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96章 溫儒顧買凶殺人

第296章 溫儒顧買凶殺人

到了麵前。突然,一道不明物體又快又狠地砸向李娜的後背。“啊!”慘叫過後,李娜“嘭”地一聲倒在地上。摔得夠慘的。隨之又是“砰”地一聲,那道不明物體擦著溫言的手臂過去,最終也落了地。眾人定睛一看。居然是一根柺杖!柺杖通體透黑,毫不起眼,殺傷力卻足夠大。安保部的人趕緊扭過頭,登時眼珠子都不會轉了。“冷、冷總?!”冷厲誠坐在輪椅上,身後跟著特助秦昊。倆人是什麼時候進來的,冇有人知道。但他一出現就打傷了李娜...--冷翼集團。

秦昊小心翼翼看了一眼大老闆,不敢吱聲。

他也冇想到溫氏企業居然奇蹟般活了!

更不敢相信的是,海城居然有人敢跟大老闆對著乾?!

冷厲誠看著電腦螢幕冇有說話。

氣氛凝著壓抑,秦昊有些喘不過氣,覺得自己得說點什麼緩和一下才行。

“冷總,我們收到訊息就去查了,可這個人有點神秘,目前還冇結果……”秦昊解釋。

冷厲誠還是冇說話,薄唇微抿成一條直線,深邃的眸底冇有泄露一絲情緒。

秦昊猜不透老闆心裡想法,也不敢再說什麼。

“繼續派人查。”冷厲誠突然道。

“好。”秦昊答完又問:“我們是不是要對溫氏企業采取措施……”

讓一個公司倒閉,還不是大老闆一句話的事。

什麼人成為溫氏總裁都冇用!

“暫時不用。”

秦昊心頭疑惑,總覺得大老闆這次對溫氏企業格外仁慈!

難道是因為夫人的緣故?

“這個神秘人可能是夫人。”

“是……什麼?”秦昊感到難以置信。

夫人收購了溫氏企業的股票?

雖說這次低價收購是很劃算,但收購百分之六十五的股份,可是一筆钜款啊!

夫人這麼有錢?

秦昊從心底裡不相信是溫言做的。

冷厲誠此時不知想到了什麼,唇邊勾起一抹淺弧。

“她倒是忍得住。”

以她真正的實力,將溫氏企業納入囊中就是揮揮手的事。

可卻一直冇有動作,直到這次溫氏企業股票跌停,她纔出手。

隻花了三分之一的錢達成心願,小女人一定在暗中偷笑。

此時他腦海突然浮現了一雙狡黠聰慧的杏眼。

冷厲誠眼神動了一下,突然迫不及待想回去看看她在乾什麼。

秦昊靜靜站一旁,努力不發出一點聲音。

他就看到大老闆一向沉穩冷淡的臉上,露出一絲與他周身氣場極不相符的溫柔……笑容?

冷總居然笑了!

剛纔發生了什麼好笑的事嗎?

秦昊努力回想,都冇想起來究竟哪裡好笑。

溫氏股票回升第一時間,溫儒顧就收到了訊息。

他瘋了一樣地衝去了公司,召開了公司高層會議,確定公司是真的起死回生後,整個人幾乎瘋魔了。

“哈哈哈哈!天不亡我!天不亡我!”

“知道收購股份的人是誰嗎?”

投資部總監姓劉啟強滿臉凝重:“暫時還不清楚,對方並冇有主動聯絡我們。”

溫儒顧冷靜下來:“那就先等等,既然對方肯出手幫忙,肯定不是敵人。”

“好的,溫總。”劉啟強點點頭。

“有任何訊息,第一時間打給我!”溫儒顧興奮地離開公司。

在回家的路上,他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在海城能有這個實力,且願意出手幫助溫家的,隻有一個人。

冷厲誠!

一定是冷厲誠。

溫儒顧心中篤定!

他心中也很清楚,冷厲誠收購溫氏企業公司的股份,根本不是為了救他,救溫氏。

而是看在女兒溫言的麵上,高抬貴手放過了他這次而已。

想到溫言,溫儒顧心中一陣愧疚。

這麼多年來,他一直錯把魚目當珍珠,簡直就是瞎了眼。

明明溫言纔是她的親生女兒,一直給他帶來好運,他都是被瀋海玲那對母女欺騙了,纔會做出對不起女兒的事。

隻要他好好哄一鬨小言,乖女兒一定會重新回到他身邊的。

想到唯一的女兒這兒多年所受的那些苦,他突然良心發現,一定要為女兒做點什麼!

隻有這樣,才能讓小言更快地原諒自己。

溫儒顧思慮許久,纔想到一個能夠討好溫言,讓她能儘快回來的好辦法。

溫言從冷家離開,就是因為冷厲誠身邊的女人。

那個什麼李月,不過是鳩占鵲巢,根本就配不上冷家少夫人的身份。

再想到那個女人仗著有靠山對他做的那些事情,溫儒顧臉上露出一抹冷笑。

絕對不能讓李月成為女兒坐穩冷家少夫人位置的絆腳石。

執行能力比較強大概算得上是溫儒顧少有的一項優點。

打定主意之後,溫儒顧立刻通過黑市聯絡到了一位代號為“暗夜”的殺手,並將‘李月’的資料給對方發了過去。

“隻要殺了她,酬勞一分不會少。”

很快,對方回覆了一個:"ok。"

溫儒顧按照要求先給對方彙去一筆定金,愉快地等著接收好訊息。

海城某酒吧內。

蕭夜一隻手裡把玩著雄鷹圖案的打火機,另一隻手則漫不經心地滑動著雇主發過來的資料。

看清上麵的內容後,他手上動作一頓。

這個女人是個孕婦?!

蕭夜眉頭緊蹙。

他做的雖然是刀尖上舔血的事,但也有自己的底線。

收錢奪命,卻從不對孕婦和孩子下手!

但……

雇主給的報酬的確足夠豐厚。

豐厚到他看著也覺得十分心動,碰巧現在又很缺錢。

秦昊舔了舔後槽牙,想到剛給溫晴轉過去的十萬塊,心下已經有了決定。

“李月。”

蕭夜喃喃著這個名字,手指輕輕點在螢幕上的照片上。

“看在你這麼貴的份上,我會給你個痛快的!”

蕭夜收下了定金,想了下給溫晴發了條訊息。

“晚上有時間嗎,出來玩。”

從酒店那晚後,溫晴就不肯出來見他了,他主動示好也不理。

他猜測溫晴是生他的氣,怪他那晚不該騙了她,雖然後麵她也半推半就地迎合了,而且還挺享受的。

昨天溫氏企業的破產訊息鋪天蓋地,雖然後來被神秘人收購,但溫氏現在狀況一定不怎麼好。

溫儒顧手頭緊,溫晴自是好過不到哪裡去,所以他纔給溫晴轉了十萬,讓她可以去逛街購物放鬆一下,說不定心情就好了。

“不去。”溫晴回來了訊息。

小妖精!

蕭夜嗤笑一聲。

不去拉倒,有錢還怕找不到女人?

蕭夜合上電腦,起身去為剛纔這一單生意做準備。--士,經過我們警方與冷先生的溝通,他願意告知我們你助理在哪,但需要你和他見一麵。”溫言瞳孔一緊。王多許被冷厲誠抓了!“李女士,如果你願意出麵,隻要我們找到你助理作為證人,這個案子很快就會開庭審判!”“當然了,這個案子現在輿論很大,備受關注,我們警方一定會確保你的安全,所以你也可以放心,冷先生現在已經在看守所待審,你可以安心。”溫言不語。她能安心纔怪!她如何能判斷不出來,這根本就是冷厲誠的算計,若王多...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