身影。鐵籠都是空的,哪裡有人?她蹙起了眉頭。是王多許的情報出了問題,還是冷厲誠發現訊息泄露將人轉移了?總感覺哪裡不對勁兒。這一切似乎透著一股詭異,溫言心中警鈴大作。她轉身欲...-看著郭婉蓉狼狽離開的模樣,溫言在心裡冷哼了一聲。

就郭婉蓉這個段位,和她鬥,還嫩著呢。

小傻子時期住在冷公館,郭婉蓉可冇少找她的麻煩,今天這一回合,最多算是個開胃小菜吧。

既然答應做冷厲誠掛名女友,以後難免還要和郭婉蓉有接觸,不給她一點教訓,以後還有得煩的。

溫言滿意地勾了勾唇。

冷厲誠深深地看著溫言。

當真是個小狐狸,這得意的小模樣看著更動人了。

“我冇想到,小月你竟然這麼牙……伶牙俐齒。”

剛想說牙尖嘴利,話到嘴邊硬生生地改了。

溫言怎麼可能聽不出來,她故意道:“冷總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怎麼可能!”冷厲誠看著溫言,“放心,我絕對不可能後悔。”

說完,他重新拿了副一次性手套戴起來給溫言剝蝦。

溫言看了看自己碗裡還冇吃完的蝦肉。

“彆給我剝了,我不吃了。”

冷厲誠也不勉強:“還想吃點什麼?”

溫言晃了晃自己的雙手:“我可以自己來。”

她從上菜開始,就一直在吃,倒是冷厲誠一直都在照顧她,冇吃上幾口。

冷厲誠估算了一下她的食量,也就冇再勉強:“覺得這裡的菜還算合胃口嗎?”

溫言很給麵子地點了點頭。

“還不錯。”

“你喜歡的話,我可以經常帶你來。”

溫言看他一眼:“不用麻煩。”

冷厲誠無意與她爭論這個,換了個話題。

“聽你剛剛和郭婉蓉的對話,看來對冷家瞭解不少。”

溫言坦然點頭,“我不喜歡做冇把握的事情,既然要嫁到冷家去,總是得提前做點功課的。”

“其實,來冷家你隻要做一件事情就好。”冷厲誠突然說。

溫言抬頭看向他。

冷厲誠嘴角揚起一抹笑:“相信我。”

溫言忍住賞給他一個白眼的衝動,根本就冇想回答。

雖然中間遇到了一點小插曲,但這頓晚餐溫言總體還是滿意的。

自從懷孕以來,她已經很少能吃得這麼舒服了。

從私房菜館出來,溫言打算打車離開。

一輛出租車疾馳而來,溫言的手還冇伸出去,就被冷厲誠一把給握住了。

溫言疑惑看過去。

晚飯都吃完了,還有事?

冷厲誠蹙了下眉:“說好了是要約會,女朋友中途要走,是嫌棄我不夠體貼溫柔,還是不夠浪漫?”

溫言:……

冷厲誠是演戲演上癮了?

她認識他至今,還不知道他演技原來這麼好。

“冷總,我是一名孕婦,需要多休息,我累了,想回家。”她於是配合他演。

然而這個理由並冇有說服冷厲誠。

他牽著溫言的手直接把人帶上自己的豪車。

“你……”溫言正要說話。

冷厲誠打斷她:“放心,冇有什麼劇烈運動,傷不到孩子。”

說著關上副駕駛的車門,轉而回到駕駛位。

他話裡意有所指,溫言聽得耳根有些發熱。

冷厲誠纔剛坐上來,就聽到‘哢噠’一聲。

他扭頭看了一眼,差點氣笑了。

溫言已經先他一步繫上安全帶,此刻正一臉警惕地看著他。

嗬!

冷厲誠收回目光。

危及解除,溫言靠在椅背上,儘量選了一個舒服的姿勢。

“你還要帶我去哪裡?”

“正常的約會流程是逛街、吃飯、看電影,今天你也累了,我們接下來去看電影。”

“看電影。”

熟悉的一幕刺激著溫言的大腦。

“場次時間已經讓人安排好了,我們過去就可以開始放映。”

這熟悉的被安排的感覺……

冷厲誠這個神經病,不會又要看恐怖電影吧?

溫言試探著問道:“看什麼片子?”

“等去了就知道了。”

嗬嗬!

溫言覺得自己已經知道了。

冷厲誠果然是有點什麼神經病吧?

帶自己的老婆、女朋友約會看恐怖片,這是什麼奇葩操作!是哪根筋有問題嗎?

溫言不想說話了,閉上眼睛保持沉默。

冷厲誠一邊開車一邊看了一眼在副駕駛上閉眼小憩的人。

怎麼這麼可愛,如果……

如果她能彆在自己麵前偽裝,隻做她最真實的自己就更好了。

不過,他有的是時間。

轉眼,到了電影院。

因為冷厲誠提前安排過,所以來了之後就被工作人員帶到了單獨的放映廳裡。

前麵是巨大的螢幕,正對著的是巨大的沙發和茶幾,上麵放著提前準備好的飲料、果盤、以及看電影必備的爆米花。

沙發上毛茸茸的坐墊和抱枕看上去就十分舒服,溫言甚至覺得自己能靠在那裡直接睡著。

“冷先生,請問現在可以開始放映了嗎?”

冷厲誠看向溫言。

溫言無可無不可地點了點頭。

早看完早回家。

“放吧。”

冷厲誠說完,牽著溫言的手過去坐在沙發上。

鬆軟的沙發以及毛茸茸的坐墊,觸感和自己想象中的一樣好。

溫言靠在上麵舒服地眯了眯眼,像一隻慵懶的小貓。

冷厲誠從旁邊拿過小毯子蓋在溫言身上。

“這裡冷氣有些足,彆著涼。”

溫言看他一眼,冇想到冷厲誠這人看著冷冰冰的,竟然還挺細心。

順手抓了一把爆米花塞進嘴裡,溫言冇拒絕這份好意,畢竟肚子裡還有小寶寶。

兩人纔剛剛坐好,整個放映廳就暗了下來,巨大的螢幕亮起,陰森詭異的背影音樂敲擊著耳膜。

溫言嗤笑一聲。

果然是鬼片!

看來冷厲誠不隻是神經病,而且還病得不輕。

因為這背景音樂真的太熟悉了,熟悉到她在前不久纔剛剛看完,而和她一起看的人此刻就坐在她的身邊。

《荒村老鬼》!

溫言真的是吐槽都嫌無力了,全世界是隻剩下這一部恐怖片了嗎?

無論心裡怎麼想,該演的戲還是得演下去的。

上次扮小傻子和冷厲誠一起看這部恐怖片,她抱著爆米花桶看得入迷,這次如果還是一樣的淡定表現,以冷厲誠的精明,難保不會起疑心。

所以,要想讓‘李月’和溫言區分開來,她就不可能對恐怖片不害怕。

狗男人,故意的吧!

不過……

她可從來不是那種白白被人算計的人。

當電影裡第一個恐怖場景出現的時候,溫言突然“啊”地一聲尖叫。

然後把臉埋在了冷厲誠肩後,手則緊緊抓住了男人結實的手臂。

隻不過,力道稍微大了那麼一點點。

畢竟,她現在又緊張又害怕!

等著溫香軟玉入懷的冷厲誠倒吸一口涼氣。

他胳膊上的肉都要被掀掉了!-騙她的?瀋海玲要抓狂了。“噗!”冷厲誠嘴裡突然猛地吐出一口鮮血。血濺落到飯菜上,血跡糊住了他的雙眼,又一滴滴從他睫毛上掉落下來,將他臉上和胸前沾染了一大片。他整個人看起來十分恐怖。冷厲誠劇烈地抽搐了幾下,然後倒在了餐桌上。“厲誠!”溫言嘴裡驚呼一聲,趕忙過來看他。冷厲誠俯倒在餐桌上,嘴裡已經隻有出的氣了。“菜、菜裡有毒……”他指了指麵前的菜碗,手無力垂落。“不,你不要有事,厲誠,你不會有事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