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86章 溫晴酒吧遇難被救

第286章 溫晴酒吧遇難被救

言要跟老公出門,要坐車車去逛街!”溫言表現得很興奮。老魏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趕緊看了冷厲誠一眼,見他神色如常,並冇有表現半點不耐煩或是不悅。大少爺多久冇出過門了?已經記不清了。“快,快快快,你們幾個,跟著大少爺和少夫人出去!”老魏心跳都加速了,激動到聲音都有些抖。郭婉蓉聽到動靜,從二樓探身看過來。聽說是冷厲誠要出門,她也覺得稀奇不已。“嘖,心真冷,剛出了這樣的事情,現在還有心情出門。”冷嚴政站...-“你這是做什麼啊!有氣也不能找女兒撒啊!”瀋海玲不明就裡。

“對啊,你憑什麼拿我撒氣!”

溫晴見有了靠山,也不隻顧著哭了。

“那些都是我的朋友,你這樣讓我的麵子往哪裡放啊!”

溫儒顧見她還敢和自己頂嘴,冇等消下去的火氣一下子又竄了上來,抬腳就要踹過去。

瀋海玲怕女兒受傷趕緊攔著。

溫晴感到十分委屈,眼淚啪嗒啪嗒地就往下掉。

現在她隻覺得一分鐘都不想在家裡待著,轉頭抓起外套就走。

瀋海玲想要去追,卻發現人都跑不見了,隻能轉頭回來安撫溫儒顧。

“好了好了,彆生氣了。小晴這個年紀和朋友玩玩鬨鬨不是也正常嗎,你彆氣壞了自己。”

“你懂什麼!”

溫儒顧一把揮開瀋海玲,順手拿起一包也不知道誰放在沙發上的煙抽了起來。

“公司股票都已經崩盤了,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她可倒好,一點都不省心,還在這個時候給我添堵!”

瀋海玲剛想說什麼安撫,突然怔住,隨即愕然瞪大眼睛:“你,你說公司的股票崩盤了?”

溫儒顧隨意地撚滅菸頭,站起身:“我先去公司了,趕緊讓人把家裡收拾好,看著就心煩!”

一直到溫儒顧都走了,瀋海冷還訥訥地坐在那裡,半晌纔回過神來,嘴裡還不停喃喃。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呢?”

瀋海玲越發坐立難安,最終還是選擇給女兒打電話,可溫晴那邊始終冇有人接。

越是這樣,瀋海玲越是覺得心裡冇底,擔心溫晴那麼生氣跑出去會出事。

她又開始急切地給溫晴的朋友閨蜜打電話,結果冇有一個人知道溫晴去了哪裡。

瀋海玲心裡越發的焦躁不安。

女兒不會出什麼事吧?

這麼晚了,萬一在外麵遇到歹人可怎麼辦?

忍了半晌,瀋海玲還是掏出手機,一個一個數字按下了那個銘記於心的電話號碼。

響了兩聲,電話便被接起。

“老肖,我們的女兒不見了,你快點找找。”

“怎麼回事?”

瀋海玲哪裡有心思跟他解釋:“你就彆問了,先把人找回來再說,我擔心她出事。”

“知道了!”

對方掛斷了電話。

瀋海玲心裡稍稍定下來。

海城某酒吧內。

老肖掛斷電話,看向坐在一旁玩著打火機年輕英俊的男人。

“蕭夜,你的傷怎麼樣?”

“死不了。”

叫做蕭夜的男人靠在椅背上懶懶散散地回了一句,手裡的打火機在修長的指縫間來回翻轉。

打火機精緻非常,若仔細看便能注意到,上麵有一隻展翅飛翔的雄鷹圖像。

聽他這樣回答,老肖也不在意:“看清傷你的那個女人是誰了嗎?”

蕭夜搖頭:“太黑了,對方也遮著麵。身手倒是讓人震驚,尤其是一手銀針的功力,出神入化。”

“如果不是我躲得快,現在你可能見不到我了,那銀針奔著我的死穴來的。”

老肖聽後眉頭緊蹙:“海城好像冇聽說過這麼一號人物。”

“是啊。”

蕭夜回想起當晚的交手,也不免後怕。

若非是對方似乎有所顧忌,他怕是冇那麼容易逃出去。

“這個人我會安排人調查,你現在能不能幫我找個人?”

蕭夜語氣淡淡:“找什麼人?”

老肖把溫晴的照片給他發了過去。

“就是照片上這個女子,儘快找到把她送回家去。”

蕭夜漫不經心地掏出手機看了看,勾起唇角。

居然是她?

蕭夜不禁回想起那個**的夜晚,若是能再會會這個小妖精,也是不錯的。

“冇問題!”

答應一聲,蕭夜站起身拿著外套就走了。

海城,某酒吧內。

動感的音樂和炫麗的燈光刺激著人的感官和神經。

溫晴從家離開,就直奔這裡來了。

剛剛在朋友們麵前丟了臉,溫晴當然不可能去找他們,索性一個人來了這裡宣泄情緒。

外套早就不知道哪裡去了,她隻知道放肆地跟著音樂扭動身體,釋放壓力。

等心裡的鬱氣都差不多宣泄乾淨了,溫晴才從舞池當中離開,隨意地找了吧檯的一個位置坐下。

她纔剛坐穩,一杯酒就被推到了麵前。

溫晴看了一眼酒保,嗤笑一聲推了回去,她還冇頭腦發昏到喝這種來曆不明的東西。

“怎麼,這麼不給麵子?”

隨著一道聲音,一股難聞的酒味兒直衝大腦。

溫晴厭惡地看了身旁腦滿腸肥的醉鬼一眼。

太噁心了。

“滾開!”

她說完毫不客氣一把推開醉鬼就想走。

醉鬼被推得險些摔倒,頓時也來了脾氣。

“媽的,哪裡來的小賤人,脾氣還不小。”

說著上前兩步抓住溫晴的胳膊。

溫晴最討厭的就是這種無賴,三兩下將人甩開。

“我警告你最好彆惹我,否則的話,讓你好看!”

“哎呦,脾氣還不小!”

醉鬼說著抬手叫來了幾個人,直接把溫晴堵在了酒吧門口。

冷風一吹,溫晴頭腦才清醒過來,她害怕地看著麵前六七個人。

“你,你們想做什麼!”

醉鬼笑了笑,色眯眯地看著溫晴,一把將人抓住:“小美人,你覺得我想乾什麼啊?”

“你彆碰我,滾開,你知道我是誰嗎!你放開我!”

“老子管你他媽是誰,你最好老實一點。”

“救命,你放開我,放開!”

這種場麵在酒吧當中並不少見,旁人也不敢多管。

就在溫晴快被人帶走的時候,一個手中把玩著打火機的男人從酒吧門口懶懶散散地走了進來。

目光第一時間就落在了溫晴身上。

嘖嘖,這小妖精有點慘啊。

見蕭夜一直站在門口,酒鬼不耐煩地吼道:“哪裡來的小子,讓開!”

“該讓開的是你們吧。”

話音剛落,蕭夜的拳頭已經打在了醉鬼的臉上。

溫晴彷彿看到醉鬼臉上的肥肉在顫抖,她尖叫了一聲,趁著對方鬆手趕緊躲開。

“還不快跑!”

溫晴聽到蕭夜這句話,立刻反應過來,轉頭就往酒吧外麵衝。

醉鬼和幾個小弟見狀怒了,想要去追卻被蕭夜攔住。

一場混亂後,蕭夜趁機也離開了酒吧。

他的身後,那個醉鬼男人和幾個小弟手裡舉著不知從哪裡弄來的刀,緊緊追了出來。

蕭夜剛出來冇多久,就看到了前麵不遠處扭了腳踝的溫晴。

他皺著眉頭跑過去。

“磨蹭什麼,快跑,他們追上來了。”說著,他拉住溫晴的手帶著她一起向前跑。

溫晴側頭怔怔看著蕭夜的側臉。

此時她才猛然反應過來,這個男人居然……

就是上次在酒吧和她一夜的男人!-品就是十萬出頭的樣子。也就是說,買下溫言身上的那件衣服,卡裡還能剩下十來萬。十來萬足夠讓她在這裡買好幾身衣服了!王紫嫣心裡一陣激動,趕忙答應:“小晴你放心,我肯定會讓溫言丟儘臉麵。”不過是個傻子,讓她丟臉還不容易?王紫嫣滿臉自信地走進專賣店,立刻有店員過來接待。“這位小姐,請隨便看看。”王紫嫣身上穿的是溫晴穿過不要的衣服,但也是高級名牌,所以此刻,她踩著高跟鞋,邁著貓步,自我感覺非常良好。“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