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63章 邱棠英的試探

第263章 邱棠英的試探

子還上班?真是笑話,小傻子連一百個漢字都認不全,是去當群嘲對象的嗎?想到溫言被所有人嘲笑的場麵,她心裡終於好受了些,一抬頭,就看到冷厲誠坐在輪椅上慢慢走進來。他身後跟的人,就是溫言。溫晴眼裡隻看得見輪椅上尊貴如天子的男人,她趕緊低下頭整理了下劉海,臉上露出一抹自認為最甜美的笑容,抬手打招呼。“冷總好。”冷厲誠直接無視了她,徑自走到會客室一張椅子旁。他稍稍扭了下頭,出聲道:“坐這裡吧。”他在輪椅上,...-溫言一邊想著,用勺子戳著手裡的粥碗。

老魏這時也出現在餐廳裡,和溫言打了個招呼,笑著問道:“李小姐,這粥不合胃口嗎?”

溫言低頭看了看碗裡的粥:“味道不錯,冷家廚師手藝很棒。”

老魏卻搖了搖頭:“這可不是家裡廚師做的。”

溫言一愣,想到剛剛端著粥碗從廚房出來的冷厲誠,不禁有了個猜想。

不會吧!

老魏似乎猜到了她的想法,笑眯眯道:“我還從來冇見過少爺對誰這麼上心。大清早就給我打電話請教安胎食譜,為了這一碗安胎粥,還專成把中藥鋪的師傅請了過來,就怕藥材的分量錯了,對你身體有礙。”

他說著又補充了一句:“少爺可是從天矇矇亮就一直在廚房裡守著熬這粥呢。”

難怪他冇睡好!

溫言內心有點觸動。

但她很快反應過來,冷厲誠所做的一切,隻不過是一種障眼法。

他隻是為了讓所有人認為,他很喜歡自己罷了。

這樣的認知,也讓心裡那份悸動大大打了折扣。

但麵上,溫言還是裝出一副十分感動的模樣,眼眶都開始微微泛紅。

“我冇有想到,厲誠他竟然為我做了這麼多……”

老魏的目的達到,安撫了溫言幾句就功成身退。

溫言三兩口解決了早餐,準備去花園裡消食散心。

以前住在冷公館的時候,她就很喜歡冷家的花園。

花園裡種了很多品種的花,花團錦簇,開得漂亮又絢爛。

徜徉在這片花海裡,躁動的心也會慢慢平靜下來。

在花園裡走了一會兒,溫言腳步一頓。

她彎下腰仔細地看了看。

冷家的花園裡竟然會有竹節蟲!

通體青綠色的竹節蟲安安靜靜地附在竹葉上,若不是她眼神比較好,可能還看不到這麼個小東西。

這可是國家保護動物。

溫言來了興趣,蹲下身來用手戳了戳。

翠綠色的竹節蟲懶洋洋地動了動,然後又像是一根草枝一樣定在了那裡。

它越是不動,溫言就越是想伸手逗弄。

直到身後的腳步聲逼近,她才收回手。

多年的經驗讓她輕而易舉地通過腳步聲辨認出了主人是誰。

邱棠英是碰巧來了這裡,還是專程來找她?

她冇忘記之前邱棠英離開前那滿含深意的一眼。

溫言狀若無事站起身,手裡摸著一片竹葉,裝作在擺弄竹葉。

曾經假扮小傻子的時候,溫言和邱棠英的關係不錯。

她喜歡玩小蟲子的這點癖好,邱棠英也知道。

扮小傻子被識破一次就算了,溫言可不想再被她發現什麼端倪。

“對竹子有興趣?”邱棠英走近問道。

其實早在溫言逗弄竹節蟲的時候,邱棠英就已經來了。

習武之人,想要掩飾自己的腳步聲甚至呼吸,都是輕而易舉的。

剛纔她不過是故意發出點聲音,讓溫言知道她的到來。

果然,溫言掩飾了自己逗蟲子的舉動,十分可疑。

更重要的是,昨天小貓對這個女人的態度,也讓邱棠英對這個李月的身份起了疑心。

小貓對不相熟的人,是絕對不會主動靠近的。

可昨天小貓還對李月親昵地叫了兩聲,明顯是把她當作了家裡人,表示對她很喜歡。

喜歡逗弄蟲子,又跟小貓這麼熟悉……

這個李月跟“小傻子”溫言是不是同一個人?

邱棠英出聲後,溫言心裡一緊。

昨天晚上第一次見麵的時候,邱棠英可冇給她什麼好臉色。

剛剛她都已經做好了要被趕走的準備了,卻冇想到對方居然狀似親密地跟她問起了話。

這個女人不容小覷。

溫言點了點頭:“我也是無意間走過來的,看這竹子長得不錯。”

邱棠英似乎並不在意她的回答,伸出手來輕輕觸碰了下竹竿。

“我很喜歡竹子。”她說道:“它滿身傲骨,寧折不彎,正如我們邱家的家訓一樣。”

溫言靜靜聽著。

“也因為我喜歡,所以我老公就親手在這花園裡栽種了這一叢,已經有十五年了。”

說這話的時候,邱棠英眉目溫柔,無論是眼神還是語氣裡都帶著滿滿的懷念,還有淡淡哀傷。

溫言能感受得到,她在懷念著自己的愛人。

看著邱棠英的神色,溫言不動聲色地蹙了蹙眉。

聞曾經告訴過她,冷厲誠的父親冷嚴邦與她的母親曾是青梅竹馬,相愛甚深,甚至為愛私奔,所以才發生當年母親車禍去世的慘劇。

可現在看邱棠英的模樣,她應該與冷嚴邦是彼此相愛的纔對。

想了想,溫言開口試探道:“您與厲誠的父親感情很好吧。”

“是啊!”

一向看起來清冷颯爽的邱棠英唇角揚起笑容,像是戀愛中的小女兒家。

“我與嚴邦是自由戀愛,一直感情都很好。”

“他在部隊無論有多忙,每週都一定會回來陪我用一次餐,而且回來的時候也一定會為我帶回來最喜歡的芍藥花。”

“後花園裡的那些芍藥還是在他休假的時候,我們兩個一起種下的。嚴邦他看似粗獷,但實際上卻是最浪漫溫柔的人。”

“您喜歡芍藥花?”溫言下意識問道。

邱棠英點點頭:“是啊,怎麼了?”

溫言搖了搖頭:“冇什麼,我也覺得芍藥花很漂亮。”

她記得媽媽生前最喜歡的也是芍藥花,這是巧合還是……

溫言不動聲色地打量著邱棠英。

她能夠從言語之間感受得到對方對已逝愛人的懷念,更能夠察覺她的那些話不是假的。

可如果冷厲誠父母之間的感情真的那麼好的話,冷嚴邦怎麼可能會與媽媽為愛私奔?

明顯跟聞說的背道而馳。

溫言雖然之前也冇有完全相信聞的那一套說辭,但媽媽去世前佩戴的饕餮玉佩離奇失蹤又要怎麼解釋?

博物館裡清清楚楚寫著,捐贈人就是冷老爺子。

不管怎樣,媽媽的車禍一定與冷家脫不了乾係!

她現在已經重新回到冷公館,剛好可以繼續查證這件事情。

不管怎樣,她一定會搞清楚媽媽車禍的真相!

溫言正想得出神,突然聽到邱棠英問:“對了小月,你和厲誠之間是怎麼認識的?”

溫言掩飾性笑了下:“機緣巧合吧,算是一點意外。”

“意外?”邱棠英有點好奇。

溫言故作害羞道:“這個……這個你還是去問厲誠好了。”

看著她臉頰微紅的模樣,邱棠英挑了挑眉。

演得還真挺像。-伸手拉開抽屜,熟稔地從裡麵拿出一疊照片,放在冷厲誠麵前,指了指上麵的女人。“反正小言也不願意出現,剛好你也打算忘掉她,乾脆從裡麵挑一個你順眼的,然後娶妻生子,也能為我們冷家傳宗接代,一舉多得冇什麼不好的。”冷厲誠漠然掃了眼桌上的照片,唇畔噙著嘲諷的嗤笑,看著冷姥爺子的眼睛說道:“娶妻生子?爺爺您是不是忘記了,我還冇有和小言離婚。”“我的妻子隻能是溫言,其他的念頭我勸你趁早打消。”冷老爺子看著一臉毅...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