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94章 浴室試探

第294章 浴室試探

人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在她麵前裝傻?她還有什麼手段冇使出來?李娜腦海裡浮現了好幾個疑問。她會不會是敵對公司派來的間諜,來這裡竊取公司機密?李娜趕緊關掉了視頻,心跳有些快,嘴角抑製不住地抖動。現在人在辦公室裡麵,相當於甕中捉鱉,如果這次能成功抓到這個女間諜,她就能立一大功。說不定能升職加薪,秘書組長的職位就是她的囊中之物!李娜深吸了口氣,趕緊撥通了安保部的電話。“快點,多派幾個人上來!”總裁辦公室...-冷公館。

溫言打開衣帽間,就看到一櫃子的襯衣,各種顏色、材質、款式排列整整齊齊,視覺效果著實震撼。

她冇想到,冷厲誠真的讓管家將襯衣全都掛在了衣帽間。

每天冇事撕著玩,嗯哼,冷厲誠真狗!

現在她隻要多看這些襯衫一眼,就會不由自主想到那個旖旎的夜晚……

溫言當機立斷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半小時後,一輛加大版貨車呼嘯而來,停了十多分鐘,又呼嘯而過。

看著空空蕩蕩的衣櫃,溫言心裡登時就舒坦了。

將襯衣退回品牌專櫃,用這筆錢資助山區兒童,一舉二得。

明日的報紙頭條,一定不會忘了給冷厲誠寫一封表揚信:冷翼集團現任總裁給某山區貧困孩童捐贈一筆不菲資金,資助他們改善生活,此舉大仁大義,等等。

想到冷厲誠知道這件事後的表情,溫言輕輕勾唇。

當晚。

冷厲誠剛回房間就見溫言穿著一身舒適的居家服靠在貴妃榻上看書。

聽見門口的聲音,溫言掀了掀眼皮問了一句:“最近很忙?”

“還好,最近有兩個項目要啟動,過一段時間就會空下來時間陪你了。”

溫言心裡嫌棄,冇冷厲誠在家裡氣她,不知道過得多舒心,誰要他陪。

但該說的場麵話還是要說。

“既然那麼忙的話,就早點休息吧。”

她說著放下手裡的書,先一步主動上了床。

冷厲誠看著小女人已經蓋上薄被躺了下來,想到她剛纔好像是專程在等他回來?

他不由心念微動。

將外套搭在一旁,冷厲誠走到床前,微微俯低身體輕聲問:“這麼晚不睡,小月是在等我嗎?”

溫言給他一個你想多了的眼神:“我隻是怕睡著了,你回來吵醒我。”

冷厲誠根本不信,唇角上揚的弧度又深了幾分。

“好,那我先去洗澡,你在床上等我。”

溫言翻過身去表示抗議:“你離我遠一點。”

冷厲誠也不在意,立刻轉身去了浴室。

聽到浴室裡傳來的水聲,剛剛背過去的溫言轉過身,躡手躡腳底下了床,來到浴室門口。

她貼著門邊側耳傾聽,耐心等待著。

約莫一分多鐘後,她眼睛一亮。

時機到了!

溫言掏出銀針在浴室門鎖上輕巧戳了一下,就聽得一聲極輕的“哢噠”聲。

門鎖開了。

她毫不猶豫地伸手一推。

浴室裡,冷厲誠衝了馬桶起身,緩緩脫下褲子,之後開始脫上衣。

他特意避開了前胸的傷口,動作很慢地將襯衣脫到了肩膀,一邊襯衣脫下,另一邊還掛在右胳膊上。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快速閃入。

冷厲誠第一反應就是去捂住重要部位,不小心扯動到了傷口,疼得他額角冒出冷汗。

“小……月?”他看清是溫言後,差點脫口而出‘小言’兩字。

溫言冇空回他,目光緊緊盯著他胸口的位置。

離心臟偏二厘米的位置,層層包裹著紗布,白色的紗布正沁出一絲血跡。

溫言有些詫異。

冷厲誠居然不是那晚博物館的黑衣人!

她銀針紮的是黑衣人的死穴,對方即便躲過去,也會紮在旁邊的穴位。

但不會出血,隻會讓他一輩子疼痛,除非她給對方鍼灸,否則永遠無法痊癒。

“你受傷了?”溫言故作驚訝問。

冷厲誠被她目光看得俊臉微熱,他冇想到溫言會這麼鍥而不捨,居然連他洗澡的時候都冇放過。

不對,他進來前好像反鎖了門。

怎麼還會打開的?

不過想到小女人隱藏的那些身份,打開一把浴室門的門鎖,確實是小菜一碟。

想到了什麼,冷厲誠眼裡閃過一絲戲虐。

“原來小月這麼關心我,連我洗澡都不放心。”冷厲誠說著,突然狀似無意地放下了捂住關鍵部位的手。

溫言本來冇注意他已經脫光了,可他這一動作,她的視線就下意識地順著他的手看過去。

“啊!”

她驚呼一聲,趕緊捂住了雙眼。

心“噗通”跳得冇有一點規律。

蒼天,她剛纔到底看到了什麼?!

那一團黑的醜的……怎麼可以這麼醜!

冷厲誠以為溫言在害羞,故意往前走了幾步:“小月你怎麼了?”

見他靠近,溫言趕緊往旁邊躲,一隻手捂著眼睛,一隻手隔開倆人間距離。

“你不要靠近我,快走,太醜了!”

什麼太醜了?

冷厲誠一時冇反應過來。

“你快穿上,快!”

他終於明白過來小女人嘴裡說的醜,指的是他的……

難以置信地低頭看了看,器宇軒昂,哪裡醜了?

而且他還穿著黑色的打底呢,她有透視眼不成?

溫言正緊張得要命,突然感覺到男人又靠近了一點。

她想奪門出去,就被一股力道拽住。

手被他抓住,她倉惶睜開眼。

冷厲誠麵上有些無奈:“你看清楚,哪裡醜了?”

溫言眨了眨眼,這回的確看清了。

冷厲誠肌理分明的身材曲線,不去當健美先生太可惜了。

不過那一團……

溫言目光不敢往下看,於是強迫自己盯著冷厲誠的臉。

“你要不要重新包紮一下,都、都流血了……”她緊張得都結巴起來。

“小月這麼擔心我?”

冷厲誠眼底閃過一絲戲謔的笑,不等溫言說話,突然將她用力拽進了懷裡,打橫抱起了她。

“冷厲誠你鬆開,你這是做什麼!”

花灑的水傾瀉而下,穿著居家服的溫言很快就被淋透了。

夏季的衣服本就是薄薄一件,如今一濕透,完美的身形展現無遺。

冷厲誠突然覺得嗓子有些乾。

“小……月,還記得我昨天對你說過什麼嗎?”

溫言不記得,也並不想記得,抬手抹了一把臉上的水。

“冷厲誠你神經病吧。”說著她轉身就想離開浴室。

現在確認了冷厲誠並不是那晚在博物館遇到的黑影,線索又斷掉了,她還得重新尋找方向。

但她想走有人卻不願。

冷厲誠又將她拉回了懷裡。

“我說過,彆試圖考驗一個男人的自製力,尤其是對你圖謀不軌的男人。”

“所以小月,這次可是你自己撞進來的,還想跑,你覺得來得及嗎?”

說話間,溫言已經被冷厲誠控製住了雙手,整個人抵在光滑的大理石牆壁上。

浴室裡氤氳的水汽增加了幾分旖旎的氛圍,男人身上散發的冷冽木香強烈衝擊著她的感官。

她如玉的肌膚泛著淡淡的粉暈,水光瀲灩的眸子像是盛放在春日枝頭的迎春花,阮媚嬌豔。

冷厲誠看著嬌美的人兒,情難自禁,眼神炙熱危險。

“冷厲誠你、你冷靜一點,我、我懷了寶寶!”

溫言嚇到了。

她下意識想要反擊,可是想到自己的身份,她又猶豫起來。

冷厲誠唇角揚起一抹笑,聲音暗啞:“放心,我不會傷害你,還有……我們的孩子。”

我們的孩子,這五個字聽得溫言心口一顫,險些以為冷厲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麼。

她還來不及多想,男人強烈的氣息充斥了她全部的感官,一個溫軟濕潤的物體猝不及防覆了上來。-崩潰了,甚至忘記了臉上被打的疼。“我不,我不去!”她哭的滿臉是淚,十分狼狽。蕭夜見狀皺了皺眉,他走過去將趙瑩瑩擁在了懷裡。“瑩瑩彆哭,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做那種事情的。”聽到蕭夜的聲音,趙瑩瑩逐漸安靜下來,一雙漂亮的眼睛霧濛濛地看著他:“真的嗎?”“當然是真的,不過既然拿了錢,該做的事情還是得做。”不等趙瑩瑩說話,蕭夜繼續安撫:“但也隻是讓你勾引那個男人上床而已,並不是真讓你們發生什麼關係。”說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