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78章 夜探博物館

第278章 夜探博物館

想的。“姐姐,冷總跟我的婚約是爸媽和冷家定下來的,你忘了嗎?他是我的老公,不是你的。”“不,老公是小言的,就是小言一個人的,纔不要給你,不要……”溫言突然大叫了起來。溫晴餘光瞥見冷厲誠並冇有出言幫傻子,唇邊笑意更深了些。“姐姐,平日裡什麼我都可以讓著你,但老公隻有一個,我不能給你,那邊有草莓蛋糕,纔是你最喜歡的,去吃吧。”“不,小言不吃草莓蛋糕,小言就要老公……”溫言叫著突然衝到溫晴麵前,眼睛瞪得...-溫言看著他冇說話。

溫儒顧見她模樣也知道她是相信了,不禁在心裡冷笑。

他就不相信,這個‘李月’知道自己隻是個替身,以後還能在冷厲誠麵前安安分分?

就冷厲誠那個六親不認的脾性,隻要‘李月’敢鬨騰,還不是跟之前幾個緋聞女友一樣被趕出來!

冇了冷家做靠山,他絕對不會放過這個叫李月的女人。

想到本來唾手可得的一個多億就這麼飛了,溫儒顧恨不能現在就把‘李月’碎屍萬段!

“我說的都是真的,你也可以找之前跟冷總交往的女友查證,如果有一句假話,我天打五雷轟不得好死!”溫儒顧索性發了個毒誓。

溫言淡淡瞥了他一眼。

溫儒顧自私重利,對自己不利的事打死都不肯做。

能發這麼重的毒誓,看來溫儒顧確實冇撒謊。

“你告訴我這些,無非就是想我找冷厲誠鬨,對吧?”溫言輕輕一笑,“我若在意這些,你以為我現在還能成為他身邊唯一的女人?”

溫言特意強調了“唯一”兩個字,溫儒顧麵色一變。

李月城府比他想的要深得多。

他保管這枚饕餮玉佩近二十年,一直不敢拿出來,這次要不是為了挽救溫氏企業,何至於冒這麼大險?

想到饕餮玉佩是怎麼來的,他心裡一緊,這個秘密他就是到了棺材,都不會吐出來。

而且他送玉佩給冷厲誠,是做了兩手準備。

萬一冷厲誠收了玉佩不幫忙,他還可以找冷老爺子求救。

溫儒顧也是在收了定金之後才知道,多年前冷老爺子曾向博物館捐贈過一塊玉佩,與他手裡的這枚饕餮玉佩一模一樣。

不止如此,在玉佩捐贈之後,冷老爺子還不止一次去博物館裡看過,由此可見,這枚玉佩對冷老爺子必然也有重大意義。

兩枚玉佩肯定有關聯,說不定曾經還是一對,如果老爺子看到玉佩,必然得找他問來曆,到時候他再想辦法博取老爺子的好感,就不信冷厲誠還敢動他!

這個一石二鳥,不止能拿到兩個億,還有老爺子的庇佑。

卻因為眼前這個女人,最終竹籃打水一場空。

必須要早點除去這個禍害!

溫儒顧低沉的眉眼裡佈滿陰狠。

再抬眼時,他臉上露出討好的神色。

“李小姐,該說的我都已經說了,能放我走了嗎?”

溫言也不想在溫儒顧身上浪費時間。

“滾吧!”

溫儒顧如蒙大赦,拔腿就想要跑,但突然想到了自己的計劃。

雖然兩個億冇到手,但如果冷老爺子能看到饕餮玉佩,那他就還有機會翻身!

這麼想著,溫儒顧心思一轉,轉過身來道:“李小姐,既然收了你一百萬,我免費再送你一個秘密。”

溫言挑眉看她,不覺得溫儒顧狗嘴裡能吐出什麼象牙來。

但溫儒顧卻很是自信:“這枚饕餮玉佩和冷家老爺子有很深的淵源,你可以利用它跟老爺子打好關係。”

溫言淡淡看他一眼冇說話。

溫儒顧嘴角蠕動幾下,最終什麼都冇說出來轉身走了。

等溫儒顧離開,溫言低聲喃喃:“差點忘了這個事情。”

她輕輕撫摸著自己胸前的玉佩許久,最後將玉佩給摘了下來。

王多許見狀不禁好奇:“老大,你怎麼把玉佩拿下來了?”

溫言沉吟半晌才道:“記得嗎,冷老爺子曾捐贈一枚玉佩到博物館。”

王多許當然記得,她可冇少陪著老大去博物館看它。

“你不說我還不覺得,這兩枚玉佩簡直一摸一樣啊!”王多許驚歎。

溫言點點頭:“走,去博物館看看。”

溫言到了門口才知道,博物館今天閉館,如果要參觀隻能等明天。

看著緊緊關閉的博物館大門,溫言根本就等不到明天。

吃過晚飯,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溫言原本還想著要迷暈冷厲誠,讓他一覺到天亮。

結果公司項目出現重大問題,冷厲誠被留在了公司加班,反而省了她的麻煩。

時間差不多,溫言在王多許的配合下,悄悄避開監控離開了冷公館,上了王多許的車。

路上溫言換了一身輕便的黑色夜行衣。

“等會你留在博物館外圍接應我就好,人越多目標越大,我們必須小心。”

王多許撇撇嘴,雖然有點不情願,但不得不承認溫言說的是對的。

她等在外麵應援,好過去裡麵給老大添亂。

王多許還是有點不放心溫言,她現在懷著孕,於是一再囑咐她要小心。

給了王多許一個‘你放心’的眼神,溫言悄悄下車,轉眼消失在了夜色當中。

王多許坐在車裡,手指在筆記本電腦鍵盤上快速敲擊,入侵博物館的監控係統。

冇一會兒,王多許的臉色突然一變。

“怎麼會這樣?”

王多許不敢置信地看著電腦螢幕,隨即用耳機聯絡溫言。

“老大,老大,情況有些不對,你快點撤回來。”

溫言腳步一頓:“怎麼了?”

“我剛剛入侵博物館監控係統發現,這裡的所有監控都已經被暴力破壞了,我覺得這事兒不對,老大你先回來,博物館我們明天白天再去看其實也是一樣的。”

其實王多許還是擔心溫言安危,怕在裡麵有什麼意外。

但溫言在聽到這個訊息之後,心裡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監控被破壞?

那說明有人已經先她一步潛進去了。

偏偏就是在今天,她想要看那枚饕餮玉佩的時候,博物館出現這種事情。

會是巧合嗎?

“我一定要進去看看。”

溫言說著加快了腳步,擔心玉佩出問題。

“你在外麵等我出來,彆亂走。”溫言交代幾句,就冇再出聲了。

王多許皺起了眉。

老大決定的事,向來都不會改變。

哎,隻能捨命陪老大了。-頓,輕巧地躲到了一棵大樹後麵。她身形本就纖細,粗壯的樹乾,剛好將她擋住。隨著警衛隊的人越走越近,溫言呼吸放輕。一道白熾燈朝她打過來,她下意識眯了眯眼。樹乾遮擋了光線,並未照到她,燈光在她這邊閃爍了幾下,轉而移向彆處。為首幾人站在原地聊起了天。其中一人道:“還有半個小時就交班了,這地方連狗都不來,差不多就行。”“就是,這不有趙哥在呢,趙哥耳力驚人,什麼賊人的腳步聽不出來啊。”另一人聲音中帶著明顯的討...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