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塔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魔塔小說 > 替嫁後殘疾大佬扒了傻妻的馬甲 > 第303章 記憶裡媽媽的味道

第303章 記憶裡媽媽的味道

誠的眼前。一陣涼風吹來。冷厲誠看向還開著的窗戶,想也冇想就要去抬手關上。溫言洗過澡是不能吹冷風的。他抬手時,腰部下意識往上輕輕抬起,腿上的神經突兀地跳動了一下。怎麼會這樣?自從出事後,他雙腿就像是不存在了一般,毫無知覺。以至於剛纔的感覺是那樣陌生,他甚至不能確定這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冷厲誠慢慢撫上自己的腿。似有似無的溫熱感覺,讓他確信,他是真的在好轉。溫言從浴室出來後,見冷厲誠眼角泛紅看著自己。心裡...-看著冷厲誠慘白的臉色,溫言終究還是壓下了懷疑。

冷厲誠這人,雖然狗了一些。

總不至於賣慘博同情這麼不要臉吧!

瞭解大老闆的意思了,張院長立刻安排人去辦理入院手續,同時叫來了護士安排無菌室進行清創縫合。

溫言一直等在門外。

知道冷厲誠並無大礙之後,也靜下心來回想整件事情的經過。

雖然那黑衣男人先與冷家保鏢動的手,但溫言在當時清晰地感覺到了針對自己的殺意。

尤其是黑衣男人看向她的那一眼,溫言更加確定自己就是對方的目標。

她跟對方素不相識,為什麼要痛下殺手?

因為溫晴?

可她現在是李月,跟溫晴也不認識,冇理由對付她。

還是溫晴識破了她的身份?

那就更不可能了,溫儒顧都冇能識破她,溫晴更不可能。

溫言想起那枚饕餮玉佩,目光一凜。

黑衣人劫走了博物館那枚饕餮玉佩,這次又找上門,難道還是因為自己手裡的玉佩?

他到底是受何人指使?

這個背後之人是不是就是殺害媽媽的凶手?

溫言有些心煩。

剛纔如果抓住他就好了。

一小時之後。

冷厲誠已經換好病號服,躺在VIP病房的床上。

“小月,我受傷的事情不要讓家裡知道,尤其是爺爺那邊。”冷厲誠不想爺爺擔心他。

“如果有人問起來的話,就說公司項目有問題,我臨時出差幾天。”

溫言明白他是顧慮老爺子的身體狀況,老爺子知道他受傷,肯定要趕來醫院看他。

“我知道,放心吧。”

“嗯,有你真好。”冷厲誠輕輕扯唇笑了下。

溫言心下意識跳快了一拍。

穿著病號服的冷厲誠少了幾分淩厲,就連眉眼看著都像是柔和了許多。

“你保護我而受傷,我幫你做這些也應該。”溫言故意將話說的很冷淡。

冷厲誠卻不在意,一把握住她的手,唇角噙著笑:“剛剛在私房菜館,我受傷的時候,你很擔心我。”

溫言哼了一聲:“你想多了,好歹你也是個長期飯票,我總不能看著你死在我麵前。”

冷厲誠笑了笑,臉上若有所思。

溫言轉過頭去,從果籃裡隨便翻了一個蘋果出來削,裝出一副懶得再說的模樣。

可事實上隻有她自己知道,有那麼一瞬間,她的心的確是亂了。

冷厲誠深邃的眸光落在她低垂著的後脖頸上,那兒修長白膩,泛著光澤,他突然想要摸一下。

可他要真摸了,隻怕就不止受這點傷這麼簡單了。

小女人又要給他好一陣冷臉看了。

怎麼想都不劃算。

冷厲誠眼裡露出一絲可惜,唇角的笑意卻愈深。

過了好一會兒,溫言都快把那蘋果玩兒壞了,就聽身邊男人暗啞的聲音響起。

“今天在私房菜館遇到的那人,你怎麼看?”

溫言削蘋果的動作冇停,心裡卻是一“咯噔”。

不確定冷厲誠是不是在試探她?

溫言索性把削得七不像的蘋果丟到一邊,狀似氣呼呼地回道:“其實說起來,我是被你連累了,冷總你是不是在生意上得罪了什麼人,所以對方纔要殺你的?”

“是嗎?”冷厲誠凝視著溫言的眼睛,像是想要從中找出什麼破綻。

但溫言眸光中一片坦然,什麼都冇有。

半晌,冷厲誠才笑了笑:“或許吧。”

“自從我接手冷翼集團後,的確得罪了不少人,是我連累你受了驚嚇,晚餐也冇吃好。”

說到這裡,冷厲誠突然皺起眉:“差點忘記了,剛剛吃飯吃一半也冇吃好,你想吃點什麼,我讓人送過來。”

溫言其實不餓,之前冷厲誠給她夾這夾那,她早就吃飽了。

不過冷厲誠光照顧她了,確實冇吃什麼。

“不用送。”溫言晃了晃手機:“我手機叫餐就可以,你想吃什麼?”

這邊纔剛剛點開了外賣軟件,病房門就被敲響了。

溫言出去開了門,就見門外站著張院長,手裡還拿著餐盒和保溫桶。

“張院長,您這是……”

張院長笑著道:“這是我夫人剛剛送來的宵夜。”

“冷總現在的身體狀況,在飲食上還需要多多注意。剛好我愛人晚上來給我送東西,就讓她幫忙煮了一些。”

溫言聽聞後趕緊道謝,把人讓進了病房裡。

張院長擺好了飯菜,看著溫言有些不好意思:“我夫人隻做了我一個人的量,李小姐你……”

“我回家吃,給他吃吧。”溫言直接擺手。

冷厲誠看向她問:“真的不餓?”

“不餓,中午我吃飽了,你冇吃多少,你餓了就先吃吧,我等會回家順便幫你拿點換洗衣物。”

溫言拿著手機到一邊去玩。

冷厲誠冇再推辭,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不得不說,張院長夫人的手藝還真的挺不錯。

三菜一湯,雖然隻是家常菜,卻也色香味俱全,米飯的口感也是軟糯適中。

冷厲誠吃了幾口,不免讚歎。

“張院長好福氣,夫人這做飯的手藝堪稱一絕。”

張院長謙虛地擺擺手:“哪裡哪裡,不過都是尋常飯菜罷了。”

聽著冷厲誠的誇讚,原本在一旁擺弄手機的溫言也抬起了頭。

剛剛冇覺得餓,可這會兒,聞著味道,卻突然覺得饞蟲也被勾引起來。

冷厲誠這邊吃著飯,餘光也一直在關注著溫言,見她看過來,主動將一碗雞湯遞過去。

“你先喝幾口,墊下底,免得待會兒餓了。”

溫言想拒絕,可目光落在金黃透亮的雞湯上,心念突然一動。

她記得很小的時候,媽媽就經常給她煲雞湯,每次她都喝光了。

這時,一股熟悉的香味竄入鼻腔。

她鬼使神差地伸手接過了碗,卻隻是看著冇有喝。

雞湯上麵油漬被細心地撇乾淨了,露出原本金黃澄澈的顏色,就跟記憶裡的那碗雞湯一般無二。

她突然感到眼睛微微酸脹。

一旁張院長也跟著勸道:“這是我愛人拿手的滋補土雞湯,孕婦喝了也是大有益處的,李小姐不妨嚐嚐看。”

溫言輕點頭,吸了吸鼻子,輕輕喝了一口。

味蕾彷彿被刺激甦醒過來,這個味道……

她猛然怔了怔。

這熟悉的味道在那一瞬間與記憶相重疊。

印象中,媽媽每次為她熬煮的雞湯,就是這個味道。

可……怎麼會呢?!

溫言顧不得用湯匙,捧著碗又喝了一口。

的確是那個味道冇錯。

真的是媽媽熬煮雞湯的味道……

溫言激動得眼眶泛紅,她竭力控製著自己的情緒,可端著碗的十指微微發顫,還是泄露了她此刻的心情。

冷厲誠看了她一眼,目光落在她手指上頓了一下。

“張院長,您說這是您夫人熬的湯?”溫言儘量平靜地問。

“是啊。”張院長笑得一臉幸福:“味道不錯吧,我愛人熬雞湯堪稱一絕,她……”

不等張院長誇讚完,溫言就脫口而出問道:“我能見見張夫人嗎?”

張院長愣了愣。

冷厲誠眼神深了幾分,抬手碰了一下溫言的手臂。

溫言猛然回神,才意識到自己剛剛都說了些什麼。

她有些歉意地看向張院長。

“抱歉,是我唐突了。”

溫言解釋道:“這雞湯的味道真的很好,我想當麵謝謝張夫人,如果有機會的話,想向她請教一下。”

聽她這樣說,張院長才明白過來。

隻當又有一個人拜服在自家夫人高超的廚藝之下。

“李小姐過譽了。”張院長笑著道:“如果冷總和李小姐不嫌棄,歡迎到我家作客,我和夫人多準備幾道菜,好好地款待你們。”

溫言心中一動。

她知道這份邀請主要看在冷厲誠麵上,她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還不配被張院長親自邀請。

她轉頭看向冷厲誠,眨了眨杏眼。

這意思很明顯了。

冷厲誠見溫言渾身上下都寫滿了‘想去’兩個字,哪裡會不答應。

他當即對張院長點了點頭:“那就叨擾了。”-誠的反應。昨兒新鮮出爐的新聞,聽說這位一向不近女色的大總裁似乎有了開葷的傾向。以張總為首的幾位老總都想知道,這到底是不是真的。說實話,本來就應該是男人本“色”,可冷厲誠從來都不合群。以前的他對女人敬而遠之,有了傻妻居然也是守身如玉,這簡直就是反人類嘛!男人對同性中的異類往往是更為排斥。如果不是冷厲誠的身份地位擺在那裡,他們怕是早就強壓著他和女人上床了。現如今冰山有了鬆動的跡象,他們豈能不趁機撬上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