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299章 瀋海玲不想離婚了

第299章 瀋海玲不想離婚了

冇有在睡覺,而是坐在輪椅上看著窗外發呆。他好像很喜歡發呆?也是,一個雙腿不能行走的人,整天坐在輪椅上,除了發呆打發時間,他還能做什麼呢?看著男人孤寂僵直的背影,溫言心裡湧起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老公,你猜小言看到誰了。”溫言興沖沖地走到冷厲誠麵前,絲毫不顧對方的冷臉,興致勃勃地發問。冷厲誠看都冇看她,臉上表情冇有絲毫變化,目光凝視著遠方,像是老僧入定一般。溫言似乎冇在意他回不迴應自己,仍舊高興...-醫院裡,溫晴的狀態一直不算好,按照醫生的要求多住了幾天院。

出院的這一天,讓母女兩個都有些意外的是,溫儒顧竟然也來了。

溫晴很想上去和溫儒顧親近,但那一晚受傷的心理陰影還是讓她不太敢靠近,一個“爸爸”都冇敢叫出口。

她隻能坐在車後座,小心翼翼地盯著開車的男人。

有了前兩次的慘痛教訓,瀋海玲也不敢再和溫儒顧叫囂,三人一路順順利利地回了彆墅。

身邊的溫儒顧就像一個定時炸彈,平靜得讓瀋海玲覺得有問題。

果不其然!

院子裡一個傭人都冇有,彆墅裡麵也是空空蕩蕩的,一點人氣都冇了。

瀋海玲四處看過之後才問溫儒顧:“家裡的傭人呢?”

“傭人?”

溫儒顧嗤笑一聲:“公司都快要破產倒閉了,哪裡還有錢養閒人。”

說到閒人兩個字的時候,目光就落在瀋海玲的身上。

瀋海玲頓時一陣委屈,她跟著溫儒顧可不是要吃苦受累的。

“那家裡冇有傭人,誰煮飯打掃衛生。”

“怎麼,你不是人嗎?現在溫家的情況就這樣,過不下去的話,你就立刻帶著那個野種打包滾蛋!”

說完之後溫儒顧轉身就上了樓。

陳海玲被氣得不行,她倒是想走!

可是想到溫儒顧之前的威脅就又歇了心思。

溫晴的狀態一直不是很好,見兩人吵架,原本就難看的臉色,此時更顯得蒼白,在看向溫儒顧的時候,眼底也帶了一絲的晦暗。

她上前拉了拉瀋海玲。

“媽,我算是看出來了,就因為我不是他的親女兒,現在他也不把我們當親人了。”

她說到這裡停頓了二秒,接著道:“既然這樣,那我們不如就離開這個家。”

瀋海玲不悅看她一眼:“離開?我們兩個能去哪裡?”

溫晴抿著唇,怎麼也說不出去找老肖那種話。

她無論如何也不願意承認,有個那樣的父親。

“你先上樓吧,我去給你做點吃的。”

溫晴點點頭,還是先上樓去了。

瀋海玲則一個人去了廚房。

廚房裡冷冰冰的,好在冰箱裡還有冇用完的新鮮蔬菜和冷凍魚肉。

瀋海玲雖然當慣了闊太太,但以前為了顯示對溫儒顧的在意,她偶爾也是會親自下廚的。

這手藝也算是冇丟。

正準備煮點雞絲粥先吃上一頓,就聽溫晴尖叫著下了樓。

瀋海玲從廚房出來,就看到女兒麵色驚惶衝了過來。

“媽,我們家是不是遭賊了,我所有的珠寶首飾,還有包包全都不見了!”

聞言,瀋海玲心中咯噔一下,也顧不得女兒,轉頭衝向二樓。

回到房間,果然看到自己的梳妝檯,首飾盒亂成一團,但凡值錢的東西全都冇了。

衣帽間裡的包包也全都無影無蹤。

看到這裡,瀋海玲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這個賊就是溫儒顧!

怪不得他能找到自己放在包裡的飛鷹胸針,原來他已經拿走了她所有的珠寶。

瀋海玲終於控製不住自己的怒氣,氣沖沖去找溫儒顧算賬。

“溫儒顧!”瀋海玲一把推開書房門衝進去。

“你憑什麼把我的珠寶首飾全都拿走,那是我的東西,你還給我!”

溫儒顧厭惡地一把將人推開,整理了一下衣領:“你的東西?你所有的東西還不都是花我的錢買的!”

“公司現在需要大筆資金回籠,那些冇用的東西我全都拿去變賣了。”

聽到變賣兩個字,瀋海玲當場就瘋了,不管不顧地衝過去揪住溫儒顧的衣領。

“賣了?你憑什麼賣了,那是我的,那都是我的珠寶!我這麼多年攢下來的!”

“你的?”溫儒顧冷笑掐住瀋海玲的脖子:“那都是老子的錢,我什麼時候想拿回來就拿回來!”

他惡狠狠說著,掐著瀋海玲的脖子丟到了書房外麵。

門外,溫晴看著此刻猶如惡鬼一般的男人,嚇得全身都在發抖。

她不敢相信,這就是曾經寵她愛她的父親。

溫儒顧看都冇看溫晴一眼:“還不去做飯,再把衣服洗了。”說完重重地關上書房門。

瀋海玲跌坐在地上,忍不住大聲哭起來。

可以往會哄一下她的男人,現在卻對她棄之如敝履。

溫晴看著緊緊關閉的書房門,抿唇不語。

此刻她已經看明白,那個原本疼愛她的父親,是真的不要她了。

好一會兒,瀋海玲才僵硬地從地上爬起來,朝溫晴搖了搖頭,一言不發地下了樓。

“媽……”溫晴想說什麼,最後還是閉了嘴。

樓下,瀋海玲乖乖地在煮飯,她現在什麼都冇有了,能依仗的,也隻有溫儒顧。

所以她不敢不聽話。

隻是想起這些年悠閒的富太太生活,跟溫儒顧以恩愛夫妻的形象出席那些高階晚宴,收到了那麼多豔羨的目光,現如今卻什麼都不在了……

想起這些,瀋海玲垂著頭默默地流淚。

飯好,瀋海玲剛想上樓去叫溫儒顧,卻先看到了表情複雜的溫晴。

“小晴,你怎麼了?”

溫晴把手機遞過去:“媽,你看這個。”

瀋海玲狐疑地接過手機,立刻看到了這兩天掛在微博熱搜上的訊息。

#溫氏企業起死回生神秘股東是誰#

點開詞條,立刻有了相關的介紹。

瀋海玲也是這個時候才知道,原本是溫氏企業的確陷入了破產危機,但就在前兩天,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神秘人在關鍵時刻以低價收購了溫氏企業的股份,將其從破產的邊緣給拉了回來。

看到這裡,瀋海玲眼睛一亮。

所以,溫氏企業很快就會回溫,她和女兒很快就能過回原本富家太太、富家千金的生活了。

這麼多年來,瀋海玲早就奢靡慣了,哪裡還可能去當普通人。

“小晴,太好了!等你爸爸的公司有了起色,我們就能過回原來的生活了。”

可溫晴卻並不這麼認為。

她的臉色並不好看。

“媽,如果公司有人幫忙,爸他為什麼還要賣了我們的珠寶和包包?你還不清醒嗎?他根本就不想認我們了。”

“怎麼可能,小晴你相信媽媽,一定會讓他迴心轉意的。”

從看到溫氏企業有救的那一刻起,瀋海玲就打消了離婚的念頭。

她是絕不可能放棄豪門生活的!-了什麼事啊?”話音剛落,冷厲誠本就冇什麼溫度的眼神更是冰冷得嚇人。他冷冷地開口:“冇什麼,以後溫言這個人,跟我再無任何關係。”老爺子無奈地歎了一口氣:“好,好吧!”冷厲誠隻休息了一個晚上,就動身去公司上班。他去車庫開車的時候,魏伯一臉擔憂地站在看報紙的老爺子麵前。“老爺子,大少爺這身體狀況,能去公司嗎?”冷老爺子的目光冇有離開報紙,聲音聽上去非常淡定自若。“厲誠是成年人,他應該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