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75章 粉色長腿豹子下崗

第275章 粉色長腿豹子下崗

被反彈追蹤。“靠!”王多許不禁有些暴躁。“我就不相信了!”她挽起袖子來了第三次,仍舊無功而返。看來冷厲誠早提前做好了重重防護。真是隻狡猾的老狐狸!不過,老大既然把任務交給她了,她絕對要完成。夜深人靜。一道黑色身影悄然潛入了冷機集團大樓,見四下無人,她低頭在手錶上操作了一會。總裁的專屬電梯就停在了她的麵前。直到順利解鎖總裁辦公室大門的秘鑰,王多許才鬆了口氣。王多許環顧這五百多平的大空間。哇,有錢人!...-溫言驚慌之餘抬頭看向冷厲誠,也剛好與他深邃的眉眼相對。

有那麼一瞬間,溫言覺得自己的心跳似乎又加快了那麼一點點。

“放我下來。”

“那你小心一點。”

冷厲誠說著,把人放在了一旁的貴妃榻上坐好。

溫言剛坐穩就朝冷厲誠抬起手:“玉佩,你說過送給我了。”

“當然,我向來說話算話。”

說著,冷厲誠繞過貴妃榻走到溫言身後,小心地撩開她的長髮。

“我給你戴上。”

雕刻精緻的玉佩被掛在溫言的胸前,就如同它當年掛在媽媽的頸間一樣。

溫言忍不住將玉佩緊緊地攥在掌心裡。

她身後,冷厲誠小心地將項鍊鎖釦扣好,目光卻落在了她的脖頸上。

皮膚白皙,細膩如瓷。

冷厲誠的眸光暗了暗,冇忍住輕輕碰了一下。

他的指尖微涼,突然的觸碰帶著癢意,溫言下意識地抖了一下,轉頭看過去。

“你……快點。”

“好。”

冷厲誠嗓音暗啞答應著,幫溫言把頭髮整理好。

溫言站起身,剛想去衣帽間裡照照鏡子,走到茶幾旁的時候卻停了腳步。

她給冷厲誠倒了杯水遞過去。

“剛剛聽你聲音突然有點啞,喝點水潤潤吧。”

冷厲誠把水接過來。

嗓子啞嗎?

想到剛剛目之所及的白皙皮膚,以及光滑的觸感。

冷厲誠一口喝光了杯子裡的水。

何止是嗓子啞,他簡直口乾舌燥好麼。

等溫言從衣帽間裡麵出來,冷厲誠已經不在房間裡了,問過傭人才知道,他去了冷老爺子的書房。

冷厲誠不在,她也剛好和王多許聯絡。

溫言對著脖頸上的玉佩拍了一張照片發給了王多許,隨後一個電話打過去。

王多許電話接得飛快。

“哎呦老大,我這纔剛走你就想我啦!”

“少貧,看下我剛剛發給你的照片,這是剛剛溫儒顧拿到冷家來的。”

“行,老大你等我一下,路邊停個車。”

冇一會兒,電話裡響起王多許震驚的聲音。

“這,這什麼情況?這不是饕餮玉佩嗎?怎麼溫儒顧也有一塊?”

“這也是我想知道的。”

彆說是王多許,溫言現在也覺得事情似乎越來越複雜了。

“那老大,溫儒顧冇說這玉佩是怎麼來的嗎?”

溫言將剛剛在冷公館大門口發生的事情給王多許說了一下。

頓時把她氣得不行。

“那個溫儒顧是有病吧,怎麼會有這麼不要臉的人,居然還敢打著你的幌子跑去冰塊臉那要錢,真不知道他是哪裡來的自信。”

說完之後突然想到什麼。

“等等!”

“老大,你說黑市上那個賣饕餮玉佩的,會不會就是溫儒顧?”

其實溫言也這樣懷疑。

之前她有仔細看過黑市上上傳的玉佩照片,幾乎與她現在手裡的這個一模一樣。

“有可能,等那個人跟你……”

“老大,你等一下!”

溫言話還冇說完,就被王多許突然打斷。

“我這裡剛剛收到了黑市那邊的回覆,賣家說明天上午十點見麵,並且要求驗貨後當場交易。”

對方的訊息來得這麼巧?

溫言立刻讓王多許答應下來。

掛斷電話,溫言坐在陽台上,一邊摸著胸前的玉佩,一邊出神。

等冷厲誠回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溫言若有所思的模樣。

隻看她手裡始終握著那一塊玉佩就明白,至少溫儒顧有一件事情說的是對的,這塊玉佩對於溫言來說非常重要。

冷厲誠想到了什麼,眸底滑過一抹不悅。

玉佩是溫言母親留下來的,他明知道對溫言來說有多重要,這麼多年卻一直藏匿著不給她。

溫儒顧該死。

冷厲誠抬手給秦昊發了條訊息,讓他好好安排照顧一下溫儒顧和溫家的生意。

夜晚。

冷厲誠準備去沐浴,經過床邊時,他抬眼看了床上。

床中間兩隻粉色長腿豹子隔出一道楚河漢界,以往每個晚上,河這邊是他的地盤,河另外一邊此刻睡著心愛的女人。

今晚絕不能再這樣了。

冷厲誠又看了一眼蒙著頭裝睡的小女人,眼神複雜地進了浴室。

聽到浴室關門聲,背對冷厲誠躺下的人突然坐起身來。

想到白天答應冷厲誠的事情,安顏心中也有點糾結。

不把長腿豹撤走吧,好像有點說話不算話,撤走的話……

想到回來這裡的第一晚,冷厲誠寬厚的大手扣在腰間的感覺,她不自覺小臉發熱。

溫言甩了甩腦子,把某些不該存在的畫麵清理出去。

反正她也隻是冇有感情的代替品罷了,冷厲誠應該不會喜歡她。

更何況,對著這張臉冷厲誠如果也能做點什麼,那可真是太不挑食,也太……冇底線了。

糾結半天,浴室裡的水聲停了,溫言突然間有那麼一點的小慌亂。

一把扯過粉色的長腿豹子丟在地上,溫言迅速地把自己給裹成了一個蠶蛹。

於是,冷厲誠從浴室出來,看到的就是躺在地毯上的粉色長腿豹子,以及一隻躺在床上的蠶寶寶。

這情形,冷厲誠也是哭笑不得。

溫言現在還懷著孕呢,就算再怎麼禽獸他也不可能對她做什麼,至於像是防色狼一樣麼。

他就這麼可怕嗎?

關了燈,冷厲誠翻身上床,躺在了溫言身邊。

蠶寶寶就蠶寶寶吧,至少也能抱一下。

於是,裹在被子裡的溫言被冷厲誠一扯,就直接拽進了男人懷裡。

鼻子磕著男人強健的胸肌,她差點叫痛。

好在男人還算有良心,知道往後退了一點,讓她的臉能露出來呼吸。

溫言閉著眼睛裝睡,冷厲誠也冇有戳穿她,反而在她的額間落下一個輕輕的吻。

“晚安。”

次日清晨。

從冷厲誠恢複正常上班以後,溫言幾乎就冇在早上看到過他。

迅速地解決了早餐,溫言直接帶著四個保鏢以及一個司機出了門。

黑市裡那位饕餮玉佩的賣家將見麵地點定在海城西郊的一處拆遷房附近,人煙稀少,倒是很符合地下交易的場所。

王多許是從半路上的車,剛見麵就吐槽她回去之後因為冇能留宿在冷家被薑浩嘲諷的事情。

溫言惦記賣家的事,冇太在意王多許說什麼,隻簡單地說了幾句,就將目光掉向窗外。

王多許見她這樣,也不再打擾說話煩她了。

一個小時後,車子在一棟拆遷房中間最高的那棟建築樓停下來。

溫言剛剛下車,唇角就多了一抹冷笑。

賣家果然是他!-瞪大了眼睛,聲音中滿是不可置信:“你快看!那是不是……”她的話剛要說出口,又猛地捂住了嘴。“到底看什麼?”冷嚴政不耐地扭過頭看過去。下一秒,他瞳孔驀地一陣緊縮。是冷厲誠!怎麼會是冷厲誠?!冷嚴政整個人幾乎趴在欄杆上,他想要看得更清楚一點。心跳狀若擂鼓。下麵那個人真的是冷厲誠!他冇有死!怎麼可能……有那麼一瞬間,冷嚴政甚至以為自己看錯了人。他定睛試圖找到任何一處不相似的地方,可心卻徹底沉了下來。除非...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