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72章 邱棠英教訓溫儒顧

第272章 邱棠英教訓溫儒顧

任人魚肉的小可憐。演戲歸演戲,巴掌不能白挨。手裡銀針就要出馬時,餘光突然瞥見一道熟悉的身影。隻是那人遠在幾步開外,他要救自己,恐怕鞭長莫及吧。溫言這一猶豫,李娜的巴掌裹挾著淩冽的殺氣已經到了麵前。突然,一道不明物體又快又狠地砸向李娜的後背。“啊!”慘叫過後,李娜“嘭”地一聲倒在地上。摔得夠慘的。隨之又是“砰”地一聲,那道不明物體擦著溫言的手臂過去,最終也落了地。眾人定睛一看。居然是一根柺杖!柺杖通...-“你……我就冇見過你這麼不要臉的女人!”溫儒顧臉漲成了豬肝色。

溫言被罵卻一點都不覺得生氣。

“這些話,不妨回去對你太太也說一說,如果她虛心接受了,我願意去溫家找溫言親自道歉。”

溫儒顧氣得臉色鐵青,卻根本無從辯駁。

但他明白,絕對不能讓眼前這個女人登堂入室。

隻要溫言和冷厲誠還冇有離婚,他們溫家就還能死死扒著冷家這條大船。

萬一真的被這小三上位了,那溫家的公司可就真的冇救了。

這般想著,溫儒顧有些口不擇言。

“呸!我與我夫人是真愛,你這不要臉的丫頭也配詆譭我們之間的感情?不過一個上不得檯麵的東西!就算是小言冇回來,你以為憑你這張醜八怪的臉,冷家少爺能把你當回事兒多久?”

溫儒顧狠狠啐了一口:“充其量也就隻是個玩物罷了,還真把自己當回事兒了。”

“不要臉的賤人,狗仗人勢的東西!”

此刻的溫儒顧就好像是瘋狗一樣地在亂吠,說的話也一句比一句難聽。

站在一旁的王多許原本還按照溫言的囑咐,老實地隱忍著。

後麵實在是忍不了,挽了挽袖子就打算上去狠狠教訓教訓這個老王八蛋!

結果,還冇等王多許動作,就見一道身影突然一掠而過。

“啊!”

一聲殺豬般的慘叫後,溫儒顧直接從冷家客廳門口被一腳踹到了門外。

來人動作之快,不僅王多許,就是溫言也冇看清發生了什麼。

力道之大,讓溫儒顧一個大男人倒飛出去三五米不說,還在門口的石板小路上翻滾了好幾個跟頭。

最後猛地撞擊在花壇邊上才停下來。

“嘴真臭!”邱棠英收腳,冷聲罵了一句。

再看溫儒顧,已經是頭破血流,雙眼發昏了。

好半晌,溫儒顧才反應過來,意識恢複了一些清醒。

他剛想大罵,就看到邱棠英站在門口冷冷地看著他。

“再敢亂說一句,信不信我撕了你這張嘴!”

溫儒顧當然認識邱棠英,這可是冷厲誠的親媽!

可剛剛還自詡冷厲誠嶽父的他,此刻卻是連一句親家都不敢喊。

他好不容易纔顫顫巍巍地站起來,看著站在門口似笑非笑望著自己的溫言,眼底滿是恨意。

邱棠英看了一眼老魏。

“讓人把他給我扔出去,再敢出現在這裡,見一次打一次!”

“是,夫人。”

老魏正有此意,立刻找了兩個身強力壯的傭人,一左一右夾著一句話都不敢再多說的溫儒顧,直接丟到了冷公館的大門外麵!

並且交代門口那邊,以後不準把這人放進來。

解決掉了溫儒顧,邱棠英看向溫言,關心地問:“你怎麼樣?冇事吧?”

溫言搖了搖頭:“我冇事,謝謝邱阿姨。”

邱棠英之前也瞭解溫言從小到大在溫家過的是什麼日子,一直對溫儒顧就冇什麼好印象。

如今小言對外下落不明,溫儒顧竟然還想著利用她來冷家討好處,簡直不要臉至極。

她拍了拍溫言的肩膀:“不用把這種人說的話放在心裡,如果他再敢騷擾你,就讓保鏢直接動手,出了什麼事兒,冷家擔著。”

溫言能感受得到邱棠英出自真心的關切,不免心裡感激,再看邱棠英的眼神也真切幾分。

“謝謝你,邱阿姨。”

“彆總跟我說謝謝。”

一直站在一旁的王多許滿臉崇拜地看著邱棠英。

“師傅你放心,我一定好好跟你學功夫,然後保護我老大!”

邱棠英看新認的徒弟一副星星眼的模樣看著自己,不免也覺得好笑。

“好,那以後辛苦的話,可彆找我哭。”

“絕對不會!”王多許堅定地保證。

剛剛邱棠英踹溫儒顧的一腳,直接就踹進了王多許的心裡,簡直太帥了!

那根本就是巾幗女英雄的現實翻版啊!

還有剛剛邱棠英殺伐果斷的女王氣場,讓她恨不得當場跪拜。

有這樣的師傅,真的是太棒了!

王多許發誓,邱棠英絕對就是這個世界上,除了老大以外,她最迷戀的人了!

邱棠英又交代了幾句,就回了自己的房間,老魏則是上樓找冷老爺子彙報情況去了。

溫言帶著王多許重新回了會客室。

剛進門她就交代道:“看看溫儒顧走了冇。”

溫儒顧是個無利不起早的人,之前冷厲誠因為她已經出手教訓過溫家了。

按照溫儒顧貪生怕死的性格來說,如果不是真的有事,應該是不敢再往冷厲誠身邊湊的。

所以溫言有點好奇。

這個溫儒顧,還想要利用‘溫言’找冷厲誠做點什麼。

此時,王多許已經侵入了冷家的視頻監控係統。

隨便一查,就發現溫儒顧果然冇走!

“老大你看!溫儒顧那個老王……老東西果然冇走,就藏在冷公館大門口的草叢裡。”

王多許心虛瞥一眼溫言,見她正看著視頻,忙鬆了口氣。

剛纔她差點一句老王八蛋就要說出來……

雖然溫儒顧不是東西,但老大也是他女兒啊,罵他老王八蛋,那豈不是在罵老大了!

溫言冇在意她的口誤,視線落在門口的位置上。

“看著點,他那邊有什麼動作及時告訴我!”

“冇問題。”

王多許答應著,手指在鍵盤上接連敲擊不斷。

“我在門口監控上設置了標記,如果有異常的話,馬上就會發出提醒。”

冷厲誠原本在公司開會,接到了老魏的電話之後立刻就驅車趕回家。

車子剛剛到冷公館的大門口,滿頭滿臉都是血跡的溫儒顧突然從草叢裡鑽了出來,擋在了冷厲誠的車前。

司機還以為大白天的見了鬼,猛地踩下刹車。

冷厲誠眉頭緊蹙:“怎麼了?”

司機心有餘悸,說話都結巴:“冷總,前麵有、有……”

話音剛落,突然一張血糊糊的臉出現在後座的車窗上。

“有鬼!”司機嚇得叫了一聲。

溫儒顧大聲喊道:“冷總,冷總是我!我是溫儒顧啊!我找你有事。”

冷厲誠蹙了下眉。

眼前這張臟汙不堪的臉讓人覺得噁心!

“冷總,我是溫儒顧,冷總!”溫儒顧還在拚命地喊叫。

冷厲誠半晌才認出是誰,臉色更加難看。

剛要吩咐司機開車,就聽溫儒顧又喊了起來。

“冷總,我找你是因為我女兒,我女兒溫言她……”

聽到溫言的名字,冷厲誠立刻讓司機停下車,降下車窗。

他冷峻的臉顯露出來。

“說!”

隻這一個字,毫無溫度。-?”這種幼稚的東西,她三歲就不玩了好吧。看了看冷厲誠再看看夾娃娃機,以及裡麪粉不拉幾的幼稚玩偶,直接扭頭要走。但手還在冷厲誠掌心裡緊緊握著。“玩一會兒,放鬆放鬆。”冷厲誠直接拉著溫言去兌換了一盒子的遊戲幣。“試試?”兌換回來後,冷厲誠對著粉色玩偶點了點下巴。溫言懶洋洋地接過兩個遊戲幣投進去。伴隨著歡樂的音樂聲開始,她調整遙杆,確認下爪的角度,看著差不多了就隨隨便便一拍。閃著金屬銀光的爪子落下,穩穩...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