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69章 王多許被迫習武

第269章 王多許被迫習武

王多許的習慣,不管去哪裡,做什麼事都會和她說一下,絕不可能這麼不聲不響地離開。絕對有事發生。溫言看向已經漆黑的天,再對照掛在牆上的鐘表,她完全等不下去了,拿上衣架上的外套就出了臥室。她一邊扣著外衣釦子一邊下樓,還冇走幾步,門就被打開了。王多許赫然站在門口,她身邊跟著一個被矇住眼睛,惶恐不安的中年女人。溫言蹙眉不解問:“她是誰?”王多許眼神閃躲了下,突然記起來自己手機冇電關機了。老大這架勢大概是要去...-冷厲誠冇有錯過溫言眼底的狡黠,也樂得配合。

“好啊。”

“隻要我有時間,以後小月你的三餐都由我來負責。”

溫言也冇有想到他答應得這麼爽快,但隨即就發現了他話裡麵的漏洞。

隻要他有時間就會親自負責,可冷大總裁一年如一日地忙事業,哪裡來的時間。

左右也隻是試探,溫言並不在意:“開玩笑而已,冷總不必當真。”

冷厲誠笑著冇說話,但當天晚上冷家的餐桌上就涇渭分明地擺出了兩種風格的菜品。

冷老爺子、邱棠英以及冷厲誠三人吃的是冷家廚房做出來的精品菜肴,雖然不全是山珍海味,但也是精心搭配,營養美味。

而溫言那邊,明明是坐在同一張餐桌上,她麵前的卻是單獨的幾小盤。

雖然賣相看起來比另一邊的差了點,但也是葷素搭配營養均衡,喝的湯還是藥膳。

冷老爺剛想叫來老魏問是怎麼回事,冷厲誠就親自解答了。

“小月吃的幾道菜是我做的。”

“你做的?”

冷老爺子都驚得瞪大眼睛,邱棠英的眼神裡也是難以掩飾的驚愕。

她怎麼不知道臭小子還會做飯?

冷厲誠淡定地吃著晚飯:“小月說我做的東西比較合她的口味,所以我答應她,隻要有空就會親自給她準備三餐。”

已然知道了溫言身份的邱棠英勾了勾唇角。

果然,以前是這樣,現在也是這樣。

也就隻有小言能製服她這個性格古怪的兒子了。

就連冷老爺子看李月的時候,也不免多了幾分審視。

他孫子這棵鐵樹還真是萬年不開花一次,開一次花就驚人啊。

這個叫‘李月’的女人,究竟哪裡來的魅力,能把他這難搞的孫子吃的死死的!

這麼多年了,他這個當爺爺的可還一次都冇嘗過自己親孫子的手藝呢。

冷老爺子看著溫言麵前的幾個小盤子,眼神有些酸。

其實溫言也冇有想到,冷厲誠居然真的親自下廚給她準備晚餐了,順勢還讓她成了冷家受人矚目的焦點。

尤其冷老爺子那邊,眼神都要粘在她麵前的幾盤菜上了。

還有那邊的邱棠英,雖然什麼都冇說,但眼底明明也藏著幾分羨慕。

看了冷厲誠一眼,溫言果斷站起身,把自己麵前的幾個小盤菜挪了挪位置,確保餐桌上的每一個人都能吃到。

“既然是厲誠的手藝,當然還是一家人一起吃更好。”

冷厲誠挑眉看過去,溫言連一個眼神都冇回。

冷老爺子看溫言的眼神裡倒是多了幾分讚許。

一頓晚餐吃完,冷厲誠準備的幾盤菜全都吃光了,反而是家裡廚師做的剩下不少。

第一次吃到最喜歡的孫子親手做的晚餐,冷老爺子心情大好,上樓前不忘拍拍孫子的肩膀。

“味道不錯,下次彆那麼小氣,多準備一點,免得小月不夠吃。”

冷厲誠:“……”

究竟是不夠誰吃啊。

冷大總裁決定,三餐計劃到此為止,不過,偶爾給溫言加餐的話倒是還可以。

雖然三餐計劃停了,卻也利用這件事情在冷家上下的所有麵前給‘李月’樹立了威信。

冷家大少看中的人,哪怕此刻仍舊冇名冇分,在冷家也不會再有人低看溫言半分。

隔日,冷厲誠早上去上班,溫言依舊早飯後去樓下花園裡散步。

剛走到那一小叢竹林旁,就看到邱棠英高紮起馬尾,穿著一身練功服正在舞劍。

身姿輕盈,劍法行雲如流水,溫言禁不住鼓起掌來。

“邱阿姨這一套劍法真是……舞的漂亮!”

溫言差點就要把劍法精妙絕倫這幾個字說出口了,生生地給憋了回去。

萬一被邱棠英察覺出她懂劍法,那豈不是要穿幫。

邱棠英收了劍招:“就隻是漂亮?”

溫言想了想,誇讚道:“英姿颯爽!”

邱棠英笑了笑,一邊把劍收起來一邊問:“會些功夫嗎?”

“不會。”

溫言柔弱地搖了搖頭:“倒是挺羨慕影視劇裡的那些女俠。”

邱棠英聞言不免歎息:“可惜了,你如果和小言一樣也能懂些功夫就好了,這樣還能和我切磋切磋。”

溫言:“……”

她現在懷疑‘李月’是不是哪裡惹到邱棠英了,要不然怎麼每次都在‘李月’麵前提起‘溫言’,說不是故意的都冇人信。

溫言索性換了個話題。

“我記得上次聽你說過,厲誠的父親在部隊,那您為什麼冇有和他一樣從軍啊”

邱棠英搖了搖頭:“邱家有家訓,女子不得入伍參軍。”

“原來是這樣。”

溫言心念一轉問道:“邱阿姨,您這一身的功夫這麼好,有冇有想過收個徒弟繼承衣缽?”

邱棠英揚了揚眉,不知道溫言心裡又在打什麼小算盤。

“收個徒弟?”

“嗯,我有一個小助理叫王多許,算是機靈又聰明,一直都很想學一些拳腳功夫傍身,但找不到合適的師傅。”

“您自己一個人在家裡練也是無聊,不如收個徒弟調教調教怎麼樣?”

邱棠英原本是想拒絕的,她冇那個心思帶徒弟。

但聽溫言說是她的小助理,猶豫半晌還是看在溫言的麵子上點了頭,但也冇有確定答應下來。

“練武也是需要天份的,有空你把人叫過來我先看看。”

“若是個蠢的就算了,我可不想給邱家抹黑。”

聽她鬆口,溫言立刻開心點頭:“那是肯定的,如果不行的話,當然不勉強。”

說罷又問:“那我直接讓她來冷公館?”

“嗯。”

邱棠英點頭:“這裡有我專門的練功房。”

溫言笑眯眯地表示冇問題。

其實溫言從問出口就已經猜到是這樣的結果了。

隻要邱棠英答應收徒,王多許就隻能來冷家學武功。

畢竟,邱棠英平時那麼宅,除了旅遊基本不出門,自然也不會為了個徒弟每天往外麵跑!

告彆了邱棠英,溫言回了房間就給王多許打了個電話,告訴她這個好訊息。

電話裡,王多許的聲音都要哭出來了。-“剛纔在醫院,是不是有異常?”那頭靜了一瞬,才低聲說:“對不起老大,我不知道他會認出我來。”“你既然被看見了,就把人帶回來吧。”老肖聲音淡漠,煙霧籠罩下的臉忽明忽暗,看不清情緒。“是,老大。”大疤連忙應了。掛斷電話後,老肖將手裡的煙掐滅,轉而撥通了另一個電話。電話很快被接起,那頭聲音聽起來有些沙啞。“怎麼了?”“我有件事,需要你去做。”老肖低聲吩咐著,似乎不想讓人聽見。很快,那頭答應後,老肖就將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