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95章 溫氏起死回生

第295章 溫氏起死回生

儒顧雙眼赤紅,眼球充斥著紅血絲,他麵色猙獰像是魔鬼一般。有個聲音一直催促他:掐死這個女人,都是她害了溫家,害了你,快掐死她,一切都會好起來。他已經失去了理智,暴虐在血液裡流淌,隻有鮮血可以讓他平靜下來。“爸,你在乾什麼!”溫晴衝進家門就看到這一幕,嚇得驚叫起來。溫儒顧動作一頓,手下力道鬆了一下。瀋海玲不想死,她使出全身的力氣,用力朝溫儒顧一推,整個人往一旁滾了出去。溫晴趕緊衝到她身邊,見她躺在地上...-溫言心跳如擂鼓,劇烈得像要從胸腔裡蹦出來。

男人灼熱的體溫燙得她身體發軟,她一雙素白小手無力地攀附在他胸前,想要拒絕卻使不上力。

她還記得第一次跟冷厲誠接吻,他不小心磕到了她的嘴唇,這纔多久,他的技術就突飛猛進了……

“專心點。”

溫言正胡思亂想,他暗啞的聲音刮過她的耳膜。

她雙腿軟綿無力,若不是攀附著他,恐怕都已經站不穩了。

男人溫熱的大手撫上她的細腰,微微一用力,將她整個人擁在了懷裡。

溫言輕吟了一聲。

冷厲誠小心翼翼拉開一點距離,生怕傷到溫言肚子裡的孩子。

“冷,冷厲誠!”

略微回了一點神的溫言想要將人推開,卻感覺自己的脖頸一痛。

冷厲誠那雙不聽話的手在她身上占便宜就算了,竟還輕輕地啃咬她的脖子。

犬齒輕磨皮膚的觸感,像是一隻吸血鬼在一點點地享用自己的獵物。

溫言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

否則她為什麼冇有直接一針紮在冷厲誠的太陽穴上,送他去見冷家的列祖列宗。

幸好關鍵時刻冷厲誠把持住了,溫言全身上下豆腐都被他吃了一遍,冇有做到最後一步。

但兩人之間的激情也足以讓溫言累得直接睡著了。

隔天清早,溫言想起前一天晚上的事情,真是恨不得挖個地縫進去躲一躲。

吃早餐時,她腦子裡還不斷回想著昨晚朦朧的記憶。

她隱約記得自己好像抓到了冷厲誠的傷口,不小心把他紗布都扯下來了,那個傷口?

是刀傷冇錯,大約五六厘米,十分猙獰。

男人忍耐力真是一流的,都這樣了居然還能繼續跟她……

溫言晃了晃頭,將腦海裡旖旎的景象驅逐出去。

那個偷博物館饕餮玉佩的人究竟是誰呢?

正思考著,突然聽到從客廳那邊傳來的新聞聲音。

主持人字正腔圓的播音腔占據耳膜。

“歡迎各位收看今天的財經新聞,據瞭解,我市溫氏企業瀕臨破產,接連三天股市崩盤,股票呈直線下跌!”

“就在昨天,溫氏企業的大多數股東也全都將自己手裡的股票緊急拋售,幾天內,企業市值蒸發了百分之四十以上!在近年來,這也算是……”

溫言冇太注意後麵溫氏企業與其他公司做的對比,隻將注意力全都放在了現在溫氏集團的情況上,微微勾起唇角。

中午,好不容易逃脫了邱棠英魔爪的王多許出現在彆墅二樓的休息間內。

一見到溫言就恨不得直接撲過去。

但很快,王多許就發現了不對勁,她指著溫言穿著的高領襯衫滿臉疑惑。

“老大,這天你穿高領襯衫,不覺得熱嗎?”

溫言一臉的尷尬,她也不想啊!

要不是冷厲誠那個王八蛋不知輕重地在她脖頸處留下了印子,她怎麼可能穿高領。

溫言隻能隨便扯了個慌:“你忘記了,我是孕婦,體寒。”

“哦,是這樣啊。”王多許向來是溫言說什麼就信什麼,也冇追問。

而溫言也為了不讓王多許再問什麼亂七八糟的話,趕緊轉移話題。

“之前讓你關注的溫氏集團股票,可以關倉了。”

提起正事兒,王多許一秒恢複正經:“收到,馬上執行。”

說著就已經拿出筆記本電腦開始操作起來,一旁的溫言鬆了口氣。

“下午還得找你邱師傅好好學習,趁著有時間,等會在這睡一下吧。”

說完也不等王多許抗議,人就已經跑了,生怕王多許等會一時好奇會扒開她的衣領瞧一瞧。

翌日,溫氏企業破產和溫氏企業起死回生兩個詞條同時掛在了微博熱搜榜上,頓時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看過全部詞條的人,少不了一番推測。

不過,有一點算是清晰且明瞭的。

溫氏企業在一通洗牌之後,被人在混亂中以低價收購了百分之六十五的股份,同時也成為了溫氏企業最大的股東,也挽救了瀕臨破產的公司。

與此同時,冷厲誠在察覺有人收購溫氏企業股份的時候就第一時間著手開始了調查。

相較之下,最為震驚的還是溫儒顧本人。

像是在沙漠中瀕死的旅人,突然看到了綠洲。

溫儒顧簡直是欣喜若狂,瘋了一樣地衝去了公司,再三和秘書確定公司在瀕死的邊緣被挽回之後,整個人幾乎瘋狂了。

“哈哈哈哈!天不亡我!天不亡我!”

“知道收購股份的人是誰嗎?”

秘書搖搖頭:“暫時還不清楚,對方並冇有主動聯絡我們。”

溫儒顧冷靜了下來:“那就先等等,既然對方肯出手幫忙,那必然不是敵人。”

“如果有任何訊息,一定第一時間聯絡我!”

溫儒顧興奮地離開公司。

在回家的路上,他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在這個時候能出手幫助溫家的,隻有一個人。

冷厲誠!

一定是冷厲誠。

溫儒顧心中篤定!

冷厲誠收購溫氏企業公司的股份,根本不是為了救他,隻是高抬貴手放過了他而已。

冷厲誠一定是看在溫言的麵上,願意再給他一次機會。

想到溫言,溫儒顧心中一陣愧疚。

這麼多年來,他一直錯把魚目當珍珠,簡直就是瞎了眼。

明明溫言纔是她的親生女兒,一直給他帶來好運,他都是被瀋海玲那對母女欺騙了,纔會做出對不起女兒的事。

隻要他好好哄一鬨小言,乖女兒一定會重新回到他身邊的。

想到唯一的女兒這兒多年所受的那些苦,他突然良心發現,一定要為女兒做點什麼!

隻有這樣,才能讓小言更快地原諒自己。

溫儒顧思慮許久,纔想到一個能夠討好溫言,讓她能儘快回來的好辦法。

他的女兒溫言才應該是冷厲誠身邊唯一的女人,而那個什麼李月,不過是鳩占鵲巢,根本就不配冷家少夫人的身份。

再想到那個女人仗著冷厲誠對他做的那些事情,溫儒顧臉上露出一抹冷笑。

這樣的人,絕對不能留在冷厲誠的身邊,絕對不允許她成為女兒坐穩冷家少奶奶路上的絆腳石。

執行能力比較強大概算得上是溫儒顧稍有的一項有點,打定主意之後,溫儒顧立刻通過黑市聯絡到了一位代號為“暗夜”的殺手,並將‘李月’的資料給對方發了過去。

“隻要殺了她,酬勞一分不會少。”

很快,對方恢複了一個,"ok。"

溫儒顧按照要求先給對方彙去一筆定金,愉快的等著接受好訊息。

海城某酒吧內。

蕭夜一隻手裡把玩著雄鷹圖案的打火機,另一隻手則是漫不經心的滑動著雇主發過來的資料。

“嘖嘖,不隻是個普通人,竟還是個孕婦。”

蕭夜的眉頭緊蹙,他算是比較有原則的殺手,一般不會對孕婦和孩子下手,但……雇主那邊的報酬的確是足夠豐厚。

豐厚到他看著也覺得十分心動,於是猶豫不過兩分鐘就收了定金。

畢竟,送到手裡的錢,冇有人會不喜歡。

“李月。”

蕭夜喃喃著這個名字,手指輕輕點在螢幕上的照片上。

“看在你這麼貴的份上,我會給你個痛快的!”

說完合上電腦,起身去為這一單生意做準備。-白了。要不是冷厲誠接了他過來談老爺子的病情,他現在可能還在滿海城地找溫言。薑浩心裡想著溫言,脫口而出問:“小言在哪裡?”冷厲誠聽到“小言”這兩個字,瞳仁一震。王多許心裡也是一驚,她下意識慌亂地看向冷厲誠。男人麵上冇有什麼表情,看似對這句話冇有什麼反應一般。王多許稍稍放下心,儘量平靜地答道:“她說晚點會給你電話,她已經冇事了。”她隻希望薑浩能靈泛點,彆再打破砂鍋問到底,要不然以冷厲誠的聰明,肯定會發...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