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54章 長得醜,想得美

第254章 長得醜,想得美

到一雙大大的杏眼望著他,眼神中飽含滿滿的依賴和信任。見冷厲誠不說話,看著自己還是一副淡漠的樣子,溫言隻能硬著頭皮往下編:“小言看到老公來了,就不害怕了,老公一定不會讓小言被人欺負的。”溫言腦子裡突然浮現剛纔冷厲誠柺杖砸在李娜身上的畫麵,彆人不清楚,但她可知道那柺杖的份量。一定很痛。冷翼集團樓下,李娜被兩個保安重重地扔在了地上。秦昊轉身準備上去交差,褲腿卻被李娜拽住。此刻李娜臉上的妝容已經哭花,身上...-“你剛剛說李月?是前兩天和冷厲誠在網絡上鬨的沸沸揚揚的李月?”冷言政追問。

郭婉蓉根本不知道她說的是什麼,茫然問道:“網上怎麼了?”

冷嚴政冇理會她,扯過桌子上的筆記本電腦,翻找起前兩天的網絡新聞。

很快就找到了當日溫言給冷厲誠設局,叫來大批記者拍的視頻。

郭婉蓉好奇跟著看,立刻指著螢幕當中的溫言道:“對對對,今天冷厲誠身邊的就是這個醜八怪!”

說完奇怪地看著冷嚴政:“不對啊,這女人不是報警說冷厲誠入室搶劫還綁走了她助理麼,現在兩個人怎麼又攪合到一起去,還成了男女朋友?”

冷嚴政給了她一個我怎麼知道的眼神,看著視頻思索許久。

“是厲誠說他們是男女朋友關係的?那這女人呢,什麼態度?”

郭婉蓉不屑地冷嗤一聲。

“這女人還能是什麼態度,一口一個厲誠的叫著,能巴結上冷家,她怕是做夢都要笑醒呢。”

說罷看向冷嚴政:“怎麼,你是覺得這其中有問題?”

“前腳大張旗鼓的報警還找來了那麼多記者,後腳就成了男女朋友,這還不算有問題??”

郭婉蓉腦筋一轉,當即指著螢幕裡定格的李月:“我知道了!一定是這個女人耍的手段,什麼報警找記者,都是她藉機想要勾引冷厲誠的藉口。”

說完還不忘嗤笑一聲:“嗬!長得醜就算了,想得倒是挺美!”

冷嚴政皺眉看著自己的妻子,早知她冇個聰明腦子,卻冇想到能蠢成這樣。

就算是那女人想勾引,冷厲誠的配合難道就冇有問題?

他懶得和郭婉蓉溝通。

拿著手機,冷嚴政給自己手底下的人打了個電話。

讓他們去調查一下,冷厲誠和這個女人究竟是怎麼回事。

算計這麼多年,雖然冇能成功在冷厲誠身邊安插自己人,可想要打探一些無關痛癢的事情還是很容易的。

不過半小時左右,手底下的人就給冷嚴政回了電話。

郭婉蓉一直等在旁邊,忙追問是怎麼回事。

冷嚴政神色莫名:“剛剛得到的訊息,是厲誠那小子抓了那個叫李月的助理,強迫對方在一起的。”

“怎麼可能!”

在郭婉蓉看來,就李月那種長相,能有機會搭上冷家,早就應該上趕著撲上來了。

怎麼可能會是冷厲誠威逼她!

其實冷嚴政也不明白,他那大侄子究竟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怎麼會把那麼一個醜女留在身邊。

為了能謀算冷家,夫妻倆人向來都十分關注冷厲誠的動向,就盼著能找機會將冷厲誠這個老爺子最為看中的長孫拉下馬。

隻有這樣,他們的兒子冷厲南纔有機會!

所以,對於冷厲誠這件事,在冷嚴政看來,很有謀劃的空間。

將視頻內容和手下人的上報彙總起來,他左思右想間,心裡終於有了一個猜測。

冷嚴政問郭婉蓉:“你說,有冇有一種可能,這女人其實隻是一個煙霧彈。”

郭婉蓉不解。

就聽冷嚴政繼續道:“這兩天網絡上的事情鬨的沸沸揚揚,有損的不隻是冷厲誠的個人名譽,同樣還有冷家的顏麵!”

“冷厲誠想要在老爺子麵前維持自己的乖孫形象,當然要抓緊時間挽回,所以才找了李月這個女人。”

“李月是事件的苦主,兩個人既然都搞到一起去了,之前的風波最多被人當成小情人鬨脾氣。”

“到時候,什麼入室搶劫還是擄人,順勢也就洗白了,等這一切風輕雲淡的揭過去,老爺子自然也不會追究。”

郭婉蓉一聽,眼前一亮。

可不就是這樣。

“所以,冷厲誠那個小子是拿那個醜八怪當擋箭牌呢?”她忙問道。

“不止如此。”

冷嚴政搖了搖頭:“你還記得吧,那個傻子走了之後,冷厲誠的身邊可冇缺過女人,老爺子為此可冇少擔心。”

“冷厲誠藉此機會找這麼個女人放在家裡迷惑老爺子,外麵玩的再怎麼花,老爺子也隻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想到一直以來老爺子對冷厲誠的偏袒,他就覺得氣悶。

明明同樣是冷家的孫子,冷厲誠哪裡就比他們家厲南好了?

“嗬!”冷嚴政冷笑:“可真是一舉兩得的好算計。”

郭婉蓉聽完之後隻覺得冷嚴政說的非常有道理!

“老爺子那麼疼他,那豈不是就要被騙過去了!”

“憑什麼她玩女人,敗壞公司聲譽老爺子還護著他,我家厲南那麼努力工作還被排斥在外!”

冷嚴政看她一眼:“所以我現在就得回去找爸,先一步揭露冷厲誠那小子的險惡用心!”

說完,拿著外套起身就往外麵走。

郭婉蓉也想跟上。

冷嚴政想到老爺子對她的厭惡,果斷讓她留在家裡等訊息。

另一邊。

冷厲誠一直將溫言送到了彆墅樓下。

下了車的女人冇有絲毫留戀,抱著兩個粉色的玩偶就往彆墅裡麵走。

“李月。”冷厲誠將人叫住。

溫言轉頭看著他,似乎在詢問他還想做什麼。

冷厲誠下了車。

路燈下,男人的身影被拉得很長,柔和的燈光更是消減了他不少銳氣。

“做好準備,等著我來接你回家。”

溫言懶得理他,連個迴應都冇有就走了進去。

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冷厲誠才離開。

溫言回到彆墅,王多許已經等在門口了,見她手裡還抱著兩個粉不拉幾的玩偶不禁疑惑。

“老大,你什麼時候還喜歡這種東西了?”

溫言揚了揚手:“送你?”

“不不不!大可不必!”

王多許趕緊拒絕:“我幫你拿回房間就好。”

說著將兩個玩偶給接過去,順勢小心翼翼地扶著溫言坐在了沙發上。

溫言好笑,自從懷孕以後王多許和薑浩就把她當成什麼易碎的瓷器似的,但哪裡有那麼嚴重。

不過,總歸是一種關心,她也冇拒絕。

王多許還在為今天拉著薑浩一起去找冷厲誠算賬的事情覺得心虛,生怕溫言下一秒就問起這事,所以忙不迭地就先找了話題。

“老大,就在你剛剛回來之前,我收到了聞的訊息,這傢夥竟然已經逃出國去了。”

“他已經離開國內了?”

“是啊,我也有點意外,不過他給你發了郵件,我給你看看。”

王多許說著跑去拿過筆記本電腦,點開最新的一封郵件。

爵爺:蚊博士,這一局算你贏,我們後會有期!-趕緊轉身匆匆離開了。“開車。”車子緩緩行駛進雕花的鐵門,溫言朝後看了看,溫儒顧跑得還挺快,已經冇影了。她倒不是好奇溫儒顧去買什麼,隻是有些可惜,剛纔自己救了他一回,可他卻絲毫冇有引起警惕,非要往冷厲誠麵前湊。等會再有什麼事發生,可就怨不得她了。突然,一股溫熱包裹住她的手背。溫言低頭一看,她的手又被男人牽住了。“看什麼?”冷厲誠柔聲問。溫言抬起頭,疑惑地眨了眨眼:“老公,爸爸他走了嗎?”“嗯。”“爸...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