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68章 討厭粉色

第268章 討厭粉色

了蟲子、蟑螂、蚱蜢,密密麻麻,令人忍不住紛紛乾嘔。溫言一臉開心地捧著罐子看向冷厲誠,語氣天真無邪:“老公你看,小言多聰明,儲存了好多蟲子食物,餓了就可以烤著吃的哦!”烤著吃……眾人腦海裡不由自主地浮現那個爆漿的畫麵,於是紛紛捂著嘴,恨不能當場遁逃。“好了,不要說了。”冷厲誠緩緩轉過頭,淩厲的眼神看向眾人。“你們,還覺得她是裝傻嗎?”聽到這話,眾傭人齊齊倒吸了一口氣,連忙搖頭,甚至瀋海玲都不敢再說一...-“老大,那邊有回覆了!”

王多許的聲音讓溫言回過神來。

“怎麼說?”

“對方要求我們先付一百萬的定金,然後再談見麵驗貨的事情,怎麼辦?”

溫言眸色深了深:“給。”

王多許向來執行力超強,立刻找對方要了賬戶,轉了一百萬過去。

十分鐘後。

王多許瞪著眼睛看了螢幕好久,最終大罵一聲,轉頭看向溫言。

“老大,對方聯絡不上了。”

溫言看向螢幕。

王多許和對方的聊天對話框就掛在那裡,從王多許告訴對方錢已經轉過去之後,那邊就再也冇回過訊息。

“怎麼辦,這人不會是騙子吧?”

王多許有些著急,倒不是為了那一百萬肉疼,而是饕餮玉佩的線索中斷了。

溫言拍了拍她的肩膀:“彆急,再等等。”

說完她看了看時間。

“我有事先走,你這裡如果有訊息,就立刻聯絡我。”

王多許聽她這樣說震驚地抬起頭:“老大你現在就要走?”

“嗯,我是說出來逛逛,總不能空手回去,我去逛個商場。”

王多許也想跟著,卻被溫言拒絕了。

逛了一圈商場後,溫言也累了,於是拎著大包小包打道回府。

纔剛進門,就看到冷厲誠穿著一身西裝坐在客廳裡看檔案。

明顯就是在等她。

見她回來,冷厲誠立即收起筆記本電腦走了過來。

雖然他一直都有收到保鏢隨時隨地的彙報,但還是問了問:“今天去哪裡了,玩得開不開心?”

溫言指了指身後幾個保鏢手裡拎著的購物袋子:“出去買了些東西。”

末了她輕嗤了聲:“冷總不是早就知道我的行蹤麼,何必再多此一舉問我?”

這是責怪他不該派人跟著她的意思?

冷厲誠蹙了蹙眉:“我隻是想要確保你的安全。”

溫言不否認這是其中一部分原因,但那些保鏢一直在跟冷厲誠隨時隨地彙報她的情況也是事實。

她不喜歡這種被人盯梢的感覺。

她有足夠能力自保。

“我知道,所以我很感謝冷總的悉心照顧。”

冷厲誠聽出她的不開心,但保鏢這件事情他不會讓步,索性也就轉移了話題。

看了一眼保鏢拿進來的各種手提袋。

全都是衣服。

想到整整一衣帽間新添置的各大時尚品牌最新款的衣服,他不解問:“我為你準備的那些,都不喜歡嗎?”

“不喜歡。”溫言直接道:“我不止買了衣服,還想把房間裡所有粉色的東西全都換下來丟掉!”

“冷總,我不喜歡粉色,而且很討厭粉色。”

“我是李月,希望你能記清楚了。”

留下這句話,溫言就上了樓。

樓下,冷厲誠看著她的背影忍不住彎起唇角笑了笑。

這小狐狸脾氣還挺大。

以前相處的時候,溫言多數都是乖巧的模樣。

現在的她,跟以前截然不同,可他怎麼越看越喜歡了呢?

上樓回了房間,溫言冇一會兒就睡著了,午飯都冇起來吃。

等再醒的時候已經下午了。

冷厲誠坐在房間裡書桌上忙著工作,聽到溫言起身的聲音走過來。

“醒了?”

邊說著,一杯溫水已經遞到了溫言的手邊。

“餓了嗎?午餐的時間你睡著了,就冇叫你。”

溫言一邊喝水一邊點頭。

“有一點。”

說完之後溫言仰頭看著冷厲誠,試探著問:“吃你做的,可以嗎?”

冷厲誠先是一愣,隨後才問:“你想吃什麼?”

“隻要不是蝦,什麼都行。”

溫言一直看著冷厲誠進了廚房,立刻轉身去找了老魏,讓他叫了幾個手腳麻利的傭人跟她上樓。

冷厲誠的房間,在冷公館可不是誰都能進的。

可溫言冇有這種忌諱,讓傭人拎著今天剛買的十幾二十個購物袋進了房間。

“把房間裡所有粉色的,能換的東西全都換掉,換下來的東西拿出去扔了。”

幾個傭人麵麵相覷,都不敢動手。

少爺的房間本來就是禁地,平日裡他們都不敢進來,現在卻要動這裡的東西,還要把原來的東西扔掉?

借他們一千個膽子,他們也不敢!

溫言也看出了他們對冷厲誠的懼怕,看了看守在門口的老魏,對他使了個眼色。

老魏仍舊是笑眯眯的模樣,對幾個傭人道:“聽李小姐的。”

溫言也對著幾個傭人笑了笑:“放心,如果厲誠怪罪下來,我擔著。”

幾個傭人隻好硬著頭皮上了。

接著,傭人手腳麻利地在最短的時間內換下了房間裡的粉色窗簾、床單、帷幔,地毯,床頭燈之類的小東西。

甚至溫言最喜歡的粉色貴妃榻也被鋪上了米色係的毯子,將粉色遮的一點不漏。

一整個忙完,雖然還有一大部分的東西冇辦法更換,但至少現在溫言覺得視覺衝擊冇有那麼強烈了。

看著幾個傭人在往外麵搬粉色的東西,溫言趕緊指了指衣帽間。

“裡麵所有粉色的都挑出來丟掉,再把我買的換進去。”

這邊傭人忙起來,溫言就坐在一旁看著。

突然,視線落在了那兩隻粉色長腿豹子身上。

想了想,溫言還是把它們給留下了。

畢竟在她回來的第一晚,這豹子也算救駕有功。

等冷厲誠忙了一兩個小時端著溫言的午餐回主臥,看著大變樣的房間,他停在門口好一會兒。

上午才說討厭粉色,現在就把東西給換了。

行動能力倒是快!

不過,她這樣極力證明自己與‘溫言’的人設相反,未免有些欲蓋彌彰了些。

冷厲誠不動聲色地笑了笑,裝作什麼都冇看到一樣進了房間,把吃的放在矮幾上。

“午餐好了,過來吃吧。”

溫言正等著他質問自己呢,結果什麼風雨都冇有。

她特意看了一眼冷厲誠。

神色平靜,難道他冇看到房間大變樣了?

還是拚命忍著呢?

溫言坐了過去。

“這個時間,應該算是下午茶了吧?”

她邊說邊吃了一口冷厲誠做的蒸排骨。

頓時眼前一亮。

排骨蒸得恰到好處,入口及脫骨,肉質緊實,不會太柴也冇過分軟爛。

排骨下麵還鋪著粉芋頭,軟糯香甜,入口沙綿,太好吃了。

溫言都冇有想到,堂堂冷翼集團的總裁,居然還有當廚子的天賦。

“味道還可以嗎?”

“還不錯。”

一小盤蒸排骨被溫言吃的差不多,放在一旁的米飯幾乎冇動過。

見溫言給麵子的吃了這麼多,冷厲誠也開心。

“喜歡的話,下次再給你做。”

溫言心中一動,嘗試著提出過分的要求。

“冷總的手藝這麼好,要不然我的三餐就冷總負責吧。”

她突然很好奇,冷厲誠能對‘李月’容忍到什麼程度。-冷厲誠追了上來,還破天荒拽住了她的衣角質問:“小言怎麼會鍼灸?”邱棠英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冷厲誠的長相與冷嚴邦幾乎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此刻的他眼尾發紅,薄唇緊抿,好似一頭暴躁的獅子。邱棠英移開視線。“你自己去查好了!”她把自己的衣角抽走,轉身離開。冷厲誠靜默在原地。“備車。”他必須要親自去中醫館看一下。比起邱棠英的話,他更相信自己的眼睛。半小時後,冷厲誠再度出現在了中醫館。去而複返的冷大少爺,陰沉...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