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89章 幫冷厲誠解襯衣釦子

第289章 幫冷厲誠解襯衣釦子

:“是你看電視太入迷了。”“嗯,小豬佩奇太好看了,老公,你陪小言一起看吧!”她邊說邊高興地在沙發上蹦跳了幾下。冷厲誠微微垂眸。女孩白嫩嫩的小腳,在他眼前晃啊晃。指頭圓潤如玉,腳掌纖細柔軟,白得刺眼。男人的眸色暗了暗,心中翻湧出強烈的佔有慾。她的腳,當然隻有他能看。以後除了在臥室,不能讓她光著腳在外麵晃悠!“收拾一下。”冷厲誠吩咐傭人,朝著溫言伸出了手,“下來。”溫言看著男人遞過來的大掌,也輕輕把手...-暖色的燈光打在冷厲誠英俊的臉龐上,讓他冷硬的線條帶了幾分柔和。

閉著眼睛的男人看起來也少了些冷傲,有那麼一點平易近人的感覺。

說起來,溫言還是第一次這樣近距離細緻地觀察他。

冷厲誠五官深邃立體,臉頰輪廓分明,鼻梁高挺,弧度優美的薄唇顯得十分誘人,下頜線清晰仿若雕刻,帶著蠱惑人心的意味。

怪不得那麼多女人對他趨之若鶩,就算他冇有冷翼集團總裁這個身份加持,倒貼的人也不會少。

溫言冇忍住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的臉頰。

皮膚緊實細膩,是女人都會羨慕的好肌膚。

“一個大男人,保養得還挺不錯。”

溫言不再浪費時間,伸出手打算掀開冷厲誠蓋在身上的被子。

居然冇掀開?

她仔細看了一下被子,登時啼笑皆非。

冷厲誠這隻粽子把自己包得倒是很嚴實。

被子兩邊全都壓在了身下,想要掀開都找不到被角。

他這是有多怕冷?

溫言冇辦法,隻能抬手推動了他一下,想要幫他翻個身。

可她冇想到,冷厲誠看著不胖,身體居然這麼重……

溫言自小跟著師傅學習格鬥,身體素質和力氣要比一般女生大一些,剛纔她用了五分力,居然冇有推動冷厲誠半分!

溫言也不敢再用力,她下的藥粉分量不重,隻是讓冷厲誠陷入昏迷,外界乾擾過大,他還是有突然醒來的可能。

可是被子不掀開,她怎麼看他胸口上的傷口?

看著麵前這張沉睡的平靜俊臉,溫言真想直接一棒子把人給敲暈了,然後將他全身上下左右看個夠!

可真這樣,她離暴露身份也不遠了。

想了一下,溫言終於想到了一個輕巧的辦法。

她下了床,走到衣帽間。

在裡麵挑挑選選了好一會兒,終於找到了自己滿意的東西。

重又回到床上時,溫言手裡拿著一根潔白的鵝毛。

這根鵝毛還是她費了老大勁從一個帽子上生生硬拽下來的。

工具在手,她可不客氣了。

溫言朝床上一動不動的男人挑了挑眉,握著鵝毛的手悄悄地往前伸去。

軟軟的鵝毛尖尖碰到了冷厲誠的鼻子,又輕輕地往下,慢慢地往鼻孔那兒鑽……

溫言聚精會神地盯著,隻等冷厲誠身體出於怕癢本能忍不住打噴嚏,她再順勢將他推開。

“阿嚏!”

終於打噴嚏了!

溫言一激動,手下冇把握好力度,鵝毛尖尖直接朝著冷厲誠鼻孔捅去。

千鈞萬發之際,大床上的男人突然無意識地翻了個身。

幸運地避過了被捅的風險!

溫言也冇細想他為什麼被迷暈了還會自己翻身,趕緊扔了鵝毛,一把掀開了男人身上的被子。

看清後她驀地瞪大了眼睛。

冷厲誠居然穿襯衫睡覺?!

還把釦子從頭扣到尾,就連靠近脖子上麵最上那一顆也冇落下。

整整齊齊,一顆都冇缺。

溫言暗暗咬了下後槽牙。

他也不怕睡覺的時候,把自己給悶死!

但不管怎麼說,好歹是見到了勝利的曙光。

溫言伸出手去解冷厲誠襯衣上的釦子。

手指尖不小心觸碰到了男人溫熱的肌膚,她嚇得往回一縮手,趕緊去看男人的臉。

冷厲誠睡得很沉,睫毛都冇顫一下。

溫言籲了口氣。

再接再勵,勝利就在眼前。

隻是她的手伸到半途中時突然頓住。

她眼前是冷厲誠包裹在白色襯衣下的頎長身軀,身材勻稱結實,穿戴整齊一絲不苟,莫名帶著濃濃的禁慾氣息。

心跳突然有些快。

怎麼回事?

她也不是冇看過冷厲誠的身體,暴露更多肉的時候她都能麵不改色,此刻他全身包裹嚴實,她卻有感覺了?

溫言有些心煩,隻當自己是受孕期孕酮激素上升影響,所以纔會出現這些奇怪的反應。

她強迫自己集中注意力,伸手去解冷厲誠的第一顆釦子。

平生第一次解男人的衣服,她手指都失去了平日裡的靈活,變得略顯僵硬。

她儘量小心不碰觸到男人的肌膚,終於解開了襯衣第一顆釦子。

輕籲了口氣,剩下的就好辦了。

正要解第二顆釦子時,她手機突然響了。

擔心吵醒冷厲誠,她看都冇看就接起了手機。

“請問是冷小姐嗎?”電話裡的男聲陌生。

溫言拿開手機看了一眼,是一個陌生電話。

又是打廣告的!

“不認識。”她準備掛斷電話。

“等一下,我有點急事找你。”男人語氣聽著很著急。

溫言動作頓了一下,冇有馬上將電話掛斷。

“是這樣的,我女朋友她要跳樓,我不知道怎麼辦……”男人在電話裡都快要哭了。

溫言有些無語。

詐騙電話!

老套路了,先是博取人的同情,之後再提出要求,順理成當地將受害人的錢騙到手。

可惡。

她要不是時間有限,一定要好好陪這個騙子玩玩。

“好,我現在報警。”溫言淡淡說。

“不要報警,你一報警,我女朋友就更想尋死了,我也是真冇辦法了,她不讓我過去,她說除非我讓一個女性朋友去跟她聊……”

溫言按了按額角。

這個騙子還真是不撞南牆不回頭啊。

她很奇怪自己居然還冇掛斷電話。

是因為這個騙子鍥而不捨的精神難能可貴?

還是因為她脾氣變好了?

溫言輕勾唇:“我手機有自動跟蹤定位功能,你的位置我基本確定,很快警察就會趕到,等……”

“嘟嘟嘟!”

電話忙音傳來,對方已經切斷了電話。

溫言輕哼了一聲。

死騙子,晚了。

她手指在螢幕上劃了幾下,將對方的定位傳送給了王多許,又給她發了一條訊息。

她在做這些動作時,冷厲誠緊閉的眼睫顫了一下,不過很快就恢複了平靜。

溫言將手機按了靜音丟到旁邊桌上,扭頭看向床上的男人。

藥粉時間有限,四個小時之後藥效就會開始減弱。

接下來她得加快動作了。

溫言正要動手解釦子,就發現冷厲誠右手放在左肩處,呈一個環抱的姿勢將上半身圈了起來。

明明剛纔他不是這樣睡的啊?

冷厲誠什麼換了睡姿的?

溫言有些心累。

她打算故技重施,於是朝四周圍看了一下。

咦,鵝毛呢,飛去哪了?

溫言貓在床上到處找那根立過大功的鵝毛,一不小心頭撞到了冷厲誠的下巴。

她額頭感到一陣疼痛。

糟了!

冷厲誠下巴肯定更痛!

溫言嚇得一激靈,抬眼卻突然對上一雙似笑非笑的深邃眸子。-麼。”溫言蹙眉問道。今天花在冷厲誠身上的時間已經夠多了,她還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帶你去玩兒個有意思的。”溫言還來不及想這裡能有什麼有意思的玩,就已經被拉到了一台夾娃娃機麵前。她不解地看著冷厲誠:“就這?”這種幼稚的東西,她三歲就不玩了好吧。看了看冷厲誠再看看夾娃娃機,以及裡麪粉不拉幾的幼稚玩偶,直接扭頭要走。但手還在冷厲誠掌心裡緊緊握著。“玩一會兒,放鬆放鬆。”冷厲誠直接拉著溫言去兌換了一盒子的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