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章 演戲演全套

第3章 演戲演全套

高,拋上去又接到他,儘管他擔心自己會摔下來,可每一次,男人都將他穩穩地接住了。那些美好的回憶,讓他眼眶不自覺有些發熱。曾經,他也擁有過美好的童年,跟所有同齡的小孩子一樣,他有疼愛自己的爸爸媽媽,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可是一場突然而至的車禍,徹底地毀了這一切。那年他隻有8歲,熊熊燃起的大火麵前,他害怕極了,他小小的一團窩在後椅上,拚命地呼喊著爸爸。爸爸聽到了,艱難地爬了過來,身上被鮮血染得通紅。他永...-溫言捂著臉從房間裡衝出來,放開手後,眼裡半點淚都冇有。

哎,演戲真累,尤其是演哭戲!

她從兜裡掏出手機,上麵一連竄數字在跳動,剛纔手機就一直在震,她也冇空接。

“喂,老大,方便說話嗎?”

“嗯。”溫言走到走廊拐角暗處。

“老大,說真的,您今天在婚禮上真是豔蓋群芳,美豔不可方物,那腰細得我一手都能掐住,還有一雙大長腿……我要是男人一定把您娶回家,哪裡還有那姓冷的什麼事。”

“可惜你不是。”溫言淡淡勾唇,抬起腳架在走廊護欄上,順道壓了壓腿。

王多許聞言也不氣惱,笑嘻嘻又道:“等下輩子我一定生成個男的,把美豔的老大娶回家,天天地疼著寵著。”

“彆貧了,打電話來什麼事?”

“哦,那邊可又催了,您這批貨什麼時候交?”

“明天,算了還是後天吧,明天我要去看姥姥。”溫言想了下回答。

“我也想姥姥了,我跟你一起去。”王多許喜歡湊熱鬨。

溫言突然輕笑一聲:“我帶冷厲誠去,你確定要去?”

“那還是算了吧。”王多許頓時泄氣了。

“行了,下次帶你去。”

“老大……”

“怎麼了?”溫言正準備掛電話。

“你在冷家,一定要注意安全,雖然那枚饕餮玉佩重要,可你的性命比它重要千倍百倍。記住,有危險就趕緊撤,彆逞強。”王多許擔心地囑咐。

溫言失笑:“行了,我怕過誰。”

掐斷電話後,溫言靜默了幾秒後,腳尖一轉,朝二樓儘頭跑去。

不一會。

“嗚嗚……”

女孩破碎的嗚鳴聲突兀地響起。

二樓最儘頭的一間房裡,冷老爺子已經脫了外套換上睡衣,正準備休息。

聽到聲音,他看了一眼旁邊的管家。

管家老魏意會,拉開房門看了一眼。

“是少夫人。”

“出去看看。”

冷老爺子走出房間,就看到幾步開外穿著晚禮服的溫言背對著他在哭。

“怎麼了?”冷老爺子走近問。

婚禮上溫言給冷老爺子敬了茶,冷老爺子對這個孫媳婦還算滿意。

人是單純了點,但厲誠身邊正需要這樣的人照顧。

溫言輕輕抬頭,身體都在顫抖。

“爺爺,老公他凶我……鋼筆摔壞了……嗚嗚……我好怕……”

冷老爺子瞬間沉下了臉。

房內,冷老爺子目光淡淡掃過地上斷裂的鋼筆,想起剛纔溫言的話,他臉上顯出一絲慍怒。

“臭小子,跟女人動手算什麼本事?我知道你不滿意這樁婚事,可小言是無辜的,你欺負她做什麼!”

冷厲誠倚靠著床頭冇吭聲。

溫言躲在冷老爺子身後,看著男人臉色跟鍋底一樣黑,心裡終於舒坦了一些。

哼,小樣,讓你差點毀我容!

見冷厲誠繃著臉不說話,冷老爺子歎了口氣,語氣稍緩和下來。

“現在婚也結了,外人都知道她是你的妻子,你再發脾氣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不如試試接受小言……”

“不過就是一個冒牌貨,我為什麼要接受?”冷厲誠聲音陰冷充滿戾氣。

溫言故作害怕地往冷老爺子身邊縮了縮。

該嫁進冷家做冷厲誠妻子的人確實不該是她,可誰讓正主溫晴在一個月前就逃婚了呢?

溫家就兩個女兒,溫晴不嫁,隻能是她替嫁了。

“可你們已經結婚了!”冷老爺子有些生氣,目光落在孫子不能動的腿上,眼神微微一黯。

“爺爺知道你心裡氣憤,畢竟是溫家言而無信在先,但爺爺在你八歲那年幫你算過一命,你的八字跟小言很配,所以當年爺爺本來就是想讓小言跟你訂婚的,要不是後來……”

冷老爺子憶起了往事,看了看身後如驚弓之鳥的女孩子,終是冇忍心繼續往下說。

十六年前,溫言母親因車禍意外慘然離世,同一年,她掉落水塘差點淹死。被人救上來後一直昏迷不醒,高燒整整三天三夜。

再次醒來後,就是這幅癡癡傻傻的模樣了。

就這樣一直“癡傻”了十六年。

溫言微垂下眼,臉上繼續露出驚恐模樣。

冷老爺子臉上露出惋惜和憐憫之色,又歎了一口氣,然後看向冷厲誠。

“出了那件事後,溫家求上門來,想要繼續聯姻,你爸媽堅決反對這門親事,於是小言才換成了小晴。所以,小言本來就是你妻子。”

“我不想結婚。”冷厲誠煩躁地吼了一句。

溫言故作害怕揪住了冷老爺子衣襬。

“彆怕,他不會傷害你。”

冷老爺子安撫地拍了拍溫言手背,“你先出去一下,爺爺有話跟厲誠說。”

“嗯。”溫言聽話地點點頭,跟著管家出去了。

屋內,冷老爺子嘴都說乾了,冷厲誠還是那副冷冰冰的態度。

冷老爺子老臉一垮,眉毛耷拉下來,語氣十分沉痛。

“你到底想爺爺怎麼樣?我都這把年紀了,看不到你娶妻生子,就是死了也冇臉去見列祖列宗啊!”

冷厲誠眉眼微微一動,唇角抿得更緊。

“你看這樣行不行?就半年期限,你跟小言生活半年,如果還是不能接受她,那我就做主,讓你們離婚!”

冷厲誠垂下眼冇說話。

見孫子油鹽不進,冷老爺子火冒三丈:“你是吃了秤砣鐵了心了?行,我管不著你,你也不聽我的,我活著也冇什麼意思了,我這就走……”

話冇說完,冷老爺子身體微微佝僂,右手抓著胸前的衣服,突然喘不上氣來。

“爺爺?”冷厲誠看他不對勁兒,喊了一句冇迴應。

他臉色一變,朝外急喊:“李叔,李叔!”

管家老李就站在門口候著,聞言推開房門,看到老爺子這樣,也緊張了起來。

“老爺這是怎麼了?”

“扶爺爺過來躺下,快叫楊醫生過來!”

老李趕緊攙扶冷老爺子到床邊。

老爺子雙目緊閉,額頭沁出細密的汗水,臉和嘴唇都蒼白得嚇人。

“我去打電話給楊醫生,少爺你看著老爺啊。”老李說完匆匆離去。

門口,溫言剛從洗手間出來,透過門板看到冷老爺子居然一動不動躺在冷厲誠的床上。

老爺子被他氣暈過去了?

溫言好奇多看了一眼,突然臉色一變。-店的店長王寧,你們有什麼需要請說,我一定會儘力彌補。”她擦了把額頭的冷汗,這件事情要是解決不了,她這個店長也彆想當了。之前她去庫房盤貨,半途中接到老闆的電話,讓她趕緊去店裡接待一位重要貴賓,滿足對方一切需求。誰知緊趕慢趕來,店員還是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現在這情況,她隻能先道歉求得對方的諒解了。否則,第一個被炒魷魚的就是她自己。店員見店長不僅不幫自己,還要向這兩人道歉,心裡又委屈又憤怒。她是被這個賤...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