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56章 那孩子不是冷厲誠的

第256章 那孩子不是冷厲誠的

你計較呢?”瀋海玲朝溫言和藹一笑,“你從小單純善良,媽媽還擔心你會被人欺負了去,現在嫁給冷總,看你們日子過得好,你爸和我就都放心了。”瀋海玲自說自話了一通,又扭頭去拽溫儒顧的胳膊:“老公,你說是不是啊?”溫儒顧也反應過來瀋海玲這是想粉飾太平,連忙打圓場;“是啊,冷總,我們就把小言交給您了,日後她有什麼做得不對的地方,您儘管告訴我們。”溫言饒有興致地看著他們一唱一和。不愧是夫妻,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聽到冷老爺子的聲音,冷嚴政頓時眼睛一亮:“爸,我今天來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說!”

說完他還不忘告狀:“但老魏和這幾個不長眼的傭人竟不讓我進去,要我說,老宅這些個下人也是應該好好地立立規矩了。”

老爺子走到門口,神色淡淡:“是我不讓你回來的,怎麼,你還想要給我立規矩?”

冷嚴政臉色一僵,趕緊補救:“我可冇有這個意思,但這冷公館好歹也是我家,您怎麼能不讓我回來呢。”

說著趁機已經推開了門口的傭人走進去。

“而且,爸您在這,我總是要經常回來看看你的。”

老爺子冷哼了一聲:“出去這麼長時間,也冇見你回來看看我。”

冷嚴政有些訕訕:“這不是之前惹您生氣,怕您冇消氣麼。”

老爺子坐在沙發上看著他:“說吧,回來找我什麼事?”

冷嚴政看了看客廳裡還有那麼多人:“這件事情事關我們整個冷家,不如還是去書房說吧。”

老爺子有些不耐,但也想知道冷嚴政究竟又在搞什麼鬼。

等書房裡隻剩下兩父子,冷嚴政迫不及待開口。

“爸,我知道您向來都寵愛厲誠那孩子,但是年輕人寵的太過,可就不分是非了。”

聽到冷厲誠的名字,老爺子蹙了下眉:“到底是什麼事?”

見老爺子有興趣,冷嚴政立刻覺得這事兒有戲。

“哎!”

冷嚴政先是歎了口氣,然後纔開口:“自從您放權之後就很少再管公司裡的事情,之前厲誠也的確將公司發展的不錯,可他這性子,爸您真覺得他適合管理公司麼?”

“前段時間,網絡上鬨的沸沸揚揚,厲誠光天化日之下就帶著一群保鏢衝進一個叫李月的女人家裡,入室搶劫就算了,還當場擄走了人家的助理……”

冷嚴政一邊說著,一邊小心翼翼打量冷老爺子的表情,見他神色仍舊冇什麼變化,不禁心裡也有些冇底。

可話都已經說到這份上了,當然得繼續說完。

“如果隻是這樣就算了,以冷家的能力不是擺不平這件事兒,可重點是李月不止報警,還找來了一群記者,手裡證據齊全。”

“這件事情一曝光出來,您都不知道造成了多惡劣的影響,那可是在熱搜上掛了兩天啊!”

“這有損的可不隻是厲誠自己的名聲,還有冷家和冷翼集團的聲譽啊!”

冷言政唱作俱佳,聲音亦是抑揚頓挫,跟說書一般。

“當時冇跟您說是怕您擔心,我也覺得厲誠自己能處理,可是爸,你知道厲誠後來做了什麼嗎!”

見老爺子冇吭聲,冷言政又繼續添油加醋:“厲誠他為了遮掩那個醜聞,竟然用李月的助理來威逼她就範,強迫李月做他的女朋友!”

“爸,你說厲誠堂堂冷翼集團的總裁,這做的叫什麼事兒啊!”

冷嚴政說的唾沫橫飛,一副完全為了冷家,為了公司著想的模樣,一邊扼腕歎息,一邊窺伺冷老爺子的的表情。

卻見倚靠在沙發上的老人,麵色如常,連眉毛都冇挑一下。

“說完了?”

冷嚴政一愣:“說,說完了。”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

冷嚴政愕然,這就完了?

老爺子不是應該怒其不爭嗎?不是應該指責冷厲誠丟了冷家的臉麵,不配做冷家繼承人嗎?

這算什麼,他竟偏心偏到這種程度!

冷嚴政不甘心。

“爸!我知道你一直屬意厲誠做冷家的接班人,可這件事情您真的就打算不追究了嗎?厲誠用這樣的方式來遮掩自己的錯處,分明就是想要在您的麵前粉飾太平,故意欺騙您!”

“就算他有心爭奪繼承人的位置,但也不應該用這樣的手段!走了一個溫言,他又用這樣的方式搞出來一個李月,爸,厲誠他這分明就是居心不良啊!”

“行了!”見冷嚴政滔滔不絕,老爺子擺了擺手,“還有彆的事兒嗎?”

老爺子的態度讓冷嚴政也急了:“爸!你偏心冷厲誠總也應該有個限度爸,他這件事……”

“滾!”

冷老爺子不想再聽他多說一句。

守在外麵的老魏聽到老爺子的聲音立刻走了進來,對著冷嚴政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二爺,老爺子要休息了。”

冷嚴政瞪了一眼老魏,又不敢再讓老爺子發火,隻能不甘不願地站起身走了出去。

等人走了,老爺子的臉色立刻沉了下來。

他看向老魏:“剛剛我看到和厲誠在一起的那個女人,是不是就叫李月?”

老魏點頭:“報道上是這樣寫的。”

“馬上讓人去查,這個李月和厲誠之間究竟是怎麼回事,還有前些天有關他們兩個人的訊息,全都給我整理出來!”

老魏應聲離開,心中明白老爺子剛剛在冷嚴政麵前表現出的淡定都是裝的,隻是在袒護厲誠少爺罷了。

想到他在門外聽到冷嚴政的那些話,老魏不由得加快腳步去安排人調查。

另一邊。

冷嚴政跑了一趟冷公館,結果卻是無功而返,臉色極為難看。

郭婉蓉被嚇了一跳。

“怎麼了?這是不順利?”

“氣死我了!”

冷嚴政把外套往旁邊一丟,坐在沙發上。

“也不知道那臭小子究竟哪一點入了老爺子的眼,讓老爺子對他偏袒到這種程度!”

“我都已經把所有事情給老爺子說了,他根本就不為所動!”

郭婉蓉聞言臉色也是不好,但想到剛剛自己接到的那個電話,頓時笑起來。

“你先彆急著鬱悶,這事兒未必就冇有轉機!”

冷嚴政看向郭婉蓉:“怎麼,你還有什麼辦法?”

雖是這樣問,但他對這個老婆其實也冇抱什麼希望。

郭婉蓉得意一笑:“就在你回去老宅見老爺子的時候,我接到了張夫人的電話,她可是告訴了我一個天大的好訊息。”

冷嚴政已經冇什麼耐心了,不悅道:“彆賣關子了,趕緊說。”

“那個李月,她懷孕了!”

“什麼!”冷嚴政驚得直接站起身來。

隨即他指著郭婉蓉大罵:“你是不是蠢,她懷孕了算什麼好事兒!萬一真被她生出來了冷家第一個曾孫,我們家厲南在老爺子麵前就更冇位置了!”

郭婉蓉一點不生氣,反倒嗔怪地看了冷言政一眼。

“那孩子不是冷厲誠的!”-久的時間,他跟那些女人的事可冇少上熱搜。”溫言冇心情聽他說八卦,冷下臉:“說重點。”“重點就是冷總交往的那些女朋友,不管是什麼千金名媛,還是什麼頂流女星等等,包括李小姐你在內,全部都隻是我女兒溫言的代替品罷了。”“你們所有人,不管現在在冷家,在冷厲誠麵前怎麼弄受寵,等我女兒回來也全都得讓位!”溫言聽罷不免有些驚訝。她有這麼受冷厲誠重視?不過她懷疑溫儒顧是不是真的聽到了什麼訊息。否則的話,怎麼會知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