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73章 第三塊玉佩

第273章 第三塊玉佩

很努力。”“換個愛說話的坐你大嫂身邊。”冷厲誠隻聽到了後麵半句,這纔是重點。冷厲南:……敢情您老是覺得自己老婆太無聊了,給她找個伴說話?這是他心裡真實的想法?還是有彆的什麼目的?冷厲南還是不相信,會有人結婚後就跟變了一個人樣,就算溫言性格確實很好,但他還是不相信冷厲誠會為了一個傻子轉變這麼大。他小心翼翼建議道:“大哥,不如請大嫂進來吧,外間辦公室人多嘴雜,我擔心大嫂會受影響。”他這話說得含蓄,畢竟...-溫儒顧知道這是自己唯一的機會,緊緊抓住車門。

“冷總,事關重大,能不能找個地方,我們單獨說?”

冷厲誠靠回椅背上,微微闔上眼。

“不說就滾!”

話音剛落,早已圍過來的保鏢就架起了溫儒顧,要把他帶走。

溫儒顧明白在冷厲誠的麵前,他根本就冇有談判的資格,慌忙喊:“我說,我說,你們先放開我。”

冷厲誠一個眼神,兩名保鏢退後了兩步。

溫儒顧小心翼翼地從懷裡掏出來一個首飾盒子,輕輕打開盒蓋,裡麵赫然躺著一枚晶瑩碧透的玉佩。

玉佩呈饕餮形狀,神獸饕餮在古代寓意護主驅凶,招財納福。

“冷總,您看看這塊玉佩,它……”溫儒顧邊說邊遞過去給冷厲誠看。

與此同時,從房間裡匆匆趕來的溫言恰巧將這一幕看在了眼裡。

看清溫儒顧手裡拿著的玉佩,她瞳孔不禁放大。

這不是媽媽生前經常佩戴的那塊饕餮玉佩?!

它怎麼會在溫儒顧手上?

溫言很快壓下眼裡的震驚,加快步伐走向兩人。

她必須先確定這枚是不是真的饕餮玉佩!

走近了,也剛好聽到溫儒顧的聲音。

“冷總,這塊饕餮玉佩是小言母親生前留下來,交給我保管的,對於小言來說意義重大!”

“所以呢?”冷厲誠的眼神危險了幾分:“你拿給我看的目的是什麼?”

溫儒顧被他冷冽的眼神嚇得有些膽怯。

但想到自己以及溫家的處境,頓時也豁出去了。

“我知道冷總你一直在找小言,小言一直很重視這枚玉佩,以前我看她年幼瞞著冇給她,如果她知道她媽媽生前最愛的玉佩在冷總你手上,她一定會回來找你的。”

“冷總,冷總我求你了,求你救我一命吧!我、我是實在冇有辦法了,否則也絕對不敢來打擾你。”

冷厲誠眼神閃動了一下。

溫言很看重這枚玉佩?

溫儒顧吞嚥了下口水,看了看麵目冷峻的男人,將心一橫。

“求你看在小言份上,給溫氏公司注資兩個億,隻要兩個億,我就把這塊玉佩給你!”

從溫儒顧說起這塊玉佩的來曆開始,冷厲誠的目光就始終落在饕餮玉佩上,眼神幽暗不明。

溫言這會全聽明白了。

溫儒顧這個混蛋,竟然拿她母親的遺物做交易換錢。

可是媽媽的玉佩從來都是貼身佩戴的,又怎麼會交給溫儒顧保管?

溫儒顧手裡這塊到底是不是真的饕餮玉佩?

還是……饕餮玉佩有好幾塊?

博物館、黑市不知名人、溫儒顧。

三塊饕餮玉佩,究竟哪塊纔是媽媽的?

壓下心中的種種疑惑,溫言決定,不管如何,也得先把溫儒顧手裡的這一枚拿到手再說。

因此,還不等冷厲誠開口迴應,她就冷著臉站在了溫儒顧的麵前。

“開口就要兩個億?你怎麼不去搶!”

“我就知道你這個人冇安什麼好心!”

溫儒顧看到溫言出現有點害怕,想起剛纔那一下重踹,害怕邱棠英又突然出現,身體禁不住後退了小半步。

溫言轉頭看著已經下車的冷厲誠,毫不客氣地告狀道:“厲誠,就是這個人,剛剛氣勢洶洶地跑到主樓去要見你,我好心接待他,他卻罵我!說我是狗仗人勢的賤人,搶了彆人老公的小三!”

“不止如此,他還想要動手打我來著,厲誠,如果不是邱阿姨及時出手的話,我現在可能冇辦法站在這裡接你回家了。”

冷厲誠聞言臉色頓時一沉,看向溫儒顧的眼神毫無溫度。

像在看一個死人。

溫儒顧被這冰冷的眼神嚇得心都提起來,腿肚子禁不住顫抖。

“冷,冷總,我冇有,我真的冇有……”

溫儒顧頭上冷汗都下來了:“我,我就是太想念女兒了……才胡言亂語的,你相信我,我真的冇有彆的意思。”

聽他胡說八道!

溫言不禁心裡冷嗤,像溫儒顧這種唯利是圖的冷血動物還能想起她?

如果不是想要利用她來冷家謀取福利的話,怕是早就忘記了自己還有一個女兒了吧。

溫言眼神直直盯著溫儒顧手裡的那一枚玉佩。

溫儒顧似乎察覺到了她的視線,下意識的想要收回拿著玉佩的手。

然而,還是慢了一步。

不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手裡已經空了。

他眼神裡閃過一抹驚慌,玉佩可是他唯一能翻身的希望,絕不能給這賤人搶走了!

反應過來之後,溫儒顧立刻就撲過去要搶回來。

“你把玉佩還給我!”

可還冇等他有什麼動作,就被保鏢迅速地控製在原地動彈不得。

溫言將玉佩拿到手,心臟跳動的速度加快了些。

她得趕緊確定,這是不是媽媽的那一塊。

手裡的這一枚饕餮玉佩玉質細膩,雕工精湛,堪稱栩栩如生。

小時候的溫言不止一次拿著這枚玉佩把玩過,一上手她就知道,這就是當年媽媽的那一塊!

仔細檢視後,她就更加確定了。

這枚玉上麵的劃痕都與當年那一枚一模一樣。

她之所以記得這麼清楚,還是因為這處劃痕正是年幼的自己不小心劃到的。

所以,這一枚纔是真正的饕餮玉佩!

那博物館陳列的饕餮玉佩又要怎麼解釋?

博物館不可能展出假的藏品!

除非……

饕餮玉佩原本就不止一枚!

想到這裡,溫言的心逐漸沉了下去。

原本以為饕餮玉佩是線索,可現在看來,真相越來越撲朔迷離的了。

當年媽媽車禍的真相到底是什麼?

溫言正出神,就被溫儒顧的哭嚎聲音給喊了回來。

“冷總,冷總我求你了,你就饒了我吧,是我有眼無珠,是我鬼迷心竅!”

“我求你了冷總,你就放過我吧,我發誓,我再也不會對這位李小姐無理了,我道歉,我道歉。”

溫儒顧說著,竟然絲毫冇有底線地說跪下就跪下。

溫言趕緊往一旁讓了一步。

不管怎麼說,溫儒顧總歸是她的父親,冇有讓他跪自己的道理。

冷厲誠將溫言護在身後。

溫儒顧藉著跪地的姿勢,祈求地看著冷厲誠。

“冷總,你看玉佩我都已經給你了,我也真心誠意地道過歉了,你能不能幫幫我,就看在小言的麵子上幫我這一次,隻需要兩個億溫氏就能起死回生,求你了!”

溫儒顧此刻這副嘴臉看著都令人作嘔,溫言更不願意承認自己有這樣的父親。

她扯了扯冷厲誠的衣袖,故意問道:“厲誠,如果我跟你結婚的話,那你名下所有的財產,以後是不是都要留給我和我們的孩子?”

冷厲誠自然知道溫言對於溫儒顧的厭惡,也願意配合演戲。

他溫柔一笑:“當然,隻要我們結婚,我的就是你的。”-叫王多許,算是機靈又聰明,一直都很想學一些拳腳功夫傍身,但找不到合適的師傅。”“您自己一個人在家裡練也是無聊,不如收個徒弟調教調教怎麼樣?”邱棠英原本是想拒絕的,她冇那個心思帶徒弟。但聽溫言說是她的小助理,猶豫半晌還是看在溫言的麵子上點了頭,但也冇有確定答應下來。“練武也是需要天份的,有空你把人叫過來我先看看。”“若是個蠢的就算了,我可不想給邱家抹黑。”聽她鬆口,溫言立刻開心點頭:“那是肯定的,如...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