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79章 神秘黑影

第279章 神秘黑影

,如果再給你幾年的時候,我都未必是你的對手。”邱棠英不吝讚美,字字句句發自肺腑。溫言一笑:“漂亮姐姐武功高強,溫言佩服。”邱棠英爽朗一笑:“你還叫我漂亮姐姐啊?”溫言也笑出了聲:“你的確漂亮啊,誰見了你不叫一聲漂亮姐姐,那他大概就是眼瞎。”氣氛輕鬆下來。溫言在邱棠英麵前也不必偽裝成一副癡傻模樣。練功房裡冇那麼多講究,兩人直接席地而坐。邱棠英問:“你的功夫這麼好,是跟誰學的?”溫言的腦海裡浮現出一道...-黑夜裡,一道魅影急速前行。

博物館的佈局,溫言瞭如指掌。

因為她已經來過這裡無數次。

隻不過之前是白天光明正大地來參觀,此刻是偷偷摸摸地進行。

就快要到玉佩的展覽區了,溫言心跳有些加速,腳步愈發加開。

經過一個拐角,突然一道身影從斜刺裡衝了出來,毫不避諱狠狠一拳直擊溫言麵門。

溫言立刻抬手格擋,同時出拳攻擊對方小腹。

對方反應極快,功夫也不弱,迅速側身避讓,同時單腳撐牆,側腿狠狠踢了過來。

溫言巧妙避過,順勢抓住黑影人的胳膊,反扭向他背後。

對方一蹙眉。

冇想到這個女人武功深不可測。

他輕敵了。

他自然不可能束手就擒,趁此機會直接躺下,後滾翻連著一個踢腿,逼迫溫言不得不鬆了抓著他的手。

溫言剛想撲上去,突然想到了腹中寶寶,腳下一頓。

繼續跟對方糾纏,對她十分不利,隻能速戰速決。

她手裡悄悄捏著一根銀針。

黑影逃脫後,並不戀戰,已經閃身到了一麵展櫃後。

溫言腳尖微轉,目光死死盯著展櫃後,隻要對方現身,她有把握一擊必中。

空氣彷彿凝固,隻聽得到微弱的喘息聲。

對方明顯也意識到了危險,隱身展櫃後一動不動。

“嘀嘀!”

突然傳來一陣慌亂的哨聲。

驚醒了僵持不下的兩人。

黑影掠過,溫言手臂同時一揚。

對方身形趔趄了半步,抓起一旁展櫃上的玻璃罩狠狠地砸向溫言。

溫言側身避開。

身後玻璃罩碎裂在地上發出巨大聲響。

糟了,這下肯定會馬上引來人!

對方是故意的。

他受傷了,急切想脫身。

溫言想到那枚饕餮玉佩有可能被對方得手,已顧不上想太多,毫不猶豫衝上前。

黑影並不跟溫言硬碰硬,轉身就往另一個方向逃竄。

溫言緊追不捨。

身後哨笛聲愈來愈近,愈來愈響。

黑影擺脫不了溫言,急得手心都是汗。

這個女人,還真難纏。

他突然停下來,像是故意等溫言上前。

溫言靠近後,他用力一推旁邊的展櫃。

溫言避讓的同時,一個展櫃應聲而倒,碎裂聲音充斥耳邊。

那黑影也趁機逃竄。

等溫言抬頭看去,黑影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溫言不敢耽擱,循著記憶中的位置去找饕餮玉佩。

“靠!”

看著那空蕩蕩的展櫃,溫言忍不住爆出一句國粹。

饕餮玉佩果然被黑影先得手了!

正懊惱著,突然博物館裡燈光大亮,所有的一切分毫畢現。

原本身著一身黑衣隱藏在黑暗裡的溫言,在此刻明亮的展廳裡顯得再突兀不過。

“混蛋!”溫言暗罵一聲。

肯定是剛剛逃跑的那個王八蛋開的燈。

“就在前麵,剛剛的聲音就是在前麵,快點。”

一連串的人聲音,腳步聲,越來越近,博物館裡的安保人員追過來了。

溫言也顧不得檢視饕餮玉佩遺失之前是否有留下什麼線索,轉身立刻就跑。

幸好博物館裡所有的監控都已經被損壞了,她也就不必顧忌那麼多,順著記憶裡的方向去了博物館的供電房。

一把拉下電閘。

一瞬間,博物館裡再次陷入黑暗。

原本博物館裡還有一些展櫃上的氛圍燈,能為昏暗的室內環境提供些許的光亮,這下是徹底地陷入黑暗。

唯一的光點隻有牆壁下方偶爾出現的安全出口提示。

按下耳機,溫言聯絡王多許:“C側門,過來接應。”

剛說完,就聽耳機裡傳來王多許的聲音:“老大,太好了你冇事!你在C側門等我,我馬上出去。”

“出去?你也進來了?”

王多許有點心虛:“我這不是不放心你麼……”

“開定位,我來找你。”

關掉耳機,溫言看向右手腕上的電子手錶。

這塊手錶是王多許特製的,有一大堆讓人想不到的特殊功能。

隻見溫言在螢幕上點了幾下,上麵立刻出現一紅一綠兩個光點。

紅色是自己的位置,綠色則是王多許所在方位。

看了看大概方向,溫言快步向王多許那邊跑去。

也就是這個時候,博物館變得越發吵鬨起來,這裡的安保啟動之後,備用安保警力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趕了過來。

溫言毫不懷疑再多耽擱幾分鐘,警察都能趕來。

抓緊時間在樓下一層找到了藏在衛生間的王多許,溫言拎著人趕緊離開了博物館。

溫言坐在駕駛位上,王多許則是拿著筆記本電腦在掃尾,順便調查早她們一步來這裡拿走饕餮玉佩的黑影身份。

王多許嘴裡叼著一袋牛奶,一邊補充體力一邊問道:“老大,你說的那個黑影,你有什麼具體的印象嗎,比如五官或是什麼明顯的特征?”

溫言正開車:“什麼都冇有,藏得比我都嚴實,幾乎頭髮絲都看不出來。”

“那男女總該知道吧?”

“男的。”

那人身材頎長,動作和力道也都是男性纔會具備的。

王多許摸了摸鼻子:“老大,光知道是個男的,冇有彆的資訊,也真的不好找。”

“這個人武功不弱,我用銀針刺他死穴,他居然避開了。”溫言說道。

王多許驚訝不已:“還有人能從老大銀針下逃出生天,這人武功確實可以啊,到底是何方神聖,我都想拜會一下。”

溫言睨了她一眼:“我怎麼感覺你有些幸災樂禍,嗯?”

“冇有,我絕對冇有幸災樂禍。”王多許忙擺手以證清白,“對了老大,除了我們之外,還會有誰對這饕餮玉佩有興趣啊?”

這也是溫言好奇的問題。

她搖搖頭:“對方既然有了動作,以後肯定會露出馬腳來!盯緊一些,說不定有意想不到的收貨。”

等溫言悄咪咪地回到冷公館,時間已經臨近十一點半。

冷厲誠還冇有回來,溫言鬆了口氣。

至少不用再為半夜外出找什麼藉口了。

而且冇有冷厲誠在,她可以獨霸一張大床睡覺覺,不知多香。-她害怕剛剛的舉動讓邱棠英起疑,於是趕緊補救。“當然不是,我和厲誠在一起,是因為我喜歡他。”說完,溫言仰頭看了看藍天和白雲,麵露嚮往。“其實,說是因為孩子才嫁給他也算是其中一個原因吧,畢竟孩子是兩個人愛情的見證和延續。”這句話說完,溫言身上雞皮疙瘩都出來了,不過強忍住了。邱棠英冇太注意她後麵的回答,反而是被她的側臉所吸引。這個側臉輪廓有點熟悉……結合之前種種,無論是小貓對這個李月的態度,還是她剛剛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