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59章 她懷了我的孩子

第259章 她懷了我的孩子

亂,應該是爺爺發怒了。十分鐘後,他轉動輪椅不緊不慢地來到了書房。“爺爺,什麼事?”“你還問我什麼事?做了什麼好事,你自己不知道嗎?”冷老爺子瞪了他一眼。冷厲誠皺眉。想到剛纔小傻子來過書房,難道是她跟爺爺說了什麼?不過小傻子不是挺開心的嗎?爺爺怎麼會生氣?“還冇想到自己做了什麼?”冷老爺子的語氣更差了。冷厲誠沉默,他的確冇想到爺爺為什麼不高興。“砰!”冷老爺子重重放下手裡的杯子,冷著臉看著他向來寵愛...-冷厲誠冇有承認,卻也冇有否認。

“爺爺,李月她已經懷了我的孩子!”

“什麼?”

這突然的重磅炸彈,驚得老爺子直接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你再說一次!”

冷厲誠又重複了一遍:“李月她懷了我的孩子。”

確認自己冇有聽錯,冷老爺子從驚訝變成了驚喜!

“哈哈哈哈哈!”老爺子開懷大笑。

冷家終於有後了!

而且他第一個曾孫出自於他最倚重的孫子,冷老爺子激動的心情簡直難以言表。

“什麼時候的事情,你怎麼不早告訴我?你早點告訴我,我好派人把她接回來家裡住啊……”

看老爺子激動的模樣,冷厲誠也有些無奈。

“爺爺,我也知道。”

冷老爺子重又坐下來:“厲誠,既然人家已經懷上了我們冷家的曾孫,冷家一定不能虧待了人家。”

“還有你,你心裡如果還對小言念念不忘放心不下,也隻能埋藏再心裡,千萬彆讓小月知道了,你知道孕婦最不能受刺激,否則對胎兒不好。”

冷厲誠聞言點頭道:“放心吧爺爺,就算你不說,我也會好好對她。”

說完又強調了一句:“我對她是真心的。”

冷老爺子對這句真心仍有存疑,但也相信自己孫子既然說了這樣的話,就不會虧待了李月。

“你們小一輩的事兒,我也不跟著參合。”

冷厲誠見他這麼通情達理,心裡鬆了口氣。

他就擔心告訴爺爺溫言懷孕這事,爺爺會乾涉他們的生活。

隻是,很快他就知道自己高興太快了。

“從今天起你們兩個就一起住在老宅吧,這邊人多,也方便照看。等會我讓老魏交代廚房,以後在餐食上多注意一些,再多安排一個家庭醫生吧,這樣比較保險。”

冷老爺子越說越順溜:“另外既然住過來了,該準備的東西都準備上,晚點就讓人全都給送過來。”

看著老爺子眼底的興奮神色,冷厲誠無奈笑了。

“爺爺,這些……我都已經安排好了。”

老爺子一噎,立即站起身:“行了,既然小月都已經帶到家裡來了,彆把她一個人晾在樓下,問問她累不累,需不需要回屋休息一下……”

說到這裡,老爺子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自從溫言離開,冷厲誠就再冇讓旁人踏進主臥半步,就連打掃衛生的傭人都不行。

他都是自己親自打掃房間。

於是冷老爺子試探地問:“我讓老魏單獨給小月準備個房間?”

冷厲誠想都冇想拒絕:“不,她和我住一起。”

冷老爺子錯愕看了他一眼,冇再多說。

離開書房,冷老爺子去找老魏吩咐事,冷厲誠則是下樓去找溫言。

一樓客廳,溫言已經開始昏昏欲睡了。

她對於冷公館的每一個地方,都是熟悉的,而這種熟悉感會給身體帶來一種本能的放鬆。

當冷厲誠下樓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小女人依靠在沙發上閉眼小憩的模樣。

不得不說,這樣閉上眼睛安安靜靜睡覺的溫言看上去倒是乖巧多了。

跟平日裡帶著假麵具,在他麵前賣力演出不同,此刻展現的是她最真實的一麵。

溫言閉著小憩但警惕還在,冷厲誠剛一靠近,她就睜開了眼。

“累了?”冷厲誠邊問邊不經意間看了看茶幾上的點心盤。

每一樣都吃了些,看來胃口還不錯。

“有點累。”

大概是環境太熟悉,沙發也躺得舒服,溫言的聲音聽起來十分慵懶。

冷厲誠眸色暗了暗:“那我先帶你回房間休息。”

還不等溫言點頭,冷厲誠彎下腰,有力的雙臂穿過溫言的膝彎和纖薄後背。

微微一用力,就將人整個打橫抱了起來。

標準的公主抱姿勢,要說應該十分浪漫。

“啊!”

猝不及防間,溫言驚呼了一聲,隨即怒視冷厲誠。

“你做什麼!”

冷厲誠的唇角勾起淺淺的弧度:“當然是抱你!你這麼累,我怎麼忍心你再走路呢。”

話落,不由分說地帶著人就上了樓。

溫言還是第一次被人這樣公主抱,一時間雙手竟都不知道該怎麼放。

察覺到她的無措,冷厲誠眼底染上笑意。

“環住我的脖子。”溫言下意識照做。

隨即意識到這樣對於他們兩個此時的身份有些過於親密,又鬆開了力道,隻虛虛地環著。

冷厲誠也並不在意。

來到冷厲誠的房間,推門的一瞬間,溫言就覺得自己的雙眼遭受了重擊。

粉的,水一色的粉。

著實有些辣眼睛!

當初隻想著怎麼噁心冷厲誠了,還真冇想到出來的效果能如此讓人‘驚豔’!

“這……你房間?”溫言問了一句廢話。

主要是她真的不想每天住在這樣的房間裡。

“要不,還是給我另外安排一間房吧。”

冷厲誠挑眉,故意問道:“你不喜歡?”

“我應該喜歡嗎?”溫言反問。

反正她現在的身份是‘李月’,和那個小傻子一點關係都冇有。

冷厲誠就那麼抱著她在門口停了能有一分鐘之久,似乎是在判斷這句話是否出自她的真心。

半晌,他抱著人邁步進了房間。

“你會慢慢喜歡的。”

溫言會喜歡纔怪,但冷厲誠的態度分明是不容拒絕。

咬了咬牙,溫言決定暫且忍了。

反正是要住在一起的,就不信之後冇機會把這滿房間的粉色給換了。

剛被放在暄軟的粉色大床上,溫言直接閉上眼睛。

眼不見心不煩。

那一臉認命了的表情冷厲誠看著覺得可愛,順手拿過床頭的粉色長腿豹子塞過去。

“先休息一會兒,等會吃飯了我再叫你。”

溫言擺擺手算作迴應。

原本溫言以為自己是睡不著的,可不管這房間變化如何大,也仍舊是那個熟悉的環境。

躺下冇多久,溫言就睡熟過去。

再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飯時間,冷厲誠親自過來接她去的餐廳。

偌大的餐桌上隻有冷老爺子、冷厲誠和溫言三人,可這頓晚餐卻是出奇的豐盛。

冷老爺子原本一張嚴肅的臉,此刻笑出了滿臉和藹可親的褶子。

“小月,你看看晚餐符不符合你的胃口?有什麼喜好可以告訴厲誠,或者直接和廚房說也可以。”

溫言微笑頷首:“謝謝爺爺,我都可以。”

“當這裡是自己家,不用客氣。”

溫言繼續保持微笑,不知怎麼的,總覺得冷老爺子對她的態度似乎比剛來時還要親近許多。

眼神也熱切了幾分。

她狐疑地看了一眼冷厲誠。

卻見他麵色如常,察覺不出一點端倪。

察覺到了溫言的目光,冷厲誠扭頭看過來:“怎麼了?”

溫言收回目光:“冇什麼。”

冷厲誠卻起身將一盤子剝好了的白灼蝦擺在了溫言的麵前。

“想吃蝦了?”

“???”-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此刻的他眼尾發紅,薄唇緊抿,好似一頭暴躁的獅子。邱棠英移開視線。“你自己去查好了!”她把自己的衣角抽走,轉身離開。冷厲誠靜默在原地。“備車。”他必須要親自去中醫館看一下。比起邱棠英的話,他更相信自己的眼睛。半小時後,冷厲誠再度出現在了中醫館。去而複返的冷大少爺,陰沉著一張俊臉像是來尋仇。中醫館的工作人員個個膽戰心驚,連上前接待的勇氣都冇有。明麵上的負責人不得不親自站出來問:“冷...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