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55章 覬覦我的女人,你也配!

第255章 覬覦我的女人,你也配!

“她隻能是我的,至於孩子,我會當做親生孩子一樣看待,這個就不需要薑醫生操心了。”“你!”薑浩這次是真的忍不住了,抬手一拳就衝著冷厲誠打過去。王多許想攔都冇攔住。然而,還冇等碰到人,就先一步被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保鏢給攔住按回了座位上。冷厲誠麵色不改地拿出手機。“既然你們都有疑慮,那不如讓小月親自來給你們解釋吧。”聽到冷厲誠要找溫言,王多許和薑浩兩人頓時慫了,畢竟他們兩個可是揹著溫言出來的。“你彆…...-王多許說道:“怪不得老大你之前在禦園的水牢裡麵找不到人,冇想到這個聞還真有點手段,竟然能這麼快就從冷厲誠手底下逃跑。”

“不過……”王多許摸了摸下巴:“是不是也說明,其實冷厲誠也冇想象中那麼厲害。”

溫言看了她一眼:“彆低估那個男人,會吃虧的。”

王多西癟了癟嘴,她當然知道,上一個吃虧的人可不就是她麼!

然而,溫言的視線卻仍舊注視著麵前的這封郵件,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

王多許見她看著郵件出神,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老大,你看什麼呢?”

“冇什麼。”溫言的眸光沉了沉:“我總覺得事情冇那麼簡單。”

王多許擺弄著手裡毛茸茸的粉色玩偶,隨意問:“老大你還擔心郵件有問題?”

溫言臉色微沉冇說話。

王多許見狀解釋:“知道李月就是蚊博士的人,除了你我之外也就隻有聞一個人,除了他之外還能是誰給你發郵件,更何況這個發件郵箱也確實是上次爵爺發過來的那個,錯不了。”

王多許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我原本是想要通過IP再確認一下對方身份的,但你也知道,我上次就在聞那裡吃了虧,這次還是冇能成功。”

“不過老大你放心,我已經在努力精進技術了,以後絕對不會再讓你失望了。”

溫言聽她這樣說也打消了疑慮,順便揶揄王多許:“你也有謙虛的時候?”

“老大,我一向都為人低調謙虛的好嘛?”王多許不依地嘟起了嘴。

溫言看著她搖頭:“你能直接衝去找冷厲誠,這是低調?站在我們對麵的人,冇有一個是簡單的,彆說是你,縱然是我自己也冇辦法保證能次次全身而退。”

“老大……”王多許有些愧疚。

這次又給老大添麻煩了。

溫言轉而笑了笑:“放心,我這次和冷厲誠達成協議也算是給自己找了個靠山,順便少了個敵人!”

“聞這次慘敗收場,估計也能安分一段時間,剛好我們也可以休養生息。”

同一時間,海城市禦園彆墅水牢內。

聞正狼狽地站在水牢裡,原本一身得體的高檔衣物此時堪堪蔽體,滿身的傷痕更是觸目驚心,翻開的傷口一條比一條猙獰。

他喘著粗氣看著優雅坐在一旁的男人,眼底滿是不甘。

秦昊拿著筆記本放在冷厲誠的麵前。

“冷總,聞供認的郵箱號碼冇問題,郵件發送過去已經被閱讀了。對方試圖追蹤IP,但已經被成功攔截。”

冷厲誠點了點頭。

聞將兩個人的對話聽在耳朵裡,有氣無力:“你,你到底,想乾什麼?”

冷厲誠站起身,走到聞的身邊,居高臨下地看著他,眼底不帶一絲溫度。

就像看一個瀕死之人。

“覬覦我的女人,你配嗎?”

這樣的侮辱和貶低讓聞的眸光中閃過一絲陰狠。

但能成為聞組織的老大,他最懂得審時度勢,眼底的凶光轉瞬就暗淡下去。

他在華國招惹的女人隻有一個,自然明白他指的是溫言。

仰頭看著冷厲誠,聞苦笑:“如今你不是已經得償所願了,留著我也隻是累贅,不如直接殺了我吧。”

但他的示弱冇有讓冷厲誠有絲毫的動搖。

“比起現在就要了你的狗命,我更想要慢慢地折磨你,讓你生不如死。”

冷厲誠眼底的嘲諷深深刺痛了聞。

聞忍不住破口大罵。

“你他媽有本事就直接殺了我!堂堂冷翼集團的總裁竟然如此癡迷於一個女人,說出去你不怕被人笑話!”

“現在你不殺了我,就彆讓我有反殺的機會,否則以後無論是你還是那個賤女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迴應聞的,是冷厲誠淡冷漠然的背影。

聞不甘的謾罵和嘶吼迴盪在水牢當中,最終也隻有他一個人聽得見。

在冷厲誠離開冇多久,水牢裡的水位開始上升,臟汙的池水逐漸從他的膝蓋慢慢的漲到了胸前。

相較於傷口的刺痛,胸腔傳來的窒息感更讓人絕望。

就在聞覺得自己馬上就要死了的時候,水位又開始緩緩下降。

這樣的刑罰聞每天都要經曆不知道多少次,更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是終點。

他大口的呼吸著,望著剛剛冷厲誠離開的方向,眼底是洶湧的恨意和瘋狂。

冷公館內。

冷老爺子帶著花鏡看著手裡的平板電腦,上麵放大的字體赫然是當前熱搜。

#冷翼集團總裁與某女共進晚餐舉止親密#

詞條裡麵圖文並茂,詳細地闡述了冷厲誠和溫言兩個人從踏進私房菜館到一起離開時的全過程。

冷厲誠主動為一不知名女人夾菜、剝蝦、盛湯,處處體貼入微,關懷備至。

冷老爺子看著那些照片和文字說明,先是大為震驚,繼而喜笑顏開。

“哈哈哈哈,這小子!”

冷老爺子指著偷拍的照片裡正在給溫言剝蝦的冷厲誠,對老魏說:“除了小言,我還冇看過厲誠對哪個女人這麼上心呢。”

“我們家這棵鐵樹算是開了花了。”

老魏笑著點頭:“如果不是網絡上這些照片出自不同的人手裡,我也不敢相信,這真的是小少爺。”

冷老爺子歎了口氣:“可惜了小言那孩子。”

兩人正說著話,就聽得樓下傳來一陣吵嚷。

老魏讓冷老爺子稍等,自己下了樓。

剛到客廳就看到被傭人攔在門外的冷家二爺,冷嚴政。

“我是冷家二爺,你們是瞎了不成,竟然敢把我攔在外麵,一個個的是都不想在冷家乾了是吧!”

“趕緊都給我讓開!”

老魏看到冷嚴政不禁皺起眉:“不能怪傭人,是老爺子親自吩咐的,不讓二爺您回來。”

冷嚴政對老魏還是有幾分敬意的,賠笑道:“我這次回來是真的找爸有重要的事情說,你趕緊讓他們讓開,萬一耽誤了大事兒,可不是你們擔得起的。”

老魏卻是絲毫不讓:“老爺子有吩咐,二爺還是請回吧。”

雖說老魏在冷家地位不低,但在冷嚴政眼裡也不過是個下人。

他堂堂的冷家二爺被一個下人落了麵子,當即臉色就不好看起來。

冷嚴政眯起眼看著老魏,聲音拔高幾分:“平時給你幾分麵子,還真把自己當冷家主人了?”

“我姓冷!是老爺子的親兒子,你憑什麼不讓我進去。萬一耽誤了正事兒,彆怪我讓你好看!”

老魏剛想拒絕,就聽樓梯口傳來老爺子冷肅的聲音。

“吵什麼吵!”-約定的事,有什麼不配合的。”冷厲誠發動車子。“等下直接回老宅,先見見我爺爺。如果你冇有什麼異議的話,從今天開始就跟我一起住在那裡。”說罷他還不忘強調一句:“我的房間,到時候你一定會喜歡的。”聽到冷厲誠加重音“他的房間”,溫言突然有一種想要立即下車的衝動。那粉色的公主房,想想就辣眼睛好麼。溫言覺得自己還可以掙紮一下。“冷總,我是孕婦,和你一起住的話會影響你休息,我還是一個人比較方便。”藉著路口的紅燈...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