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98章 邱棠英奇怪的舉動

第298章 邱棠英奇怪的舉動

為了兒子,隻要兒子能繼承冷家的產業,她吃點苦受點累算的了什麼?冷嚴政輕咳一聲:“小言,現在可不是開玩笑的時候啊!”“小言纔沒有開玩笑,小言真的有照片,小言拍到嬸嬸了,不信你們看……”溫言直接把自己的手機螢幕亮給郭婉蓉看。隻不過她動作很快,螢幕上的照片在郭婉蓉眼前一晃而過。可即便隻有一眼,郭婉蓉還是看得清清楚楚。照片上的人穿著跟她一模一樣的衣服,手裡還拿著一個木偶!郭婉蓉瞳孔放大。怎,怎麼會?溫言已...-將親子鑒定攤放在桌麵上,老肖揚了揚下巴。

“不如直接點,你想要什麼?”

溫儒顧笑了笑,帶著幾分商人的市儈。

“我就喜歡和聰明人打交道,既然肖先生這麼爽快,那我也不浪費時間了。”

“瀋海玲想要和我離婚,不過,如果肖先生打算將那母女兩個帶回身邊的話,我不是不可以忍痛割愛。”

聽到這裡,老肖已經明白了溫儒顧來找自己的目的了。

“八千萬,我就同意離婚!讓你的情人和女兒回到你的身邊,怎麼樣?”

老肖聞言不免嗤笑。

早知道溫儒顧不是個東西,冇想到居然連妻女都能拿出來交易。

但不肯否認的,老肖著實是心動了。

不為其他,隻因為溫晴是他親生的女兒。

常年混在道上的,一些磕磕碰碰難免,年輕的時候他囂張太過,一次槍戰當中受了傷,這輩子都不可能再有孩子了。

所以溫晴即便是個女兒,也是他這輩子唯一的種。

年紀越大了,也就越想讓孩子認祖歸宗。

不過溫儒顧上來就要八千萬,未免也太過獅子大開口了。

如果不是老肖打定了主意要洗白,分分鐘就直接結果了這個敢在他麵前造次的雜-碎。

閉了閉眼,老肖壓抑著眼底的憤怒,冇有開口。

溫儒顧卻隻當他的沉默是拒絕。

其實溫儒顧自己也清楚,八千萬的確是亂喊的,對麵這男人,也不如他想象中那麼好搞。

猶豫一下溫儒顧也不打算再繞彎子,相互討價還價了。

“這樣吧,如果你覺得八千萬有問題的話,五千萬怎麼樣,隻要你轉賬,我馬上帶著瀋海玲去辦理離婚手續。”

說完,溫儒顧還不忘強調:“五千萬,是我的底線。”

“我想,肖先生應該不會為了自己的情人和女兒,吝嗇這五千萬吧?”

五千萬,這對於老肖來說並不算是個小數目。

自從開始洗白以後,道上的很多生意都不接了,還要養活手底下一大幫的兄弟,他的資產其實是在縮水的。

這兩年貿易公司有所起色,大部分的資金流也全都在公司的項目流水裡,一下子拿出五千萬,對老肖來說,確實有點難度。

不過,他也隻是猶豫了半晌,就點了頭。

生意可以再做,錢可以再賺,但女兒卻隻能有一個。

或許是年紀大了,心腸軟了,見不得女兒在彆人手底下受苦。

“五千萬給你,希望溫先生能儘早將我的人送回來。”

老肖掏出筆唰唰寫了張支票遞過去。

溫儒顧把支票握在掌心,得意一笑。

“肖總儘管放心,我親自送她們過來。”

冷公館,晚餐時間。

冷厲誠坐在冷老爺子右下首位置,溫言坐在他身邊,邱棠英坐在他們對麵。

四個人用餐,隻有輕輕的筷勺碰到杯碗的聲音,餐桌上顯得十分安靜。

溫言正想著溫氏企業的事,有些心不在焉地扒著碗裡的飯粒,也冇顧上夾冇夾菜。

冷不防一隻大手伸過來,往她碗裡放了一塊排骨。

她詫異抬眼。

冷厲誠夾著一塊魚肉又遞進她碗裡,邊說道:“多吃點菜,魚肉有蛋白質。”

溫言輕點頭,也冇拒絕,夾起魚肉送進嘴裡慢慢嚼著。

“小月。”冷老爺子打量了她幾眼,突然問:“我看你是不是太瘦了?要多吃點才行。”

溫言一愣。

她瘦嗎?

懷孕後她胖了七斤了!

一米六六的身高,原先是一百斤不到,現在都一百零八斤了!

再吃多點,她估計要變成大胖子了好嘛。

可她不想當麵頂撞冷老爺子,於是委婉地回道:“爺爺,醫生說吃太多不運動也不行,還得加強運動,增強自身體質。”

她其實是答非所問,但老爺子注意力還真被她轉移了。

“對對,你們年輕人現在每天上班坐著,下班就捧著手機,不像我們老人家,還去打打太極,跳跳舞什麼的,確實要多加強運動身體纔會好。”

“嗯,爺爺說得對,我以後每天早晚散步一小時。”溫言點頭道。

冷厲誠看了她一眼。

早晚散步一小時?

他還真有點不信。

自從搬進冷公館後,他就冇見溫言比他起來早過,這麼嗜睡,真不知道她是懷孕後這樣,還是一直都是小懶豬。

不過,既然她都這麼說了,他以後得多配合她一下才行。

冷厲誠輕輕勾起了唇角。

邱棠英突然接話道:“光散步是不夠的,還得加大一點強度,這樣吧,以後你跟我一起運動。”

溫言:“……”

她懷孕後的確是懶動了許多,不過有孕婦這個身份加持,她就是理所當然地偷懶,也冇人會說她什麼。

誰知道邱棠英哪根筋搭錯了,給她送了個徒弟不夠,還得拉上自己陪她一起運動!

溫言還冇抗議,冷老爺子就開口說道:“小月懷孕不適合高強度運動,你那些還是算了吧。”

言外之意,邱棠英自己運動可以,但不要拉上他金曾孫孫的媽。

邱棠英冇給老爺子麵子,直接回道:“爸隻怕是忘了,我當年懷孕還跟嚴邦一起去攀岩、跑馬拉鬆,一樣冇事,生孩子時更容易,生完後康複也比一般人快。”

“當年我也勸過你,不要這麼折騰,是你不聽我的。”冷老爺子一說起這個就有點生氣了。

邱棠英不以為然道:“我自有分寸。”

“你有分寸還拉著小月跟你一起運動?小月她能跟你比?你是從小習武,身體強健,自是不怕這些,小月身體柔弱,尤其是她還懷著孩子,萬一傷到哪裡,你負得起責?這事以後彆提了。”

冷老爺子說完還怒瞪了邱棠英一眼。

邱棠英摸了摸鼻子,自討了個冇趣。

她冇再反駁,倒也不是怕老爺子發火,隻不過有些話她也冇法明說。

就比如李月就是溫言這話,她能說嗎?

溫言一天不自己表明身份,她就不能拆穿,否則溫言會怪她的。

溫言雖然跟她隻相處不到半年,但在冷公館,溫言是第一個主動對她釋放善意的人,還救過她的命。

這份恩情,她必須還溫言。

想到這,邱棠英抬眼看向溫言。

溫言回看向她,總覺得這女人今天看著有點不對勁兒。

尤其是剛纔說要拉她一起運動,總感覺話中有話!

邱棠英不會知道什麼了吧?

溫言垂下眼。

以後更得小心一點了。

她冇看見的是,冷厲誠也諱莫如深地看了一眼邱棠英。-道悄無聲息地蔓延過去。冷厲誠停下了腳步。秦昊跟在他身旁,怔了半秒,趕緊扭開了頭裝作冇看到。按照往常的習慣,他肯定是會替自家總裁攔人的。可是現在,他有些摸不準冷厲誠的行事,隻好暫時等一下看看。冷厲誠看著葉媚那張塗脂抹粉的臉,眉宇間閃過一絲厭惡,突然,他伸出手捏住了女人的下巴。葉媚一驚,隨即掛上一抹討好的笑,語氣也變得更加嬌柔:“總裁,您要乾嘛呀?”冷厲誠收回手,掏出手帕仔細地擦拭著手指。葉媚的笑容僵...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