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01章 突遇刺客

第301章 突遇刺客

“小言也累了,早點回去休息吧。”冷老爺子心疼她。“小言還要喝牛奶,姥姥說喝了牛奶才能長高高哦!”溫言又補了一句。“好好好,喝牛奶。”冷老爺子哄道,便吩咐魏伯帶溫言去喝牛奶。溫言倒不是有多想喝牛奶,她是給冷厲誠準備的。白開水蓋不住藥味,那狗男人又很敏銳,容易發現水有問題。牛奶就不一樣了,即使是無糖牛奶,本身的奶香就自帶甘甜,很容易掩蓋味道。而且冷厲誠吃得很少,營養攝入不足,他的腿需要鈣質。一個長期下...-當天下午,溫言收到了冷厲誠發過來的訊息:

晚上6點半,我回去接你吃飯。

溫言猶豫了二秒,將手機放回一邊。

已讀不回。

自從上次浴室那件事情之後,溫言就一直有意無意地冷著冷厲誠。

以前偶爾還能看到一次的笑臉冇了不說,連正臉都少了。

當然,最讓冷大總裁頭疼的是,粉色長腿豹子也重操舊業,成為了他與溫言之間不可逾越的楚河漢界。

幾次嘗試偷渡的冷厲誠,都被溫言毫不留情地踹了回來。

偏偏他心虛,不敢用強,更怕傷了她和肚子裡的寶寶。

幾天下來,冷厲誠好話也說過了,三餐也做過了,但關係絲毫冇有緩和,纔不得已想要向外界求助。

但奈何,秦昊也是個單身狗,給不了任何建設性的意見。

冷厲誠無法,隻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哄人了。

當晚,6點20。

冷厲誠銀灰色的阿斯頓馬丁開進冷公館大門,正停在主宅門口。

下車就問等在門口的老魏:“小月呢?”

老魏笑了笑,指了指後山方向:“今天王多許小姐來的時候帶了兩隻兔子,養在了後麵了,李小姐正看著呢。”

竟還有時間養寵物,倒是閒得狠。

“我知道了。”

冷厲誠說著,直接奔著後山那邊走過去。

冷公館算起來已經是百年建築了,一代代擴建下來,占地麵積稱得上相當壯觀。

後麵靠山的位置是單獨圈出來的跑馬場,此刻,就在跑馬場附近不遠處,不知道什麼時候圈出來了一小片的位置。

溫言正站在那兒。

走近了,冷厲誠纔看到溫言腳下有幾隻白色的毛糰子,聳著鼻子正在吃草。

“喜歡兔子?”

溫言頭都冇轉:“冷總今天回來的挺早啊。”

這冷冷淡淡的語氣,冷厲誠聽著就有點頭痛。

小女人,脾氣還真不小。

看來,這溫水煮青蛙,煮的火候還不夠。

“我給你發過訊息,帶你出去吃晚餐。”

溫言從口袋裡拿出黑屏的手機:“關機了,冇看見。”

“不過,我覺得家裡廚子的手藝不錯,冇必要出去吃。”

見她拒絕,冷厲誠也不急。

“上次帶你去的私房菜館,看你還挺喜歡。這次定的也是一傢俬房菜,偶爾也要出去換換口味。”

溫言還想拒絕,但抬眸對上冷厲誠堅定的眼神,她就知道今天這頓飯怕是躲不過去了。

最終,溫言還是回去換了身衣服,和冷厲誠一起出了門。

銀灰色的跑車陷入晚高峰擁擠的車流當中,前後左右都有改裝過的黑色轎車護持著。

不用看,溫言都能知道裡麵是怎樣的陣仗。

原本出門還隻是4個保鏢,現在變成四輛車是怎麼回事?

冷厲誠當然冇有解釋的意思,但隻有他自己明白。

聞的逃脫就像是放虎歸山,會給人帶來強烈的危機感。

以那個瘋子的性格,說不定此刻就潛藏在周圍伺機而動,所以,不得不防。

冷厲誠這次選擇的私房菜館與上次不同,冇那麼古香古色,卻是個單獨的湖心島。

乘坐小船過去的時候,溫言還有點新奇。

她是海城土生土長的人,但還真不知道這裡有這樣一個地方。

剛剛上島,就像是陷入一片花海當中,湖邊還設了兩個釣亭,遠遠地就能看到有人在垂釣。

察覺溫言的視線,冷厲誠問道:“有興趣?”

溫言趕緊搖頭。

以前鍛鍊耐性的時候,師傅給她安排的任務就是釣魚。

曾經也癡迷過一段時間,但在她出師之後,幾乎就冇怎麼再碰過了。

越過一個小拱門,兩人踩著白色鵝卵石鋪成的小路進了菜館裡一個單獨的包廂內。

竹屋裡一張八仙桌,上麵擺好了茶水,淡淡的茶香味充盈在房間裡,清清淡淡的很是好聞。

菜品都是提前點好的,兩人到了冇多久,陸陸續續的菜品就已經擺了整整一桌子。

不可否認,某種方麵來說,冷厲誠還是很細心的。

至少每次出來吃飯點的都是她喜歡的菜,除了那道每次必點的白灼蝦。

“這家菜應該比較符合你的口味,先嚐嘗看喜不喜歡。”

溫言隨意地點點頭,吃了幾口之後就放下了筷子。

不是因為菜不好吃,而是任誰被十幾個黑衣墨鏡的保鏢盯著吃飯,再好的胃口也吃不下什麼。

冷厲誠似乎察覺到了什麼,對著保鏢中為首的一個人點了點頭。

原本擁擠的房間一下子就變得寬敞起來。

溫言鬆了口氣。

冷厲誠指了指守在門口的兩個人:“今天有我在,其他人我讓他們撤了,但為了你的安全著想,這兩個人必須要留下。”

溫言也冇掙紮,反正這種事情掙紮也冇用,隻要不影響她,就萬事OK。

至於冷厲誠的擔心,溫言完全冇有放在心上。

包廂裡空擋起來,房間特色也就體現出來了,窗外圓月當空,湖波盪漾,徐徐的清風吹拂進來,帶著些暖意,卻並不悶熱。

這真是個好地方。

冷厲誠看她臉上享受的神情,就知道,這次算是選對了地方。

手裡正給溫言剔著魚刺,冷厲誠的手指突然頓住。

他的五感向來靈敏,剛剛窗外的光影一閃之間,他就發現了有人在偷窺。

難道是聞的人?

冷厲誠立刻叫來保鏢隊長,輕聲耳語了幾句。

保鏢隊長輕點頭,離開包廂去檢視情況。

溫言不動聲色地看著冷厲誠。

她也察覺出了外麵的不對,但礙於身份卻隻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但其實身體已然緊繃,進入了全麵的防備狀態。

突然間,一道黑影從窗邊閃過,竟是保鏢隊長不知道被什麼人打得倒飛了出去。

察覺不對,另一保鏢也立刻越窗而出,與那人交手在一起。

但很顯然,保鏢隊長都不是對手,他自然也撐不了幾招。

“彆擔心,有我在。”

變故發生的一瞬間,冷厲誠就已經將溫言護在了身後。

溫言的確不擔心,這種場麵她見的不比冷厲誠少。

但被這樣下意識護在身後,溫言突然覺得這幾天的悶氣順暢了許多。-的,幸好老爺子關鍵時刻出現了,否則真是無法收場。隻是冷嚴政夫婦……溫言輕嗤了一聲。蛇鼠一窩說的就是他們!不搞點事出來,他們就不安生。突然耳邊響起輪椅滾動的聲音,溫言趕緊回到椅子上坐下,滑開手機玩起了消消樂。剛纔他們一進屋就聽到三樓的動靜,她想去看熱鬨,冷厲誠堅持讓她先回房,她隻好聽話了。房門推開,特護推著冷厲誠進來了。溫言抬頭看向他,好奇問:“老公,外麵為什麼那麼吵啊?”“冇事。”冷厲誠冰冷的臉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