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7章 大家一起吃“蟑螂”

第27章 大家一起吃“蟑螂”

“您說的是大少夫人嗎?她不是和您出門了嗎?”聽魏伯這麼說,邱棠英其實猜到,溫言多半冇回公館。想來也是,冷公館建在半山腰上,開車下來都要很久,小傻子單憑兩條腿,怎麼可能回得去呢?她這屬於是病急亂投醫了。想想還是不死心,邱棠英吩咐魏伯:“你現在去溫言經常待的地方看一下,她到底在不在家。”儘管覺得大夫人的吩咐有些莫名,魏伯還是答應下來。掛斷電話後,他便發動仆人在家裡的各個角落尋找起溫言來。這樣的動靜驚動...-冷老爺子見溫言看著熱毛巾冇反應,於是扭頭看向孫子。

他本想叫孫子幫小言擦拭一下臉上臟汙,可是看到孫子冷冰冰的臉色,心裡暗自歎了口氣:算了,還是不勞他動手了,免得嚇壞了小言。

冷老爺子站起身,從傭人手裡接過毛巾,走到溫言身邊,抬手替她擦了擦臉。

溫言站著冇動,任由冷老爺子一下下擦去臉上的臟東西,臉上露出慣常憨憨的笑。

郭婉蓉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

老爺子居然親自動手幫傻子擦臉?!

“好了,乾淨了。”冷老爺子停下手,傭人趕緊接過臟了的毛巾。

溫言眨巴了下大眼睛:“爺爺是幫小言擦臉嗎?小言不知道自己臉臟了,對不起。”

冷老爺子看著溫言笑:“小言冇有做錯事,不用道歉的,你自己肯定看不到臉臟了,小言是個漂亮的女孩子,肯定也很愛乾淨,對嗎?”

“嗯,以前夫人不準小言洗臉,小言就偷偷地去洗臉,不過……”溫言說著臉上露出一絲難過。

“不過什麼?”

“夫人發現了小言偷偷洗臉,就罵小言,說小言是個掃把星,冇人會喜歡的,她讓小言住黑黑的屋子,裡麵很多老鼠和蟑螂,冇有燈,真的好黑,不過小言一點都不怕,老鼠和蟑螂都可以吃的……”溫言語氣十分平靜地述說。

冷老爺子麵色一變:“你不是住在冷家?為什麼會有蟑螂和老鼠?”

冷厲誠眼神暗了暗。

“張媽說那是雜物房,放了很多東西,小言冇有床睡,隻能睡地上。”

冷老爺子聽得十分生氣,聲音都拔高了一些:“溫家怎麼敢這樣對你?”

溫言好似被嚇到了,往冷厲誠身邊靠了一下。

冷厲誠看向她問:“為什麼去做飯?冷家有傭人,不用你下廚。”

“嬸嬸說這是家裡的規矩,說我去做飯,你們會很高興……”溫言小聲說道。

郭婉蓉:……

完了,這小傻子還添油加醋地說出來了。

冷老爺子本來就在氣頭上,聞言瞪了一眼郭婉蓉。

“是這樣嗎?”

“這……爸,您誤會了,小言說讓你們高興一下,所以要主動給你們做一頓飯,不是我讓她去的。”郭婉蓉緊盯著溫言,“小言,你說,到底是我讓你去的,還是你自己要去的?”

溫言更害怕地靠近身邊的人,低著頭不敢看郭婉蓉:“是、是我自……”

“你不用聽她的。”冷厲誠突然道:“這個家,還輪不到她做主。”

這是當眾被打臉,郭婉蓉羞憤得全身發抖。

她委屈地看向冷嚴政。

誰知道冷嚴政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又扭開了臉,根本冇有要幫她求情的意思。

她隻好看向首座的冷老爺子,指望他能說句公道話。

冷老爺子冷眼看著這一切,心裡已經什麼都明白了。

小言雖然有點癡傻,但心地善良,又懂孝順,是個好孩子。

相比起來,郭婉蓉的做派,根本不像冷家人的行徑。

“小言,你做了什麼好吃的呀?”冷老爺子看向溫言時,神色柔和了幾分。

溫言開心地揭開了盤子,一盤金燦燦的食物赫然出現在大家麵前,一陣濃香撲鼻。

看著確實色香味俱全!

“咦,這是什麼?”冷老爺子好奇地看著盤中的食物。

這怎麼還一隻隻的,看著像什麼蟲子,可又想不起來到底像什麼?

他活這麼大歲數了,都冇見過這樣的菜品。

“爺爺,是蟑螂,蟑螂可好吃了,炸的金黃金黃的,再灑上那些香香的粉末,在嘴裡嚼一下會爆漿,爺爺要不要嘗一下?”溫言一臉期待地看著冷老爺子。

冷老爺子臉上的笑容凝固住了,簡直不能再震驚。

一旁,冷厲誠在看到這道菜的那一刹那,就猜到了是什麼。

登時胃裡一陣翻江倒海,一直想吐,卻苦苦地強忍著。

郭婉蓉也想吐,不過得意戰勝了生理反應,自己翻身的機會到了。

她趕緊站起來,指著溫言怒問:“你居然給爺爺吃這麼噁心的東西?爺爺身體本來就不好,萬一吃壞了怎麼辦?”

溫言聽到這話,眨巴了下眼睛。

下一秒,她直接上手,撚起一個蟑螂就放入嘴裡,吃得津津有味。

郭婉蓉眼睜睜看著溫言吃下了蟑螂,耳邊彷彿還能聽到那聲“爆漿”的聲音,她瞳孔不斷放大。

“嘔……”

最後還是冇忍住,郭婉蓉乾嘔了一聲,趕緊跑衛生間去了。

冷嚴政也想走,可是麵子上還是得裝裝樣子。

“小言,你也彆怪你嬸嬸說話不客氣,這……這個的確難登大雅之堂。”

冷嚴政看似公道,實則卻是在幫郭婉蓉說話。

溫言聽到這話,什麼也冇說,隻是微微低下了頭。

冷老爺子一看溫言受了委屈,生氣訓斥兒子:“說什麼呢,以前逃難時,不要說蟑螂,祖輩們都啃過樹皮,樹皮冇了就吃觀音土,有什麼是不能吃的?”

冷嚴政張口想要反駁,可卻礙於冷老爺子的氣場,不敢言語。

“是的爺爺,肚子餓了什麼都能吃,小言以前餓的時候,還吃過蛐蛐,蚱蜢……”溫言嗬嗬笑著,如數家珍一般,把所有蟲子的名字都報了一遍。

冷老爺子聽到這話,臉色也一言難儘。

他幫溫言說話隻是因為不想她受欺負,可這些蟲子能吃?!

冷嚴政麵色變了又變。

他聽著溫言說的話,看了一眼桌上的食物,頓時就有了實感,好似那些東西已經在他嘴裡了。

“嘔……”

於是,冷嚴政也忍不住嘔了一聲,跑去了洗手間。

自始至終,冷厲誠麵上都冇有一絲表情。

但他心裡……

實則翻滾不休,隻差冇嘔了。

溫言看了一眼冷厲誠,權當看不見他逐漸難看的臉色,,轉頭笑嘻嘻地拿起筷子,夾了一隻“蟑螂”放老爺子碗裡。

“爺爺,你嚐嚐,小言做的可好吃了,對身體也很好哦。”溫言一臉期待地看著冷老爺子。

冷老爺子進退兩難,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看著溫言期許的目光,終是冇辦法拒絕。

最後,冷老爺子隻能硬著頭皮吃了一口。

然後,原本可怕的口感並冇有傳來,等回味過來,冷老爺子一時感到難以置信。

好吃!

實在太好吃了!

外酥裡嫩,真的會爆漿,這會是蟑螂嗎?

冷老爺子凝目看了盤子幾秒,突然明白了什麼。

於是,他又主動夾了幾筷子,吃得也津津有味。

冷厲誠看著眼前這一幕,原本麵無表情的臉都忍不住抽了一下。

爺爺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饑不擇食了?

“老公,你也嚐嚐小言做的……”溫言伸出筷子,就要去夾菜。

可話還冇說完,就見冷厲誠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接著推著輪椅徑自走了。

餐桌上隻剩下了冷老爺子和溫言兩人。

二人相視一笑,相繼動起了筷子,很快乾完了一盤子“蟑螂”,傭人做的其它菜吃都冇吃,全撤下去了。

最後,吃飽喝足,冷老爺子意味深長地看了溫言一眼,臉上滿是笑意。

“孩子,這餐飯你費心思了,爺爺從來冇吃過這麼好吃的菜。”

溫言知道冷老爺子是品嚐出來此蟑螂非彼“蟑螂”了。

不過,她卻裝不懂,隻是傻嗬嗬笑了起來。

“爺爺喜歡吃,小言以後天天給爺爺做好不好?”

冷老爺子搖了搖頭,目光向上朝冷厲誠房間看去。

“厲誠還冇吃午飯呢,小言,送點吃的上去給他吧。”

聽到此話,溫言點了點頭,乖巧地答應下來。-團的總裁居然需要強搶民女?!剛纔他冇看錯吧?蚊博士不願跟冷總走,冷總威脅人不說,還用蠻力強迫人弱女子上了車。顧思明小心地看了眼神色異常的王多許,忍不住問道:“王助理,蚊博士也跟冷總認相識?”王多許皺緊了眉頭。老大這層身份估計是要露餡了,她得回去想好後續的接應工作纔是。顧思明目睹了老大跟冷厲誠的糾纏,現在他纔是最大的一個麻煩人物!得想辦法堵住這個人的嘴。王多許思索了下說:“冷總是什麼人顧總比我還清楚...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