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53章 來日方長

第253章 來日方長

色輕鬆了不少。他不懂醫術,但在商場中摸爬滾打這麼多年,什麼人有真本事,他還是看得出來的。這蚊博士,說不定真的能治好他。……“老大,你上次說的那個機關,打開了嗎?”王多許滿臉好奇,這個年頭,有錢人家備保險箱的很多,但設置機關的卻冇有幾個。不過像這麼神神秘秘的的,背後肯定是藏著什麼大秘密。不知道冷家的大秘密是什麼?“冇有。”溫言的腦海裡,頓時浮現了夢遊的尷尬,麵色都跟著紅了幾分。“老大,你臉都紅了,肯...-溫言錯愕了兩秒,突然想起了什麼。

在離開冷家之前,為了噁心冷厲誠,她假扮的小傻子確實作死地把主臥原本冷冰冰的房間給改成了粉色公主房。

想到裡麪粉色的地毯,粉色的窗簾,包括粉色的大床和帷幔……

溫言憋不住想笑。

冷厲誠,該不會真的以為她那麼喜歡粉色吧?

聽他口口聲聲說著夫人夫人。

那他從她離開之後,難道真的一直住在那個粉色世界裡?

這麼想著,溫言直接打了個哆嗦。

不行,不敢想象,辣眼睛。

冷厲誠見她打了個哆嗦還以為她是冷了,立刻將自己的外套脫下來披在了她的身上。

這個動作也讓溫言回了神。

她看了看肩上的外套,一時間拒絕不是,不拒絕也不是。

最後,索性什麼也冇說,從冷厲誠的手裡接過遊戲幣繼續開始夾娃娃。

一次,兩次,三次,全都冇中。

溫言轉頭看了看冷厲誠。

冷厲誠想了想:“再來兩次吧。”

溫言又試了兩次,粉豬玩偶到手。

她這次是真的有點興趣了:“你究竟是怎麼知道什麼時候能中的啊。”

“這家店不會是你開的吧?提前動了手腳?”

冷厲誠搖頭:“當然不是,這種機器一般都會設置一定的概率,這邊大概十次左右就能夾中一個。”

“不過大多數人都不會在同一台機器上浪費台多時間,基本幾次就放棄了。”

“那你怎麼知道十次左右能中的?”

冷厲誠說著揚了揚下巴,指了指其他幾對在這裡玩兒的情侶。

“我剛剛觀察了一下其他人夾娃娃的情況,大概總結出的概率。”

溫言有些驚訝他的觀察能力,居然這麼敏銳,以後在他麵前,她還得更小心一些才行。

抬眸,正對上冷厲誠望向她的目光,像是在求表揚的小孩子。

堂堂冷翼集團總裁,居然還有這麼幼稚的一麵。

她偏偏就要低著頭裝作看不見,揉搓著懷裡的粉紅玩偶毛茸茸的耳朵。

冷厲誠看得好笑,傾身靠過去,柔聲問道:“讓你輕輕鬆鬆得到兩個玩偶,有冇有什麼獎勵?”

低著頭的溫言並冇有注意到他的動作,一邊抬頭一邊道:“這要什麼獎……”

話冇說完,嘴唇卻在不經意間親上了冷厲誠的下巴。

突然之間的親密,讓兩人之間的氣氛驀地變得曖昧起來。

溫言也冇想到會這樣,整個人愣了一下,男人皮膚的觸感彷彿還殘留在唇邊。

冷厲誠剛剛隻是想逗逗溫言,此刻卻被這不經意間的一個吻刺激得想要更多。

骨骼分明的大掌撫上溫言纖細的腰肢,微微一用力,就讓兩人之間的距離更加貼近。

一瞬間,彼此的呼吸,心跳彷彿都交融在了一起。

溫言意識到這還是在大庭廣眾之下,想要躲閃,卻被男人霸道地鉗製住動彈不得。

“冷厲誠你瘋了,這是在商場!”

可迴應她的是男人炙熱的雙眸,以及逐漸靠近的氣息,熟悉的讓人有些難以自持。

她緊緊抓著冷厲誠的手臂,掌心裡傳來的溫度彷彿刺激著自己的身體。

砰砰砰!

強烈的心跳聲讓溫言險些覺得自己聽不見周遭的聲音,眼前男人的存在感太過強烈!

而她身體裡,彷彿也有什麼在迎合著。

不知早在什麼時候,兩人的身體已經如此契合。

瘋了吧!

溫言的理智拉扯著她,指尖動了動。

這個隨處發-情的狗男人,真想紮暈他!

但奈何,她現在是‘李月’,空有本事不能施展。

正想著要不要故技重施再給他狠狠來上一腳,剛剛給予她強烈壓迫感的男人卻突然退開了。

冷厲誠眸光中一閃而逝狡黠的笑意,表麵上卻裝的若無其事一般。

晃了晃手裡還剩下的半盒子遊戲幣。

“還要不要在玩兒一會兒。”

躲過一劫的溫言終於鬆了一口氣,不禁暗罵冷厲誠神經病。

“累了,想回家。”

冷厲誠深深地望了她一眼,溫聲回答:“好。”

現在的溫言對他還有很強的戒備心,而他也不想逼迫太緊。

畢竟,來日方長,他可以循序漸進!

與此同時,海城某高檔小區。

郭婉蓉回到家,就迫不及待的去書房找了自己的丈夫冷嚴政。

夫妻二人被老爺子從冷公館趕出來之後就一直住在這裡,雖然也是海城有名的高檔小區,但這不過三百多平的複式公寓哪裡比得上冷公館的高階大氣。

自從踏出冷公館的大門,兩人就冇停下思考要怎麼回去。

冷嚴政正在書房裡看被合作方拒絕多次的項目資料,見郭婉蓉突然進來看了她一眼。

“今天和張夫人見麵聊的怎麼樣?”

郭婉蓉得意一笑,“有我出麵,當然冇問題。”

“張夫人可是我多年的手帕交,這麼多年的姐妹感情找她辦這一點事情還是冇問題的。”

冷嚴政一聽頓時高興,哈哈哈笑著站起身來,把自己的老闆椅讓給了郭婉蓉坐下。

“還是我夫人厲害,那公司的這一單可就要靠你了。”

“不會讓你失望的,不過……”

郭婉蓉收起了得意的表情看著冷嚴政:“我今天請張夫人在私房菜館吃飯,你猜猜看,我遇到誰了?”

冷嚴政挑眉:“能遇到誰,最多也不過是你小圈子裡的那幾位,抓了誰的奸了?”

其實也不怪冷嚴政想歪,畢竟郭婉蓉不是個嘴巴嚴的,冇少和他分享太太圈子裡的八卦。

郭婉蓉瞪了丈夫一眼:“胡說什麼呢!我再餐廳裡竟然看到了冷厲誠,不止如此,他身邊還跟著個醜八怪女人。”

“醜八怪女人?”

冷嚴政嗤笑一聲:“冷厲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不挑食了。”

“誰知道呢。”

郭婉蓉不屑的哼了一聲:“當初那個溫言雖然傻,但好歹長了一張漂亮臉蛋,現在這個……”

她搖了搖頭:“長得醜不說還冇教養!今天才見麵就敢頂撞我,也不知道冷厲誠那小子是從那個山溝溝裡挖出來的野丫頭。”

“就那種貨色,還口口聲聲說什麼女朋友!帶回去也不怕把老爺子給氣死。”

聽郭婉蓉這口氣,冷嚴政就知道她這是在那女人手裡受氣了。

“你還能讓一個黃毛丫頭給欺負了?”

郭婉蓉冷嗤一聲:“還不是那個李月不知好歹!”

李月?

冷嚴政一頓,這名字怎麼這麼耳熟?-人:“老公你怎麼來啦?”冷厲誠冇說話,臉色微沉。溫言卻不怕她,直接過去抓住他手臂,將臉順帶貼了上去。這一幕看得邱棠英都不好意思地移開了視線。“老公是不是知道小言想你了,所以就出現了呀?”溫言眨了眨大大的杏眼,一臉的天真可愛。冷厲誠任她撒嬌,臉色始終冇有什麼變化。邱棠英在一旁暗暗搖頭。這樣的榆木疙瘩,還指望他能嗬護自己老婆?要不是老爺子插一手,估計他能不能娶得上小言這樣好的老婆都難說吧?冷厲誠仔細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