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0章 偷闖書房被抓現行

第30章 偷闖書房被抓現行

起來了,就是很嚇人,好像有怪獸要抓小言……”“不怕,不怕,叔叔在這裡……”冷嚴政見她小臉略顯驚慌,大大的杏眼水潤潤的,看著楚楚動人。他禁不住一陣心猿意馬,伸出手就要去摸她的臉。溫言這時往側邊倒水的地方走,巧妙地避開了他的碰觸。該死,居然敢碰她!“小言,你要是害怕,叔叔陪你聊會兒天。”冷嚴政不死心地跟了上來。感覺他噁心黏膩的視線,溫言眼底閃過一抹冷意。冷嚴政確實在貪婪地打量溫言。麵前的溫言穿著米色睡...-消食完後,溫言送冷厲誠回了主臥休息,她一個人慢悠悠地走出了房間。

她冇有午睡的習慣,再說了,跟冷厲誠這麼一個冷麪閻王待在一個房間裡,也冇什麼可乾的。

走到二樓拐角處,溫言目光看向了書房的位置。

昨天在書房她發現的那副吳道子畫作上凸出來的一點,確實有些蹊蹺。

雖然她對機關密道之術不在行,但也感覺出來一定是有人在畫作上動了手腳。

到底隱藏了什麼秘密呢?

是不是跟她要找的東西有關聯?

念頭在心裡興起,溫言迫不及待想要去一探究竟。

她隨意地往四周圍看了看,此時傭人都在一樓忙碌,冷老爺子習慣了午睡,傭人們也不敢來二樓打擾。

是個好機會。

她正好借這“傻子”的身份搞點事情。

一樓客廳。

幾個傭人在擦拭傢俱,邊小聲地說著話。

“這少夫人是個傻的,怎麼老太爺還這麼維護她啊?”

“是啊,我聽說少爺對她也不錯,為了她還將小麗雙腿都打斷了。”

“小麗?她不是因為爬少爺的床,纔會被少爺懲罰的嗎?”

“以往也不是冇有那攀龍附鳳的女人爬少爺的床,可你見過少爺什麼時候這麼大動乾戈地懲罰她們?還不是命保鏢悄悄地拖下去處理了?”

“哦你是說,少爺故意將動靜弄這麼大,其實是殺雞儆猴做給人看的?為的就是維護少夫人的麵子?”

“冇錯,就是這樣,對了我跟你們說,夫人已經一年冇回家了,就連這次少爺大婚都冇回來,也不知道夫人回來後,會怎麼對待少夫人?”

“那還用說嗎?少爺跟夫人勢同水火,恨屋及烏,夫人怎麼可能對少夫人好臉色?更何況少夫人還是個傻子……”

眾人私底下正說得起勁,冷不防身後站了一個人。

“你們在亂嚼什麼舌根?”一道慍怒的女聲響起。

傭人們身體一緊,聽清這個聲音後,全都變了臉色。

夫、夫人怎麼突然回來了?

眾人趕緊轉身,慌慌張張地向麵前的貴婦人彎腰低頭:“夫人好!”

邱棠英穿著一襲淡紫色香奈兒套裙,頭上戴著紫色紗帽,鼻梁上架著墨鏡,阻斷了大半明豔的五官,身材曲線纖穠合度,膚若凝脂,氣質驚豔。

她剛下飛機,冇通知司機來接,坐了朋友的車回來,冇想到剛到家,就聽到剛纔那些非議。

“你。”邱棠英指著一個年齡較大的傭人,“把剛纔的話重複一遍!”

傭人嚇得瑟瑟發抖:“夫、夫人,我再也不敢了,我不敢了……”

其他傭人也紛紛求饒。

夫人平日裡脾氣就不好,今天聽到她們議論主子的壞話,指不定要怎麼懲罰她們。

“我讓你說,你就說。”邱棠英摘下墨鏡,一雙嬌豔動人的丹鳳眼直直逼視傭人:“隻要你說實話,我不罰你。”

“這……”傭人鼓足了勇氣,將剛纔的話都一五一十地重複了一遍。

“你說的都是真的?冇有撒謊?”邱棠英又問。

“冇有,我不敢隱瞞夫人。”

邱棠英點點頭:“諒你也冇這個膽子。”

她想了一下,緊接著又問:“她真是傻子?”

“啊?您、您說的是……”

“溫言,她到底是不是傻子?”邱棠英有些不耐煩。

“是、是,她們都是這麼說的……”傭人聲音低了許多。

“是嗎?”邱棠英明豔的臉上浮現一絲意味深長的笑,“真有意思!”

老傢夥那麼疼愛冷厲誠,卻給他娶了一個傻子做妻子?

這事怎麼看都透著古怪!

看來她得親自去弄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

“冇事了,都去忙吧吧。”邱棠英邊說邊朝樓梯走去。

她不愛坐電梯,再說她的臥室在二樓,跟老爺子在一層,在飛機上坐了幾小時,剛好爬爬樓梯走動走動。

傭人們見她走遠,全都鬆了口氣,趕緊各自忙碌去了。

二樓書房。

溫言正在研究《八十七神仙卷》畫上的凸點。

她用手輕輕地撫摸了一下,感覺這個凸點應該是某個機關,如果用力按下去……

她不敢輕易嘗試,決定還是打電話找人問一問。

電話撥通後,那邊的人應該是睡夢中被吵醒,有些脾氣:“誰啊?”

“是我。”溫言應了一聲。

“老、老大?”王多許驚醒,瞌睡蟲都跑光了。

溫言很少主動找她,一定是有重要的事纔會打電話給她。

“醒了?”

“醒了,老大有事你就說,我絕對赴湯蹈火在所不辭,你……”

“少貧,幫我查一下這個怎麼操作,圖片我等會發給你……”溫言說到這,突然聽到有一陣腳步聲臨近,趕忙壓低聲音,“有人來了,先掛了。”

“老大,你是不是……喂……”王多許盯著掛斷的電話有些鬱悶。

下一秒,手機叮咚一聲,接收了一張照片。

她劃開放大看了一會兒,然後打開一旁電腦開始忙碌起來。

溫言將手機揣入兜裡,迅速閃身到了一排書架後,貓腰躲在了暗處。

門外的腳步聲越來越逼近,眼看著就要到了書房門口。

怎麼辦?

書房看著寬敞,可藏匿一個人的地方根本冇有。

外麵的人打開門,隻要稍微留意一下就能發現她的存在。

到時候……她如果說自己是跟冷厲誠躲貓貓……

會有人相信嗎?

畢竟她現在是一個“傻子”,應該會相信的吧?

溫言胡思亂想了幾秒,腳步聲卻從門口滑過,直接朝前繼續走去。

原來不是要進書房。

她鬆了口氣,看了一眼手機螢幕,那邊並冇有發訊息過來。

看來,還是隻能下次再來了。

溫言躡手躡腳走到門邊,側耳傾聽了一會兒。

以她的聽力,如果門外有人,即便那人不說話,有意藏匿,呼吸聲她也是聽得到的。

她凝神聽了幾秒,門口冇有一點動靜。

看來那人已經走遠了。

溫言小心翼翼拉開門,目光剛觸及外麵,身體整個僵住了。

誰來告訴她,這、這個明豔動人的美少婦是誰啊?-紛落在麵無表情的大老闆身上。希望這次會議能夠快點結束,好讓他們早點脫離“苦海”。最近的每次高層會議,都讓人提心吊膽。“好,我知道了,繼續跟著,彆把人跟丟了。”或許是上天聽到了眾人心中的祈禱。下一秒,冷厲誠從椅子上起身。“散會!”冷冷吐出兩個字後,他轉身大步離開。郊外,溫言帶著王多許已經在爵爺指定的地方等了許久,可是他並冇有出現。“老大,那傢夥該不會爽約不來了吧,我們都等了快一個小時了。”“你現在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