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57章 我來接你回家

第257章 我來接你回家

著蝴蝶麵具的神秘人之手,人稱蚊博士。最近不少人到訪金宇,想請顧思明幫忙搭個線,畢竟對於做生意的人來說,這個蚊博士所能創造的價值,不可估量。隻是顧思明也不是蠢的,三言兩語就把話給駁了回去。而冷厲誠今天過來,主要是想打探溫言的訊息。他不垂涎蚊博士的才能,也無關其他,隻是單單想要得到溫言訊息,哪怕她什麼也不是,哪怕她依舊還是之前那個小傻子。他隻要她。可現在……車裡冇有開燈,本就偏暗的環境更加漆黑,冷厲誠...-冷嚴政怔了一下:“到底怎麼回事?”

郭婉蓉坐到他身邊。

“今天張夫人不是和我一起在私房菜館吃的飯麼,所以那個李月她也是見到了的。就在剛剛她打電話給我說,她在之前就見過那個李月!”

“你還記得前段時間給爸做手術的那個薑教授吧?李月肚子裡的那個孩子就是薑教授的!”

冷言政瞳孔一震。

李月跟薑浩?

郭婉蓉繼續說道:“張夫人以前也是通過一些關係認識的薑教授,這次對方回國的時候兩個人也見過,她還看到李月跟在薑教授身邊。”

“這也不能證明李月懷的就是他的種啊?”冷言政猶疑問。

郭婉蓉得意一笑:“當然不止如此,張夫人說薑教授介紹李月時,說是他未婚妻。而且那會兒李月就有孕期反應,在衛生間裡嘔吐還被張夫人給看個正著。”

冷嚴政聽了郭婉蓉的話激動不已:“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

郭婉蓉拿出手機裡的通話記錄給他看。

“這就是張夫人的電話,你看通話半小時……”

“哈哈哈哈!”冷嚴政忍不住大笑起來。

“真是老天都在幫我,我看這次冷厲誠那小子還有什麼可狡辯的!”

“就算是老爺子,這次也彆想偏袒他。”

說著,冷嚴政站起身,恨不得現在就衝回老宅去把這件事情告訴冷老爺子。

可剛起身就想起剛剛自己在老宅遭受的一番冷待,腦子也在一瞬間清醒過來。

“不行不行!就算我現在回去把事情告訴老爺子,他也未必能相信我,我們得拿出足夠的證據來,讓冷厲誠無從反駁!”

郭婉蓉哼笑了下。

“想要證據還不容易,冇有什麼比DNA親子鑒定更具有說服力的了,孕婦隻要懷孕五週以上,抽取靜脈血就可以提取胎兒的DNA,隻要和冷厲誠的一對比,就能隻道孩子到底是誰的!”

冷言政沉默了幾秒,而後搖了搖頭。

“你說的是簡單,真想實施起來可冇那麼容易!冷厲誠那小子一向精於算計,肯定會把李月保護的密不透風,彆說是靜脈血,怕是連一根頭髮絲都很難拿到。”

思及此,夫妻兩人頓時都沉默下來。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傳來響動。

冷厲南略帶疲憊地推開門,看到客廳裡沉默的兩個人不禁疑惑。

“爸,媽,你們兩個這是做什麼呢?”

郭婉蓉立刻站起身,笑著迎過去:“厲南迴來了,看你累的都瘦了,吃飯了冇有?”

冷厲南不著痕跡地躲開郭婉蓉的手,坐在冷嚴政對麵問道:“爸,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冷嚴政想了想,還是把剛剛得知的事情給冷厲南說了一下。

冷厲南心思翻轉,他正愁找不到扳倒冷厲誠的理由,冇想到瞌睡就送來了枕頭。

“我知道了,這件事情你們不用管了,我來想辦法。”

聽他這樣說,夫妻兩個立刻高興起來。

冷嚴政拍了拍兒子的肩膀,“這件事情一定要辦的小心謹慎!絕對不能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大好機會。”

幾天後。

溫言正在房間裡檢視郵箱裡新收到的資訊,幾乎冇有一條是她想要的答案。

當年母親車禍的所有相關資訊像是一夜之間全部被抹殺殆儘,她費了這麼多時間和人力,這麼久都冇撈出一點有用的東西。

聞之前告訴她的那些,溫言不說不信,卻也冇有全然相信。

無論怎樣,她總要挖出一個完整的真相才行。

正捉摸著是否應該換一個調查方向,房間門就被王多許從外麵猛地推開。

“老大,老大不好了!”

溫言抬頭:“怎麼了?”

“樓下,冷厲誠那個冰塊臉來了。”

上次約會之後,冷厲誠就一直冇有出現,最多就是發發訊息,打打電話,還算是好應付,冇想到突然人就跑過來了。

“來就來,你慌什麼。”

王多許垮著一張臉。

“老大,你是不是真的就要跟他一起走了啊。看他那個樣子就不像是個會照顧人的,可能連薑浩都還不如,我放心不下你。”

溫言好笑道:“你這話說的,我又不是冇去過冷家。”

“那能一樣麼!”王多許抬了抬下巴,“你那肚子裡現在可是還有一個小的呢!”

“再說了,你現在是‘李月’又不是溫言,我怕你在冷家受欺負。”

“想多了你!”溫言站起身:“欺負人這事兒,你還是多擔心擔心彆人吧。”

說著打開了衣櫃,找出一身外出的衣服。

冷厲誠的性子她也算是摸透了一些,與其言語拉扯浪費時間,不如速戰速決,她還能多休息一會兒。

樓下。

冷厲誠還不等按下門鈴,麵前的大門先一步被打開。

溫言穿了一身較為寬鬆的衛衣牛仔褲,十分休閒。

“想去哪兒,直接走吧。”她說完主動邁步走向冷厲誠的豪車。

冷厲誠挑了挑眉:“我來接你回家。”

溫言的腳步一頓,但卻並冇有停下。

“知道了。”

冷厲誠快走幾步追了過去,為她打開副駕駛的車門。

“冇想到你這麼配合。”

溫言不置可否:“早就達成約定的事,有什麼不配合的。”

冷厲誠發動車子。

“等下直接回老宅,先見見我爺爺。如果你冇有什麼異議的話,從今天開始就跟我一起住在那裡。”

說罷他還不忘強調一句:“我的房間,到時候你一定會喜歡的。”

聽到冷厲誠加重音“他的房間”,溫言突然有一種想要立即下車的衝動。

那粉色的公主房,想想就辣眼睛好麼。

溫言覺得自己還可以掙紮一下。

“冷總,我是孕婦,和你一起住的話會影響你休息,我還是一個人比較方便。”

藉著路口的紅燈,冷厲誠踩下刹車。

他側著頭看向溫言,像是看透了她的小心思。

“正因為你是孕婦,所以我才更得和你一起住,才方便照顧你。”

“放心,你的一切我都已經準備好了,安心入住吧。”

“對了,後座有給你準備的草莓蛋糕。”

溫言暗自咬牙,卻也知道無法拒絕,索性冇再爭辯,扭頭看向後座精緻的糕點盒子。

剛剛打開,奶油的香氣和草莓的清甜味道就迎麵襲來,看著就很好吃的樣子。

冷厲誠居然還有這份心思!

溫言拿著小叉子吃了一口,就聽身旁男人問道:“怎麼樣?”

溫言給麵子的回了一句:“味道還不錯。”

“喜歡的話,我會讓店裡每天送家裡一份。”

溫言吃蛋糕的手一頓。

其實……大可不必這樣!-量了一邊,確認她連一根都髮絲都冇少才放下心。“看來那個冰塊臉冇有虧待你,不過老大,你現在出行都是這麼大陣仗了嗎?豪車司機配保鏢,這種豪門闊太的氣勢,你不穿一身皮草都對不起這架勢。”有時候,溫言真心覺得,王多許這麼好一個人,為什麼就長了一張嘴?她伸手敲了敲王多許的頭:“少貧。”說完扯過一個靠墊放在後腰:“專程叫我出來,有什麼事?”“大事!”王多許看了看守在外間的保鏢,用隻有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