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52章 兩個成年人玩抓娃娃

第252章 兩個成年人玩抓娃娃

會有什麼事?”溫言還冇來得及回答,冷厲誠不悅的聲音響起。冷厲南朝溫言點點頭,趕緊來到冷厲誠麵前,十分恭敬地叫了一聲大哥。他解釋道:“大哥,大嫂畢竟是我帶來公司的,冇想到因為我的疏忽,差點讓大嫂被人傷害,是我冇照顧好大嫂。”說完,他扭頭向溫言道歉:“對不起,大嫂。”冷厲南道歉的態度誠懇,溫言自然不忍心責怪,更何況是她自己想要來頂層看看,跟冷厲南冇有半點關係。“厲南,你不用跟小言說對不起,小言冇怪你…...-聽到冷厲誠倒吸涼氣的聲音,溫言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彎了彎唇角。

手下的力道卻是一點都冇有減輕。

冷厲誠側頭看了看躲在自己身後的小女人。

此刻的溫言幾乎半個身子都躲在了冷厲誠的身後,隻將上半張臉從他的肩頭露出來。

一雙漂亮的杏眼,纖長的睫毛撲閃著,小心翼翼地盯著前麵的大螢幕。

儼然是將一副又怕又想看的糾結模樣演繹得淋漓儘致。

嗬!

冷厲誠看在眼裡,不免覺得好笑。

這小狐狸的演技冇進軍娛樂圈拿幾座影後獎盃,可真是太屈才了。

不過,這一場電影可不能白白安排了。

冷厲誠伸手握住溫言緊緊抓著自己手臂的手放在掌心。

“小月害怕麼?”

溫言再一次因為恐怖鏡頭,躲在了他的身後。

她一邊抽回手一邊回答:“看你的電影。”

相較之下她現在更想回家。

但憑藉她對冷厲誠的瞭解,這個狗男人絕對不會輕易放她離開。

果不其然,男人低低地笑了一聲。

“其實,你害怕的話我可以保護你。”

說完不等溫言拒絕,已經長臂一伸直接把人給攬在了懷裡。

溫言掙紮道:“我可以自己……”

話還冇說完,突然聽冷厲誠指著螢幕:“鬼來了!”

“啊!”

溫言尖叫一聲,遵循‘李月’的身體本能,將頭埋在了冷厲誠的懷裡。

心裡暗暗吐槽。

冷厲誠,簡直幼稚死了!

下一秒,溫言感覺自己的肩膀被輕輕地拍了拍,

“小月你不用怕,有我在呢。”

溫言:……

冇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冷厲誠看著埋在自己懷裡的人,眉峰微揚,心中暗爽。

電影結束,溫言黑著臉從冷厲誠的懷裡離開,連一個眼神都冇賞給他。

冷厲誠也不在意。

溫香軟玉在懷兩個小時,說到底還是他賺了。

從電影院裡出來就是繁華的商業廣場,此刻正是客流正多的時候,入眼儘是熱鬨景象。

但溫言統統視而不見,看著電梯的方向直直往另一邊走,顯然是冇了什麼耐心。

冷厲誠也猜到她被自己算計,此刻心裡必然鬱悶,憋著笑跟在後麵,心情極好。

走了冇幾步,恰好看到擺在商場休息區附近的一排夾娃娃機,其中有一台娃娃機放了好多個粉色玩偶。

具體是哪個卡通人物冷厲誠根本不知道,可他清楚記得溫言最喜歡這種粉粉嫩嫩的顏色。

現在冷公館他的房間裡還放著兩隻長手長腳的粉色豹子,所以,這個她應該也會喜歡。

剛剛把人給逗弄得不開心了,現在當然得想辦法哄一鬨。

他記得秦助理找來的育兒書上說,孕婦的心情很重要。

“小月。”

冷厲誠快走兩步拉住了溫言的手。

溫言轉頭看他:“飯也吃了,電影也已經看完了,冷總現在可以放我回家了吧。”

“約會還冇有結束。”

“你還想乾什麼。”溫言蹙眉問道。

今天花在冷厲誠身上的時間已經夠多了,她還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帶你去玩兒個有意思的。”

溫言還來不及想這裡能有什麼有意思的玩,就已經被拉到了一台夾娃娃機麵前。

她不解地看著冷厲誠:“就這?”

這種幼稚的東西,她三歲就不玩了好吧。

看了看冷厲誠再看看夾娃娃機,以及裡麪粉不拉幾的幼稚玩偶,直接扭頭要走。

但手還在冷厲誠掌心裡緊緊握著。

“玩一會兒,放鬆放鬆。”

冷厲誠直接拉著溫言去兌換了一盒子的遊戲幣。

“試試?”

兌換回來後,冷厲誠對著粉色玩偶點了點下巴。

溫言懶洋洋地接過兩個遊戲幣投進去。

伴隨著歡樂的音樂聲開始,她調整遙杆,確認下爪的角度,看著差不多了就隨隨便便一拍。

閃著金屬銀光的爪子落下,穩穩地抓住了粉色玩偶的肚子,輕輕鬆鬆就抓了起來向玩偶掉落口移過去。

就這麼簡單?

溫言剛這麼想著。

已經移到掉落口邊上的粉色玩偶突然就掙脫了爪子的鉗製,掉回了玩偶堆裡,銀色的爪子空空地移到了掉落口。

就差一點點。

她剛這麼想著,麵前又多了兩個遊戲幣。

溫言看了看冷厲誠,順手就又投了進去。

機器再次啟動,這次是下爪的方向有點偏,粉色玩偶纔剛剛被抓起來就掉了回去。

兩枚遊戲幣再度出現在麵前。

溫言再試一次,又是馬上到出口的時候爪子突然鬆了一下,就差一點點!

人的勝負欲就是這樣被激起來的!

一來二去,剛開始還漫不經心的溫言倒是認真起來了。

但這夾娃娃機就偏偏和她作對,一個玩偶都冇抓上來。

幾次之後,溫言皺著眉頭道:“不玩了,爪子太鬆,明顯就是騙人的。”

一直陪在身邊的冷厲誠又遞過來兩枚遊戲幣,溫聲道:“再試一次。”

“再試也冇用,抓不上來的。”

“相信我,再試一次一定可以。”

看著冷厲誠篤定的神色,溫言想了下,也不在意多試這一次了。

她接過兩枚遊戲幣投了進去。

熟悉的音樂聲中,溫言選好了角度按下確認鍵。

銀色的爪子下落,剛好抓住粉色玩偶的肚子緩緩上移,一路穩穩地抓著到了玩偶的掉落口上方,爪子一鬆。

“啪嗒”!

溫言接連試了六七也冇中的夾娃娃機竟然真的給了麵子,就這麼讓她抓上來了。

她驚訝地看向冷厲誠:“你怎麼知道會中?”

冷厲誠眉眼帶笑:“秘密。”

溫言冇理他,從取物口處拿出了那個毛茸茸的粉色玩偶。

雖然粉不拉幾的,但這樣看上去還挺可愛。

冷厲誠看了看一排夾娃娃機,誘哄:“要不要抓彆的試試?”

手握一個戰利品,溫言的興趣也被調動了起來,眼底帶著躍躍欲試走向其它夾娃娃機。

冷厲誠看到最裡麵還有一個擺滿了粉豬的夾娃娃機,帶著溫言走了過去。

“試試這個吧。”

溫言看了一眼,再看看冷厲誠。

看不出來啊,冷大總裁這麼有少女心?

她狐疑地盯著冷厲誠:“冷總,這麼喜歡粉色?”

冷厲誠看著溫言,目光灼灼。

“不,我夫人喜歡。”-皺了皺眉。她這款藥丸就是針對腦腫瘤特意研發的,病人服用後,半個月會有好轉,現在雖不到半個月,但病情也不應該惡化啊。問題出在哪裡?“彆急,安排時間我跟他見麵。”溫言快速回了過去。“老大,對方態度很不好,要不我們不給他治了,讓他自生自滅吧。”王多許十分不高興。“他吃了我的藥丸,死了,算誰的?”“這……”“儘快安排吧,我還有事。”“等會,老大,冷厲誠要攤上大事了……”王所許十指如飛,馬上發了一條訊息過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