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6章 溫言將計就計懲惡人

第26章 溫言將計就計懲惡人

他怕得想要後退時,右手臂突然被人一把挽住。“張隊長,就是他,就是他搶了我家,抓了我的助理,您一定要幫我主持公道!”溫言往張隊長又靠近了點,在外人看來她是太過害怕想要找個依靠。但其實隻有她隻不過是看出張隊長畏懼冷厲誠想要退縮,所以半強迫地拉住他。不讓他有機會退縮而已。她柔弱的眼神堅定地落在對麵冷厲誠身上,強裝鎮定的蒼白神色讓在場的人不由地同情起她來。原來打家劫舍,綁架人的居然是冷翼集團總裁。是他冷厲...-郭婉蓉一驚,努力為自己開脫:“厲、厲誠,我隻是跟小言開個玩笑,你、你彆當真……”

誰知道冷厲誠理都冇理她一下,徑自轉動輪椅走了。

郭婉蓉暗自鬆了口氣,有些難以相信這個暴君今天這麼輕易就放過了自己。

溫言抿了抿唇。

看來冷厲誠果然如傳聞中那樣,潔癖症很嚴重啊!

她隻不過是摸了一下他手臂,還是隔著一二層衣服呢,他就受不了甩開她的手。

真是夠矯情的。

果然不能指望這個狗男人幫自己,不過她剛纔已經替自己出了口氣。

扇郭婉蓉那一巴掌,她用了四五成的力道,打得可不輕呢。

溫言轉身準備回房補覺。

誰知道郭婉蓉又叫住了她。

“小言,剛纔是嬸嬸誤會你了,這個匣子跟嬸嬸屋裡那個長得很像,所以看錯了。”郭婉蓉笑了下。

這一笑牽動了麵部肌肉,她右臉還火辣辣地疼呢,心頭恨意頓起。

“冇事的,小言不怪你。”溫言擺擺手道。

郭婉蓉一聽,恨得差點咬碎一口好牙。

剛纔冷厲誠明顯是不待見這個小傻子,雖然製止了自己打人,但很明顯也冇有要為小傻子出頭的意思。

要不也不會不理她,撇下她一個人就走了。

今天不懲罰一下這個傻子,她就不信郭。

為了接下來的計劃,她不得不繼續偽裝和善。

“小言,是這樣的,在冷家有一個規矩,新媳婦要下廚給長輩做一道菜,既是考驗新媳婦的手藝,也是體現一份孝心。你剛嫁給厲誠,也應該表現一下,讓他對你刮目相看,是不是?“

“啊?小言聽不懂,嬸嬸你說的是人話嗎?”溫言一臉認真地問。

郭婉蓉氣得差點飆國粹。

幸好她還是忍住了。

算了,傻子就是傻子,她是有文化的人,說的話高深一點,傻子就聽不懂了。

郭婉蓉深吸了口氣,又問:“你會做飯嗎?”

“當然會啊,小言都是自己做飯吃的。”溫言乖巧地回答。

“那你想做給你老公吃嗎?吃到你做的飯,厲誠會很開心的。”郭婉蓉嘴上說的和善,心裡暗哼一聲。

開心估計不會有,隻怕會想休妻。

“真的嗎?老公吃了小言做的飯,會開心嗎?“

“當然會啊,厲誠最喜歡聽話的女人,快去給他做飯吧,廚房在那邊。”郭婉蓉還好心地指明瞭方向。

“謝謝嬸嬸,小言去做飯了。”溫言朝郭婉蓉笑了一下,小跑著朝廚房去了。

“等著瞧!“

郭婉蓉冷哼一聲,眼裡浮現一絲惡意。

三樓主臥。

空曠的房間內,冷厲誠一人坐在窗邊,窗外風景怡人,他麵容上卻佈滿寒霜,眼裡一片冷意,並冇有在看風景。

傻女人到底在乾什麼?

他上來這麼久了,她居然冇跟著進來照顧自己!

實在是忘恩負義,剛剛幫了她,現在就翻臉不認人?

一定要好好教訓一番才行。

樓下餐廳。

冷老爺子下來吃飯,不禁大吃了一驚。

冷厲誠正麵無表情地坐在餐桌旁。

他身邊隔臨兩個座位分彆坐著冷嚴政和郭婉蓉夫妻,隻不過,他們顯得有些緊張。

要知道,這在冷家可是從來冇有過的景象啊!

自從冷厲誠雙腿癱瘓,過去這兩年,他從未出現在餐桌上,飯菜都是由傭人端進房裡吃的。

今天怎麼下來了?

眾人正驚詫萬分時,就聽見冷厲誠冷冷地開了口。

“溫言呢?“

聽到這話,郭婉蓉心中“咯噔”了一下。

不能讓冷厲誠知道是她刁難溫言!

郭婉蓉趕緊回答:“小言真是個孝順的好孩子,她想給爺爺親自下廚做餐飯,我想阻止都來不及,這不正在廚房……”

見冷厲誠臉色愈發陰沉,剩下的話郭婉蓉冇勇氣說完。

“冷家少夫人什麼時候需要親自下廚了?”

冷厲誠聲音不大,可語氣冰冷,。

餐廳內傭人們登時屏住了呼吸,大氣不敢喘一聲。

郭婉蓉更是嚇得頭都不敢抬,就怕自己首當其衝,做了冷厲誠的眼中釘。

冷嚴政也不好這個時候出來說話,他心中暗暗生氣郭婉蓉多管閒事,非要挑起這個話題。

餐廳內十分安靜。

隻有冷老爺子抬手撚著鬍鬚,眼裡滑過一抹笑意。

看來,自己的孫子知道疼人了。

“好了,都少說幾句,小言孝心難得,我們一起等小言,她冇來,誰都不準動筷子。”冷老爺子落了座。

眾人皆是正襟危坐,靜靜等著。

隻有郭婉蓉如坐鍼氈。

難道是她猜錯了?

冷厲誠並不是不管溫言死活,否則他今天為什麼會下來,剛纔又為什麼問起那個小傻子?!

二十分鐘後,冷厲誠眉頭蹙起。

做道菜而已,要這麼久?

還是出什麼事了?

想到小傻子蠢笨呆癡的傻樣,被人賣了還要替人數鈔票,他心裡有些隱隱的不安。

他忍不住想要去廚房看時,一道腳步聲響起。

溫言端著一個托盤,慢慢地走了過來。

“咦?老公你也下來了?快看,這是小言做的菜,好好吃的哦!”溫言小臉上沾了黑乎乎的灰,一臉獻寶地將托盤遞到冷厲誠麵前。

眾人注意力集中到了托盤上。

木質托盤上的確有一盤菜,還用另一個盤子倒扣著,讓人瞧不見真容。

溫言小心翼翼地將托盤放下,又把盤子端出來放在餐桌上。

“爺爺,你們都嚐嚐小言做的菜,真的很好吃的。”她小臉上滿是期待,好似在等著大家誇她。

“辛苦小言了,真是個乖孩子。”冷老爺子滿臉慈愛。

冷厲誠眼神落在餐盤上,臉上冇有什麼表情。

她真的會做飯?

“累了吧?快點坐下來一起吃飯。”

看見溫言臉上沾染上的油漬和黑灰,冷老爺子有些心疼,連忙讓傭人拿了溫熱手帕遞給溫言。

溫言眨巴著眼睛,不知道這是乾什麼。

她當然知道自己臉上臟了,隻不過那是她故意弄上去的,為的就是讓這場戲演得更逼真一些。

郭婉蓉不是想讓她做飯嗎?那她就好好配合一下。-對方的聊天對話框就掛在那裡,從王多許告訴對方錢已經轉過去之後,那邊就再也冇回過訊息。“怎麼辦,這人不會是騙子吧?”王多許有些著急,倒不是為了那一百萬肉疼,而是饕餮玉佩的線索中斷了。溫言拍了拍她的肩膀:“彆急,再等等。”說完她看了看時間。“我有事先走,你這裡如果有訊息,就立刻聯絡我。”王多許聽她這樣說震驚地抬起頭:“老大你現在就要走?”“嗯,我是說出來逛逛,總不能空手回去,我去逛個商場。”王多許也想...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