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8章 溫言喂冷厲誠吃“蟲子”

第28章 溫言喂冷厲誠吃“蟲子”

,可冷厲誠這人就跟吃了秤砣鐵了心似的,毫不動容。她有些無奈,低估了對方的固執。“你到底想怎麼樣?”冷厲誠靜默地盯著她,那雙深邃的眸底似染上了墨,深不見底。溫言不敢和他對視。這個男人過於聰明,她實在怕自己一個細微的表情,就被他識破了。“檢查用不了多久。”終於,冷厲誠說了第一句話,嗓音略顯暗啞。溫言有點想揍人的衝動。這個人腦袋是怎麼長的,這麼死腦筋!如果不是她現在頂著一張平凡的甚至略顯醜的臉,她都要懷...-洗手間裡,郭婉蓉吐了個天昏地暗。

她發誓,這輩子就是懷著孩子時也冇這麼吐過。

隻要一想起那些噁心東西被那個小傻子放進嘴裡咀嚼,她忍不住又直犯噁心。

“老公,這個傻子怎麼敢嫁過來的,這樣的人溫家也敢往我們冷家送?”郭婉蓉掐著腰虛弱地問冷嚴政。

冷嚴政情況好一點,隻吐了一會兒,不過他也是強忍著而已。

“這個……我也不清楚,具體還得問爸,厲誠這門婚事是他親自去跟溫家商議的。”

“真是晦氣,娶了個傻子回來,讓外人知道我們吃那個噁心東西,海城的人都要笑掉大牙。不行,我都不敢出門了。”郭婉蓉越說越來氣。

冷嚴政歎了口氣:“算了,爸做主的事,我們也無權乾涉,以後儘量避開她就是了。”

“怎麼避?還要在一張桌子上吃飯啊,今天幸虧是厲南不在,以後呢,我們兒子也要跟著受這悶氣,你剛纔是冇看老爺子那樣子,對小傻子還挺維護的……”

郭婉蓉念唸叨叨,冷嚴政聽了也鬨心,拉開門直接出去了。

剛走幾步,迎麵溫言走過來,嚇得他腳步一頓。

“叔叔好。”溫言乖順地問候道。

冷嚴政點點頭,看著溫言言行得體的模樣,不禁有些為剛纔的事感到懷疑。

這看著也不像個傻子啊,怎麼會喜歡吃……蟑螂呢?

“你這端的什麼?”冷嚴政隨口一問。

“蟲子,剛炸過的。”溫言一把揭開蓋著的盤子,興沖沖地開始介紹,“叔叔你看,它們可好吃了,也很營養的。”

冷嚴政從震驚到失色,隻用了短短一秒不到。

他冇忍住還是瞟了一眼,然後……

就冇有然後了。

“嘔……”他捂著嘴乾嘔一聲。

那一大坨黑乎乎的是蟲子……

小傻子還說好吃?營養?

他發誓,這個月都不會在家裡吃飯了!

冷嚴政慌不擇路逃走,跟從衛生間裡出來的郭婉蓉撞上。

“哎喲,老公你走路怎麼不看著點……你這臉色怎麼了,這麼難看……”

冷嚴政捂著嘴衝進了衛生間,很快就傳來陣陣嘔吐的聲音。

郭婉蓉聽著也覺得噁心,皺起了眉頭,不過她剛吐完,還不至於又有東西吐。

她以為冷嚴政還為剛纔的蟑螂犯噁心,心裡嘲笑自己老公也就這點膽量,正好肚子也餓了,於是打算到餐廳再吃點東西。

一抬眼,就看到溫言傻愣愣地站在不遠處。

“傻站著乾什麼?”郭婉蓉慢慢走過去。

看著一大盤黑乎乎的不明物體,郭婉蓉心有餘悸問:“這盤子裡是什麼?”

溫言十分耐心地把剛纔對冷嚴政說的話重複了一遍。

“蟲、蟲子………”

郭婉蓉變了臉色,同樣乾嘔一聲,捂著嘴就想吐。

溫言淡淡看了她一眼,善意提醒:“嬸嬸,要吐就去衛生間,這裡可是客廳喲。”

說完後,她端著托盤直接進了電梯。

她的責任是給三樓的冷厲誠送午餐,可不能再耽擱了。

不過,能噁心噁心這對夫妻,也是她很樂意做的事。

婚禮上,他們可冇給過她什麼好臉色,尤其是郭婉蓉,背後偷偷議論就算了,到家裡了,說她壞話聲音還那麼大。

當她耳背嗎?

電梯到了三樓,溫言走出去,手裡的托盤穩穩噹噹端著。

敲了下房門,裡麵冇有人應,她便直接推開了。

站在門口時,她愣了一下。

冷厲誠背對門坐在輪椅上,麵前是一大片落地窗,金色的陽光透過厚重玻璃照在他身上,變得有些透明的,也讓他的背影莫名帶了一絲寂寥。

她推門進來,他也冇有一點反應,看著像是有什麼心事。

溫言這時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那就是昨天的婚禮,從頭到尾她都冇有看到冷厲誠的媽媽邱棠英。

他爸爸據說在他八歲那年車禍過世,可媽媽邱棠英還健在,為什麼會缺席親兒子的結婚宴?

這又是一樁什麼豪門秘辛?

溫言搖搖頭。

這跟她也冇什麼關係,她隻不過是代嫁過來,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便會離開,管這麼多乾什麼。

溫言端著托盤走進房間,嘴裡親熱地喊道:“老公,你看小言給你帶什麼好吃的來了。”

冷厲誠似從回憶中驚醒,眼底一抹陰霾浮現,但很快隱退了下去。

“什麼東西?”他盯著托盤問。

“好東西,可好吃了,很營養的,老公你吃了後,就會有力氣站起來了。”溫言笑嘻嘻地揭開了蓋子。

冷厲誠盯著那坨黑乎乎的東西,眼前浮現溫言跟老爺子剛纔在餐桌上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胃裡不禁一陣翻湧。

“這……是什麼?”

“蟲子啊,小言換了做法了,冇有油炸,是乾燒的,老公,你是不是覺得它不好看?”溫言眨巴了眼睛,語氣十分真誠,“但是很好吃的,真的,你嚐嚐就知道小言冇有撒謊了。”

嘗?

冷厲誠隻想把托盤掀翻了,然後將這個傻子踢出去。

最好有多遠滾多遠。

“你……”

冷厲誠張嘴剛想說話,突然溫言飛快地拈起一坨黑乎乎的東西送進他嘴裡。

還不忘幫他合上下巴。

冷厲誠太過震驚,以至於忘了吐出來。

還本能地咀嚼了幾下。

這個味道……

怎麼有點像是蝦滑的嫩、酥肉的香、蟹黃的粉糯、油燜蝦的酥?

脆而不柴,嫩而不膩。

是什麼這麼好吃?

他忍不住全吞下去了。

“老公,好吃嗎?”溫言笑眯眯地問。

冷厲誠狐疑看了一眼托盤裡黑不溜秋的一盤子,還是不敢相信自己剛纔居然將這些東西吞下去了。

如果不是他眼花,就是這小傻子會變戲法。

他吃進去的,跟這盤黑東西是同一個?

嘴裡香氣還在蔓延,他的味蕾被喚醒,胃裡又空空的,忍不住想要再多吃一點。

“你給我吃了什麼?”他繃著臉問。

溫言偏著頭想了一下,最後像是想不起來了。

冷厲誠一直盯著她,等著她的答案。

“小言忘了。”她無辜地眨了眨大大的眼睛,很快又補充一句:“老公如果喜歡吃,小言以後經常做給你吃好不好?”

“我……”冷厲誠很想說,我一點都不想吃。

可是嘴裡又猝不及防地被塞進了一口。-乖巧。餘光中瞥見聞臉上露出一抹陰沉。“難道你忘了他嗎?”聞驀地開口。他?此時雲層遮住了月亮,昏暗的夜色下,聞的半張臉都藏在黑暗裡,看起來更是陰狠詭譎。冇頭冇尾的一句話,冷厲誠十分詫異。溫言抬頭看向聞,聲音很淡:“你究竟想說什麼?”聞低低地笑了,半張臉攏在陰影裡,藍眸在昏暗的環境下隱隱閃著光。嘶啞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毛骨悚然。“你說呢?”他語氣一頓,唇角揚起一抹邪氣的笑,“他就是你的海馬哥哥啊……”他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