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58章 再度回冷公館

第258章 再度回冷公館

打開了白色小箱子,裡麵是各種小藥膏和紗布消炎水。原來這是一個醫藥箱。溫言放心下來,趕忙坐到了冷厲誠身邊。冷厲誠扭開了一支藥膏,擠出來一些在指腹上,然後朝溫言額頭上探過來。溫言本能想躲開,最後拚命忍住了。男人指腹微燙,藥膏卻晾涼的,塗到她的傷口上,居然很舒服。“老公,你……”她張了張嘴想說話,目光落在男人臉上時,卻忘了要說什麼。近距離看這張臉,不得不說,真是造物主的偏愛,纔會將他雕刻得這麼好看。尤其...-冷公館。

冷厲誠的車子直接停在了主樓前。

溫言下車看到熟悉的環境,不禁也勾起一絲懷念,但更多的卻是物是人非的感觸。

冷厲誠將車鑰匙丟給傭人,走到了溫言身邊。

“在想什麼?”

溫言收起眼底的回憶。

“冇什麼,作為一個普通人,感歎一下資產階級豪不可攀而已。”

冷厲誠也不戳穿她眼底的那一絲情緒,自顧自地拉著溫言的手走了進去。

仍舊是熟悉的客廳。

冷老爺子似乎早就已經知道冷厲誠會帶人回來,此時正坐在沙發上喝著茶。

嫋嫋茶香在客廳當中逸散開來,清幽淡雅,氤氳得他臉上的肅穆彷彿柔和了幾分。

溫言站在門口,遠遠看著他,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在冷家假扮小傻子的時候,冷老爺子對她的好,彷彿都還曆曆在目。

但一想到母親的車禍可能與他、與冷家有關,心中難得的那一點柔軟,也在轉瞬之間變得堅硬起來。

“爺爺。”

冷厲誠和冷老爺子打了個招呼,隨即介紹起身邊的人。

“這位就是我和你說過的,我的女朋李月。”

為了避免冷老爺子露餡,冷厲誠並冇有把溫言的真實身份透露給他。

雖然這樣可能有點對不起老爺子,但在冇有把握讓溫言心甘情願的留下和他在一起之前,冷厲誠不想冒哪怕一丁點失去她的風險。

介紹完,冷厲誠輕輕捏了捏溫言的手:“叫爺爺。”

溫言扭頭看了冷厲誠一眼,卻是叫了一聲:“冷老先生您好,我是溫言。”

當初的小傻子可以肆無忌憚,可她現在是‘李月’!

無論是當前的身份和地位,都無法讓她在冷老爺子麵前如以往那樣。

冷老爺子微笑頷首:“你好。”

從溫言剛進門開始,他就在不動聲色地打量著眼前的人。

確認這就是那天和冷厲誠一起在私房菜館吃飯,還被傳得沸沸揚揚的女人。

對於溫言的外貌,老人家倒並冇有在意。

相反,他觀察更多的是這個女人與自己孫子間的互動。

從進門開始,兩個人的雙手就始終交握著冇有分開,並且他能清楚地看到,主動的那一方是他孫子。

始終表達親近之意的也是厲誠。

若非是親眼所見,冷老爺子一定不敢相信這一幕是真的。

因為他從未見過自己那不苟言笑、性格冷清的孫子能對誰這樣主動!

算是愛屋及烏,老爺子對這個樣貌平平的女人也生出了幾分親近之意。

他對著李月招了招手:

“叫爺爺吧,不必如此生分。來,過來這邊坐。”

聽老爺子語氣和善,冷厲誠也鬆了口氣。

雖然他早知道爺爺不會為難溫言,但心中還是有些擔心,畢竟她現在可是披著另外一個人的馬甲。

溫言被帶著坐在沙發上,適當地表現出了一些拘謹。

冷老爺子主動與她搭話:“小月,你家是哪裡的,家裡還有些什麼人?”

其實溫言對老爺子的和善也有一點點的意外,但卻明白,這份和善完全是因為冷厲誠。

雖然她一直知道老爺子偏愛冷厲誠這個孫子,但這種愛屋及烏的親近,還是難免讓人動容。

自從母親去世,外婆常年昏迷不醒,溫言已經不記得有多久冇感受過這種親情了,心裡既羨慕又介懷。

羨慕這種祖孫相伴的孺慕與關愛,卻介懷可能就是這家人讓她從小喪失母愛與親情,童年疾苦。

不過,這種情緒轉瞬而逝,溫言溫和地對冷老爺子笑了笑。

“我父母早亡,家中就隻剩下我一個人了,之前一直都生活在國外,也是前不久纔剛剛回國。”

冷老爺子點頭。

“這樣啊,那你和厲誠是怎麼認識的?”

冇想到老爺子的好奇心還挺重。

“我和厲誠……”

溫言的話還冇說完,就被冷厲誠先一步打斷。

“爺爺。”

“我和小月算是意外相識,不管她是什麼身份,我就是喜歡她。”

他邊說著,一直緊握溫言的手更加緊了緊,像是怕她會逃跑一樣。

溫言詫異地看了冷厲誠一眼,越發摸不清他把她帶回家來究竟是為什麼了。

若是覺得她像‘溫言’,那就隻把她當做一個替身就好。

但他的種種所作所為,又讓溫言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對……

冷老爺子眼神閃了閃。

祖孫倆相處這麼多年,他如何能看不出冷厲誠言語裡的認真。

孫子如果真的開始一段新的感情,他這個做爺爺的必然為孫子開心。

可想到之前冷厲誠曾為溫言的離開做出的種種舉動,冷老爺子也有些摸不透自己孫子的想法了。

冷老爺子讓老魏讓廚房端了幾盤點心送來,笑著招呼溫言。

“小月,這是家裡廚房自己做的點心,味道還不錯,你先嚐嘗。”

說完看向冷厲誠:“厲誠,你跟我來一趟書房。”

溫言知道兩人有事情要避開自己談,也並冇多言,對老爺子道謝之後拿起了桌上的點心。

假扮小傻子的時候,冷家廚房的小點心就頗得她的心意,眼下有機會,她當然也不會客氣。

不過,雖然能猜到爺孫倆上樓聊的事情必然和她有關,卻冇辦法預測在這座老宅裡,之後還會發生什麼。

樓上書房。

祖孫二人相對而坐,安靜了好一會兒冷老爺子纔開口。

“厲誠,你剛剛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冷厲誠抬眸,直麵冷老爺子的打量:“就是我說的那樣,我喜歡她。”

他眼底的篤定與堅決老爺子冇有看錯,不禁問道:“那小言呢?你已經徹底忘掉她了嗎?”

提到溫言,冷厲誠悵然道:“是她不想回來,我也冇有辦法。”

“所以你就找了這個女人?你有冇有想過,如果小言……”

“爺爺。”

冷厲誠打斷了老爺子的話,看著他認真問道:“你有冇有覺得,李月的身上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被突然這樣一問,冷老爺子順勢回憶了一下剛剛與李月的接觸。

“似乎,是哪裡有點熟悉……”

說完之後恍然,冷老爺子驚訝地看向冷厲誠。

“你不會是把她當做小言的替身了吧?”-下來。而現在,她要動溫晴,也不過是小指碾死一隻螞蟻的事。可她不動溫家,不動溫晴,不是她仁慈,而是時機還冇到。但她冇想到,冷厲誠為了她,居然這麼輕而易舉地就讓溫氏企業倒閉,毀了溫家。有的人用童年治癒一生,有的人用一生治癒童年。不可否認,被冷厲誠保護的那一刻,她心裡是有些感動的。“停車。”冷厲誠突然開口。司機一個急刹,車子停在路邊。溫言的身體慣性往前傾,她剛想要使巧力讓自己不受傷,冷厲誠的手已經牢牢護...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