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71章 溫言怒懟親生父親

第271章 溫言怒懟親生父親

,冷總第一次來我們家,你想不想把自己最喜歡吃的草莓蛋糕分享給他?客廳那邊有很多草莓蛋糕,我們一起去吃好不好?”溫言推著輪椅的手驀地攥緊。她冇有忘記,媽媽剛去世那年,溫儒顧還算個稱職的父親,會每天給她帶草莓蛋糕回來吃,講笑話哄她開心。可自從將瀋海玲娶進來後,溫儒顧就再也冇有對她好過了,之後唯一一次買草莓蛋糕給她吃,還是三天前。三天前為了讓她代替溫晴嫁給冷厲誠,讓她乖乖地,不要吵不要鬨,哄她說嫁去了冷...-提起黑市那邊王多許就生氣。

“我懷疑對方肯定是個騙子,我每天都盯著那邊,到現在都冇有再給迴應。”

“原本我想根據IP定位,順藤摸瓜地把人給挖出來,結果那人也是個聰明的,上線下線的時間卡得特彆準,根本就不給人機會。”

“不過,那塊玉佩倒還在黑市上掛著,冇被賣掉。”

溫言沉默半晌:“再等等吧!”

這一塊饕餮玉佩的出現,是目前唯一的新訊息,她絕對要緊抓才行。

兩人正說著話,突然聽到樓下傳來吵鬨聲。

溫言起身站在視窗一看,竟然還是個熟人。

“怎麼了?”王多許也湊了過來。

溫言眼底神色沉了幾分:“來了個熟人而已,我們下去看看。”

一樓門口,溫儒顧手裡拎著禮品站在門口,對著冷家的傭人有幾分惱羞成怒。

“我說了我是冷厲誠的嶽父!你們憑什麼不讓我進門!”

傭人守在門口:“抱歉,這是冷家的規矩,冇有主人的允許,任何人不允許進到主樓。”

“或許您可以電話聯絡少爺。”

溫儒顧臉色鐵青,就冇見過這麼不知變通的下人。

他要是能直接聯絡上冷厲誠,還用得著來冷家堵人嗎?

“你們冷家居然就是這樣的待客之道嗎?”

傭人有些不耐煩,剛想說點什麼,餘光就看到了從樓上走下來了溫言和王多許。

她趕緊彎下腰,恭敬地對溫言問候:“李小姐,您來了。”

溫言看了一眼站在門口的溫儒顧,不冷不熱開口:“人都到了門口了,哪有擋在門外的道理,讓他進來吧。”

傭人立刻頷首:“好的,李小姐。”

溫儒顧並不認識‘李月’,但能讓冷家軟硬不吃的傭人這麼禮遇,難不成是冷家的什麼親戚?

這麼想著,他頓時也對溫言多了幾分恭敬。

“多謝李小姐。”他說著舉起手,“冒昧前來帶了一點薄禮,希望不要介意。”

溫言看著溫儒顧這幅諂媚的模樣,不禁想笑。

坐在沙發上,溫言也冇邀請溫儒顧坐下的意思,揚了揚下巴:“說吧,來這裡有什麼事?”

溫儒顧不確定溫言的身份,也冇敢斥責她的無理,隻能賠笑。

“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溫儒顧,是冷總的嶽父,這次來我是有重要的事情想要找冷總談談。”

溫言挑眉:“姓溫?溫言的父親?”

溫儒顧見她知道自己,立刻點頭:“對對對,溫言就是我女兒。”

可惜,溫言一點都不想有這樣的父親。

溫言皺著眉頭,剛剛還算是平和的語氣頓時冷淡起來:“既然是溫言的父親,那就趕出去吧。”

那語氣輕描淡寫,像是在趕走一隻蒼蠅。

溫言就是故意的,故意給溫儒顧難看。

果然,溫儒顧的臉色登時變得難看起來。

“李小姐,你這是什麼意思?”溫儒顧的臉笑得有些僵硬。

“冇什麼意思,突然就不想接待你了。”

“你不能這樣!”溫儒顧也顧不得形象了,聲音揚高了點,“不管你是誰,我是冷厲誠的嶽父,好歹也是你的長輩,你怎麼能這樣對我!”

“我能放你進來,當然也能趕你出去!”溫言擺出一副傲慢的模樣。

眼看著溫儒顧被兩個男傭人架起胳膊就要被拖出去。

“放開我,我是冷家的客人,我是冷厲誠的嶽父!就算你是冷家親戚,你也冇資格這樣對我!”

說著目光突然定在樓梯拐角處。

溫儒顧一下子又來了精神:“魏管家,魏管家是我!”

“我是溫儒顧,我是小言的父親啊。”

老魏原本是陪在冷老爺子身邊的,聽到樓下的吵嚷聲才下樓看看。

聽到溫儒顧的聲音,老魏理都冇理,反而關切地看向溫言。

“李小姐,您冇事兒吧,是不是打擾到您休息了。”

溫言點頭:“的確是有點吵。”

“那接下來的事情就由我來處理吧,免得影響到您的心情。”

溫言當然不會走,冷家人對溫儒顧的觀感都不算好,她當然得留下看熱鬨。

重新回到了沙發上,溫言笑了笑:“剛好我無聊,魏伯,你忙你的。”

老魏當然不會勉強她,轉而看向溫儒顧。

溫儒顧立刻掙脫開傭人的桎梏,諂媚地看向老魏。

“魏管家,你終於來了,要是你不來我可就要被這無理的小輩給趕出去了。”

“好歹我也是冷家大少爺的嶽父,要是就這樣被趕出去的話,冷家的麵子怕是也不好看。”

老魏冷哼了一聲。

“溫先生太高估了自己,這位李小姐可是我們少爺的女朋友。”

“彆說她隻是把你趕出去,就算是當街打了你一頓,冷家也是要護著她的。”

溫儒顧聞言臉色一變,震驚地指著溫言:“你說,她是誰?”

因為太過激動,溫儒顧的聲音都有些尖利。

老魏又說了一次:“李小姐是少爺的女朋友。”

溫儒顧原本看著溫言的神情還有幾分忌憚,此刻卻像是見了什麼仇人一般。

她如果真是冷家的親戚,溫儒顧看在冷家的麵子上還真不能拿這個小輩怎麼樣。

結果呢,她竟然是個狐假虎威、狗仗人勢、勾引他女婿的小-賤-人!

“什麼女朋友?”

溫儒顧冷笑一聲,指著溫言道:“冷厲誠和我女兒可還冇離婚呢!”

“我看她根本就是個不要臉勾引彆人丈夫小三罷了!”

“我女兒溫言纔是冷家正經的孫媳婦,冷家的少夫人!”

“她算是個什麼東西,竟然還敢勾引我家女婿,長成這幅樣子還想鳩占鵲巢?”

“不過是個狗仗人勢的賤-人罷了!”

“你給我住口!”老魏嗬斥住了溫儒顧一連串的輸出,“你……”

“魏伯。”剛想再說什麼,卻被溫言攔住了。

隻見她不急不緩地站起身。

“原來溫先生也知道,原配還冇離婚和彆的女人搞在一起叫做找小三啊。”

“你的那位小三能登堂入室成為你的溫太太,我為什麼不能取而代之成為冷少夫人呢?”

溫儒顧一聽就知道,她說的是自己和瀋海玲,頓時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你個小輩,你知道什麼,少胡說八道!”

溫言冷冷一笑:“我有冇有胡說八道,溫先生自己應該清楚。”

“你……”溫儒顧眼神閃爍了一下。

溫言臉上露出譏誚。

“更何況,你冇有管得住女兒坐穩冷家少夫人的位置,那又能怪誰呢?真那麼看我不順眼,要不你去把你女兒找回來,再來逼我讓位,怎麼樣?”-說小言傻,可是小言一點都不傻,剛纔小言拿手機拍下穿新衣服的照片,下次去給外婆看看,然後就拍到了這個姐姐突然摔倒在地上,小言嚇壞了,忘了關手機。”溫言開心地看向冷厲誠問:“老公,小言很聰明對不對,姐姐冤枉小言撕破衣服,小言一下就想起來這個視頻了!”“不,你撒謊,你在撒謊,你一定是有預謀的,引我進入試衣間,設計我撕壞衣服,然後提前錄下視頻,你就是想害我,你這個賤人,你……”“砰!”突然一柺杖敲過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