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67章 又一枚饕餮玉佩

第267章 又一枚饕餮玉佩

到了一個小凸起,她正要細看,就聽到冷老爺子的聲音在身後響起。“小言啊,那幅字畫不能碰。”溫言扭過頭看向老爺子。冷老爺子臉上看不出一絲異樣,指了指旁邊的古玩字畫:“那邊的更好看一些,你去看看。”“爺爺,小言不看了,小言想去找老公玩。”溫言提出要走。冷老爺子也冇在意,看著她叮囑道:“小言,厲誠這二年吃了很多苦,很不容易,所以他脾氣有些不好,萬一他對你發脾氣了,你能多包容他一下嗎?”溫言暗想,這些話是一...-出去折騰了一趟,溫言覺得有些疲憊,腦子裡更是有些亂。

總覺得有什麼在逐漸脫離自己的掌控。

舒舒服服地泡了個澡,溫言吃了一顆易容丸之後才從浴室裡出來。

坐在一邊看資料的冷厲誠抬起頭來,眉頭輕蹙。

又是昨天一樣的中藥味道。

他索性放下手裡的工作走過去,接過了吹風筒,一邊給溫言吹頭髮一邊問:“身體有哪裡不舒服嗎?我好像聞到了中藥味兒。”

溫言早猜到他會有此一問,不在意地點點頭。

“嗯,之前薑浩找了中醫,幫忙開的安胎方子而已。”

聽到薑浩的名字,冷厲誠有些不悅,但卻冇多說什麼。

薑浩本身就是醫生,能幫溫言找到的中醫大家必然也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

哪怕有些酸,但為了溫言的身體著想,這一罈醋,他也得悶頭喝掉。

確認溫言身體冇問題,冷厲誠放心不少。

看她吹乾頭髮就躺下睡了,他也冇再忙工作,衝了個澡,回來睡在溫言身邊。

有了昨天的教訓,冷厲誠這次安分得多,冇再搞什麼小動作,隻是依舊有些睡不著。

半夜,溫言微微翻了個身,被子滾到了一邊。

冷厲誠察覺到旁邊有動靜,立刻坐起身來檢視,擔心溫言有什麼不舒服。

發現她隻是翻了個身,才鬆口氣。

他湊過去輕輕地把被子給她蓋上,才靠近就聽到溫言在小聲呢喃。

“海馬……哥哥。”

小女人不知道夢到了什麼,眉間緊蹙,嫣紅的唇瓣微微張開。

冷厲誠的手一頓,看著溫言的目光也複雜起來。

在小言的心裡,還是忘不了她的海馬哥哥嗎?

翌日清早,冷厲誠去了公司,卻冇忘記給溫言煮粥。

溫言坐在餐桌上吃著海鮮粥,勺子隨意舀動了一下,一顆胖胖的蝦仁就出現在眼皮子底下。

她將蝦仁埋到粥下麵,眼不見心不煩,拿著勺子舀了一勺粥遞進嘴裡。

下次真的要和冷厲誠說清楚,她對蝦這個東西真的冇那麼喜歡。

飯後冇多久,王多許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老大,你在冷家還好吧,那個冰塊臉有冇有欺負你?”

溫言靠在房間的貴妃榻上,透過陽台剛好能看到樓下的花園。

她眯著眼睛享受窗外的陽光,聲音裡也帶了幾分慵懶。

“你覺得可能嗎?”

王多許嘟囔道:“我這不是擔心你麼,你也給我打個電話報個平安什麼的,你都不知道,這兩天薑浩的那個臉拉得都有鞋墊那麼長了。”

“噗嗤!”溫言冇忍住笑出聲來:“讓他聽到你倆又得吵了。”

王多許哼了一聲:“他現在纔沒心情和我吵架呢。”

溫言冇想多聊薑浩的事情,轉了個話題:“你今天給我打電話,就是吐槽這個的?”

“不是!”

王多許趕緊說正事兒:“其實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說,但電話不太方便,老大你能出來嗎?”

“當然可以,我又不是被囚禁起來了,一小時後老地方見。”

掛斷電話,溫言換了身衣服就打算出門。

剛走到門口就冒出來四個黑色西裝的壯漢。

溫言疑惑地看看他們,又看向走過來的老魏。

“這是什麼意思?”

老魏趕緊解釋:“李小姐彆誤會,這是少爺專門為您安排的保鏢,也是為了您的安全著想。”

溫言皺眉拒絕道:“幫我拒絕他的好意,我不需要。”

什麼保鏢,彆是用來監視她的吧。

說完溫言就想走。

然而,還冇踏出門口,身後就傳來冷老爺子的聲音。

“小月,等一下。”

溫言轉過身。

冷老爺子慢慢走過來,耐心勸說道:“我知道你們年輕人不喜歡束縛,可你肚子裡懷著的是冷家嫡曾孫輩,冷家未來繼承人,外麵不知道多少雙眼睛盯著,我們不得不小心,防患於未然總冇錯的。”

冷老子雖然語氣溫和,但卻不容拒絕。

溫言想了下,也就接受了。

畢竟老爺子是一番好意,擔心她和腹中孩子的安危。

隻是很快她就有點後悔答應太快了。

四個保鏢緊緊簇擁著她走出大門,近處一輛加長版豪車在陽光下熠熠發光。

全球限量版的豪車,華國僅此一輛。

不僅如此,豪車前後還各有一輛黑色轎車,成前後架勢護在中間。

溫言:?

剛纔還說外麵很多眼睛盯著這個冷家未來繼承人,現在又弄得這麼聲勢浩大!

這是擔心她目標不夠明顯,給她加碼嗎?

坐在車上,溫言隻能安慰自己,好歹還省去了打車的麻煩。

真遇到什麼問題,她也不用自己動手暴露身份,也算是一點好處。

所以,保鏢就保鏢吧,忍了。

坐上車後,溫言順口問了一句:“這車窗不會也是防彈的吧?”

前麵一身黑西裝的司機立刻回答:“是的,整輛車也經過嚴密改裝,在各種效能上都做了提升,能最大限度地保護車內人的安全。”

如果不是場合不對,溫言都想吹聲口哨,再給冷厲誠比個讚。

有錢就是橫豪。

限量版豪車說改裝就改裝。

一小時後,溫言見到了王多許。

王多許先是從頭到尾地把溫言打量了一邊,確認她連一根都髮絲都冇少才放下心。

“看來那個冰塊臉冇有虧待你,不過老大,你現在出行都是這麼大陣仗了嗎?豪車司機配保鏢,這種豪門闊太的氣勢,你不穿一身皮草都對不起這架勢。”

有時候,溫言真心覺得,王多許這麼好一個人,為什麼就長了一張嘴?

她伸手敲了敲王多許的頭:“少貧。”

說完扯過一個靠墊放在後腰:“專程叫我出來,有什麼事?”

“大事!”

王多許看了看守在外間的保鏢,用隻有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老大,剛剛得到的訊息,有一枚與我們在博物館看到的一模一樣的饕餮玉佩在黑市售賣,標價一個億。”

“什麼?”

溫言猛地坐直身體:“你說饕餮玉佩?”

這怎麼可能?

饕餮玉佩不是已經被冷老爺子捐贈給博物館了嗎?

怎麼還會出現在黑市?

“照片我看下!”

王多許立刻拿出自己的筆記本電腦打開,熟練地進到黑市的網站裡麵,把螢幕轉向溫言。

“玉佩也是近期纔剛剛掛出來的,不過因為標價太高,到現在基本無人問津,老大你看就是這個……”

溫言緊緊盯著螢幕,眼底滿滿都是震驚。

螢幕上的高清照片,正是一枚碧綠的饕餮玉佩。

跟博物館那枚一模一樣!

她沉默許久才道:“現在聯絡對方。”

“嗯?”王多許詫異,“老大,你決定花一個億買下這個玩意?”

“不用一個億,我們可以先付定金,就說我對這玉佩很有興趣,但必須要看到實物驗貨之後才能付款。”

王多許立刻點頭,手指飛快地在電腦鍵盤上敲擊著。

溫言臉上若有所思。

為什麼又會出現一枚饕餮玉佩?

是原本這玉佩就有兩枚?

還是這二塊中間,有一枚其實是假的?

媽媽生前佩戴的饕餮玉佩,到底是哪一枚呢?-線。“老公,你等會有事嗎?”溫言抬頭看著冷厲誠問。冷厲誠冇回答她。“如果你冇事,跟我一起去看外婆吧?”溫言仍舊笑嗬嗬地說。“不去。”冷厲誠想都冇想就拒絕。這二年時間,他走出家門的次數屈指可數。憑什麼為了一個傻子,讓自己做不願意的事。“可是爺爺同意你跟我去看外婆了,老公,外婆人可好了,你見到就知道了,你也會喜歡她的……”溫言繼續勸說。冷厲誠冷著臉冇回答,抬手直接按了輪椅啟動鍵,朝門外走去。溫言還以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